章節目錄 第三十話大獲全勝(2 / 2)

作品:《漢末風起

隨後一腳踹翻被綁了雙手的去卑,繼續道:「不僅是你的兒子要死,你也得死,還有你的部落,你們匈奴。血債,隻有血來還!」

去卑破口大罵,眼神中憤怒和驚懼交織。

「左右,拖下去,砍了!將其首級快馬送與洛陽」

「陳風,啊啊啊……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去卑留下生前最後的話,被軍士拖了出去。

一個傳令兵跟著去卑擦身而過走近前來:「報,張校尉追擊匈奴,遇到前來增援的鮮卑大軍」

陳風聞報大驚,鮮卑來了?

「快,點兵隨我援助文遠」陳風急忙對著田豐,張湯和張碩說道。

幾人麵色沉重領命而去,不多久田豐又回來了,隻是麵帶笑容一點不見剛才凝重。

陳風不解,連忙問道:「元皓何故回返?」

田豐指了指身邊的傳令兵說道:「剛剛收到消息,鮮卑此行萬餘人左右,文遠與其交手,互有死傷,現在已經率兵回撤,朝大營而來。」

陳風提著的心放了下來,如果鮮卑這個時候大舉來攻,那雁門真的危險了。萬人的騎兵部隊雖然麻煩,但是不足懼。

看著田豐似乎很放鬆的樣子,陳風問道:「軍師可是有破敵良策?」

田豐搖了搖頭笑道:「不需破敵,張將軍這一戰打得好。鮮卑必退矣!」

陳風一愣:「軍師何出此言」

田豐笑著分析道:「鮮卑此行隻有萬餘兵馬,如果大舉南下肯定不止這些兵馬。既然在此時進犯並州肯定和匈奴早有約定,但又為何直至今日還遲遲未到呢?」

陳風一下反應了過來:「打秋風來了?嗬嗬,這鮮卑萬萬沒想到匈奴大潰敗。如果張遼不戰而退,反而會激起鮮卑進取之心,途生變故。畢竟遠道而來無功而返這是很難接受的事情。經此一戰,鮮卑這萬餘部眾自然知道我雁門還有一戰之力,必然匆匆離去!」

田豐點了點頭,和聰明人說話就是好,一點就透。

「如此,元皓隨我進帳飲酒。」陳風雙手負後,笑著走回帳中。

兩人坐定後,就將一個個大小頭領押解入賬聽候審判,不是斬首一同送往洛陽便是羈押等待發落。

「元皓剛剛說抓了去卑的兒子?」

田豐放下手中酒碗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吩咐左右把誥升爰押了上來。

「汝是去卑的兒子?」陳風看著賬下跪俯在地瑟瑟發抖的誥升爰問道。

「大。。大人饒命,饒命!」誥升爰身體因為緊張不斷的抖動著,口齒不清地說道。

「抬起頭來!」陳風淡淡的說道

「小人不敢,不敢」

看著卑微不已的誥升爰,陳風失去了興趣,揮了揮手讓左右將其帶下去。去卑怎麼說也是草原一代雄主,兒子卻如此不堪。

「主公打算如何處置這小子?」

陳風眼神閃了閃:「先將其帶回陰館吧,十歲呀,正是學習和灌輸思想的最好年紀,我要讓他接受漢人的教育。」

田豐不解的看了過來,陳風笑著道:「匈奴胡蠻之地,便是缺少了教化,我欲在此子身上實驗一下,教他識文認字,教他禮義廉恥。且看看成效」殺戮永遠解決不了問題,草原民族猶如燒不盡的野草般,收割一批自然又會再來一批。最好的辦法就是屠刀加身,思想同化,把他們變成漢人。當然這些陳風沒有說出來,會讓人覺得太過異想天開,不過在這個孩子身上試一試倒是可行。

「主公可是和他有著弒父殺兄之仇,不怕他長大了報復?」田豐又問道。

陳風搖了搖頭:「元皓可見過兔子搏殺虎豹?」

隨後陳風抹了抹嘴角的酒漬,問道:「此番雁門戰局終了,我將引兵前往朔方援助刺史大人,元皓可有良策。」他可不知道丁原此時已經退往五原。

田豐略微思索了下,笑道:「將軍可多備一些大纛,上書漢,征北,或者五營軍旗,必有奇效。」

陳風聽後撫掌大笑,「哈哈哈,吾得元皓真是如魚得水啊。傳令,三軍休整,責令隨軍工匠打造大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