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話大獲全勝(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三十話大獲全勝

並州朔方郡廣牧縣城,夜色已經籠罩大地。彷彿東方橫跨三郡之地的雁門關大火,讓今夜的初春之風不是那麼刺骨。

當然,這時的朔方並不知道雁門戰局如何。匈奴盼著去卑速戰速決趕來夾擊,丁原希望雁門新募了那麼多兵丁能夠多抵達一陣。丁原確也不知道陳風私下裡到底募集了多少人。感覺充其量一萬多吧…他並不知道陳風剿匪後竟然擇優收編擴充了部曲。

廣牧縣城四麵曠野,可視度極高,這也是丁原大軍駐紮所在。雖然丁原手握四萬兵丁,與匈奴主力須卜骨都侯的近六萬大軍相差不大。但是漢軍大半都是步兵,而且以並州各地郡兵為主。騎兵也是在經年累月中才累積了這些。不過前番呂布折了一陣損失了不少戰馬。

這萬餘騎兵相較於匈奴就不夠看了,隻能龜縮於城中,等待朝廷大軍來援。

深夜的城池並不寂靜,時不時的有匈奴遊騎舉著火把呼嘯而過,在城下耀武揚威。

須卜骨都侯也不攻城,隻是將匈奴騎兵散開四處劫掠,並且斷了丁原糧道,硬是想把丁原打成孤城。

丁原令呂布率騎兵護送糧草,但是麵對成倍的匈奴騎兵收效甚微,糧草被劫大半。

「刺史大人,軍中糧草隻夠軍士三天之用了」軍中糧官對著丁原彙報道。

丁原目光閃爍,緊握的手鬆了又握。最後化為一聲長嘆。並州本就不是富裕之地,糧道不斷被襲,丁原也很是吃不消。

在這麼耗下去變數太多了,此刻丁原已經有了決斷。

「傳令奉先率一萬精騎寅時造飯卯時出兵,直擊須卜骨都侯大寨,無需戀戰隻需拖住匈奴大軍即可。其餘各部整軍,明日隨我退兵五原。」

雁門關外,去卑營寨,此刻的陳風大馬金刀的坐在大帳首位,手裡拿著一件狐皮大裘。隻見它通體紫色,在篝火的映照下顯得流光溢彩。撫之柔滑異常,散發著淡淡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清香,竟把大帳中匈奴特有的腥騷味沖淡了不少。

「這應該是草原上極其難見的紫狐身上皮毛製作而成。聽聞這紫狐在草原中也是百年難得一見,這麼大的裘服,少說得四五隻才能縫製而成,真乃隗寶也,老夫也是平生僅見。」田豐笑嗬嗬的說道。

陳風擺弄著,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心裡暗道真乃送禮的好物件。來自後世的他什麼好東西沒見過,這樣一件裘服還提不起他的興趣。交給親衛囑其保管好,便拿起小刀割著麵前盤中羊肉大快朵頤起來。他是真的餓了…

「想不到匈奴竟如此好客,還為我們準備好了晚食」陳風邊吃邊說道。

「哈哈哈,現在就等著兩位張將軍得勝歸來了」田豐胸有成竹自信的說道,隨後也拿起盤中肉吃了起來,隻是他的吃相可比陳風和邊上一直吃肉不說話的張碩校尉優雅的多。

「此役能獲全功,元皓當居首功」

田豐聞言也不推遲,笑著點頭。

原來在大戰之前,田豐和陳風便已製定了戰略,約定今日雁門關舉火為號,圍殲去卑。所以田豐才一直按兵不動,等到今日兵分三路而來。

首先趁著去卑大營空虛,田豐張遼率領五千步兵三千騎兵攻下大營。後在去卑急促攻營不下時,讓張碩引一曲人馬由西南方向而來,前軍每人十支火把,後軍拖拽草木製造煙土塵飛的假象,眾人搖旗吶喊以壯聲勢。因西南方向是漢境方向,做出大軍來援的效果便好了很多。果不其然,去卑被嚇得連忙朝東退卻。之後張遼銜尾掩殺逼得去卑無法整軍,隻能一逃再逃。

最後也是最為重要的,在去卑人困馬乏,精神緊繃之時。張湯率領一萬大軍成合圍之勢殺出。早已嚇破膽的匈奴兵隻會逃竄哪敢再戰。

如田豐所料,在兩人談笑風生之時,士兵來報,張湯校尉回來了。

陳風和田豐相視一笑,迎了出去。

「哈哈哈,主公,軍師。此戰著實暢快!」人未到聲先至,隻見張湯渾身浴血,卻精氣神十足。

「戰果如何」田豐問道

張湯趕忙作揖,然後和跟隨而出的胞兄張碩相視一笑「回稟主公軍師,匈奴大部不是被殺就是被俘,逃走的並不多。具體的還有待軍中長史統計。」看著張湯身後被綁成一串串押解回營垂頭喪氣的匈奴人,陳風就知道此戰收穫頗豐。

張湯這個時候一拍腦袋:「差點高興忘了,文遠將軍抓住了匈奴右賢王去卑」隨後轉身對著侍從說道:「快,去把去卑押上來。」

田豐也笑道:「營中也抓獲了去卑的兒子,此子年歲尚小,也不知道去卑帶來幹什麼」

哎喲,去卑父子一起抓獲?這還真是意外之喜,陳風不禁撫掌大笑。

去卑一臉惶恐的被押解到陳風麵前,丟於地上。

陳風笑著走了過去:「右賢王大人,可想過有這麼一天!」

去卑聞言抬頭,一眼就看到這個恨不得生啖其肉的仇人,瞬間雙眼布滿血絲,吶喊道:

「陳風,狗賊,還吾兒命來!」

陳風掏了掏耳朵,不屑的道:「汝等豺狼,隻許汝等屠戮我漢民,不允許吾等殺人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