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話伏兵盡起(2 / 2)

作品:《漢末風起

去卑此刻猶如喪家之犬般帶著匈奴人向東逃竄,阻其去路的匈奴人紛紛成為他的刀下亡魂。而身後張遼卻是緊追不捨。

剛剛逃入一個穀口,想要歇息一下,此時天色已經暗淡無光。隻有身邊的匈奴騎兵零零散散升起火把。去卑滾落馬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正準備收攏敗軍。忽聞一聲梆子響。

隻聽穀中有人大喝:「某家雁門校尉張湯,奉軍師之命,在此等候多時了。去卑老狗拿命來。」

話音一落穀中射出大量箭矢,匈奴頓時大亂。

此刻去卑環顧四周,才發現自己被包圍了,這至少一萬漢軍在此,這。。這漢軍什麼時候這麼多人了。丁原放棄須卜骨都侯來援救雁門了嗎?不然他實在想不通這些早有預謀的漢軍是從何而來。

去卑匆忙爬上馬背,指引著眾人抵擋,但是匈奴此刻已經亂作一團,根本無力指揮。去卑無暇他顧,帶著身邊騎士朝著一個方向突殺出去。

好不容易殺出重圍迎麵卻撞向張遼。

張遼興奮的大喝一聲:「去卑拿命來」一刀將去卑拍落馬下,身旁軍士趕忙上前縛住。

「你們的首領已經就擒,爾等還不下馬跪降。」

自知無望脫身的匈奴人紛紛滾落馬下,大呼饒命。

張遼看著漫山遍野逃竄的匈奴人,皺了皺眉:「傳令眾將士點起火把,繼續追殺。」隨後引馬帶人朝著匈奴人最密集的地方衝去。

雁門關東北方向七十裡地,一支大軍人人舉火,就著夜色趕向雁門關。

為首的慕容熬此刻既興奮又緊張。興奮是因為本來計劃緩慢行軍,有意等戰事終了後來撿漏的,但是走著走著突然看到雁門關方向火光衝天,稍一盤算便認定匈奴人已經攻入關內。既然雁門守軍盡末,那麼雁門就是一隻剝了皮的羔羊等待他們蹂躪。

緊張的是他距離雁門關還有段距離,怕趕到的時候連湯都沒得喝。所以急趕慢趕不惜夜間行進,此時也是人困馬乏了。

「大人,前方斥候來報,抓到幾個潰逃的匈奴兵!」

什麼?慕容熬腦袋當機了一下,麵色瞬間陰沉下來,匈奴近四萬大軍,潰逃?

「暫緩行軍,把人給我帶上來」慕容熬喝到。

……

距離慕容熬不遠處,張遼正追殺得興起。突然有士兵來報,距此東北三裡方向,發現大批騎兵,前方軍士與其斥候有所交戰,猜測可能是鮮卑人。

張遼聞言大驚,急忙收縮部隊。這個時候因為漢軍騎兵四散追擊,收縮回來的也僅有三千騎。稍一思慮,還是決定率軍前去看看。這夜色朦朧,如果敵軍勢大隨時可以撤軍,敵人必不敢深入。

……

這個時候慕容熬已經從匈奴逃兵口中知道了雁門大致情況,數萬漢軍正在四處截殺潰散的匈奴人,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讓慕容熬臉色陰晴不定,他是奉部落首領慕容寅之命來撿漏的,不是來打硬仗的。何況漢人勢眾,這硬仗打了也不一定討得到好處。

就在此時,張遼已經率軍趕到,與慕容部隔著兩箭距離互相觀望,雖然夜色昏暗,但是從鮮卑部的火把範圍,張遼很快判斷對方人數約在萬人左右。

哼,大概率是來打秋風的,如果是大舉南下不可能隻有萬騎。張遼抬頭看了看夜色,再看看身後不斷匯聚過來的漢軍騎兵,一時間就做出了決斷。可以打。這個時候退卻反而會讓鮮卑猶豫進退,打上一場反而能讓鮮卑不敢冒進。

既已決斷,張遼不再猶豫帶兵呼喝一聲,直撲鮮卑大軍而來。

慕容熬看著殺奔而來的漢軍也是大驚,奶奶的漢人什麼時候這麼剛了,見麵就打!此刻退卻不是他的作風,何況手中兵馬明顯比對方還多,這個時候隻能硬著頭皮率軍迎上。

雙方在平原上展開了廝殺。張遼雖然從黃昏連戰到現在,但是絲毫不見疲態,持刀左劈右砍,身邊竟無一合之敵。

看著不斷匯聚過來加入戰場,不知其兵幾何的慕容熬實在無心戀戰,急忙令部下吹響收兵號角,引兵退去。

張遼也不追擊,再戰下去他也討不得好處。在這混戰的短短的時間裡,漢軍損失的騎兵比追殺一整夜的還多。看著嚴重縮水的騎兵方陣,張遼心中一沉,這鮮卑戰力名不虛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