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話伏兵盡起(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二十九話伏兵盡起

黃昏的雁門春風徐徐,涼意漸起。

去卑營寨此時已經開始埋鍋造飯,一隻隻剝洗乾淨的綿羊串於篝火上,等待著大軍回來用食。

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匈奴人站在寨欄上,眺望著遠方,此時天空已經被雁門衝天的火光映得通紅,匈奴人嘴角泛起笑意:「嘿嘿,這雁門關應該是拿下咯,今晚肯定是好酒好肉還有細皮嫩肉的小妞」想到興奮處,匈奴人不盡渾身抖動起來。

抖動…是的,寨欄開始無聲的抖動。

匈奴人一愣,趕緊轉頭看向寨外,地平線上開始出現一條黑線,然後人影浮動朝著營寨奔襲而來。

「敵。。敵襲…敵襲」匈奴人嚇得扯著嗓門發出尖叫。營寨開始吹響號角,幾騎衝出營寨往攻打雁門關的大軍方向求援而去。

張遼麵色寒冷,率領三千並州鐵騎直接殺入匈奴營寨,狼入羊群一般左沖右殺。營寨中大部分都是留下的傷兵,守寨的匈奴士兵不過千人,很快就被屠戮殆盡。

隨後田豐率領大部隊而來,看著寨中近萬戰馬和萬餘綿羊,沒忍住和身旁的張遼笑出聲來,這他娘的發了啊。

「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匈奴人很快就會回援,快去修建防禦工事。」田豐臉色一板對著張遼說道。

張遼領命而去後,田豐又忍不住笑了起來。隨後指揮著部下接手烤得半熟的綿羊…

去卑此時正冷冷的看著雁門關戰況,越來越多匈奴人殺上城頭,但是城頭的反抗也愈發激烈。這可不像城中大亂的樣子啊。那這衝天大火是怎麼回事。左眼皮不斷的跳動讓他更是心煩不已。

「大人,大人不好了,漢軍襲擊了營寨。」一個匈奴人遠遠的騎馬跑來,在去卑不遠處勒住戰馬後連滾帶爬的對著去卑喊道。

什麼?去卑大驚失色。他的糧草物資還有他的二兒子全都在營寨裡,被漢人攻佔可不是鬧著玩的。這意味著數萬大軍將無糧可食。這雁門漢軍不都被自己堵在關內了嗎!哪來的軍隊襲擊自己的營地。

「右賢王,營地不容有失,快快下令回援吧」身旁一個首領急切的道,他部落幾千匹戰馬還在營內呢,容不得他不著急。

「快…快回援,讓休各部落斷後。後軍改為前軍,隨我殺回營地。」去卑本也是殺伐果決之人,自然知道這個時候應該怎麼做。

匈奴大軍聽到消息後頓時大亂,急忙整軍回撤。

城頭上的爭奪戰已經進入了最關鍵的階段。陳風身邊士卒幾乎人人帶傷。雁門關是他來到這個時空的起點,但一定不會是他的終點。

陳風想到這裡,身體再次爆發強烈的戰意,撲殺向眼前的敵人。剛剛放倒麵前匈奴人,隨之而來的是壓力一輕,沒有了源源不斷殺向城頭的匈奴。

隻見匈奴如潮水般退去。城頭爆發出陣陣歡呼聲。陳風雙目爆發精光,大喝道:「弟兄們,援軍來了,隨我大開城門,屠盡胡狗。」

城門緩緩被推開,陳風一馬當先殺出,身側黃忠汲騫緊隨。百騎蜂擁,甲士在其後。喊殺聲震天。

恰一接觸斷後的休各部落,便掀起腥風血雨,休各部落無心戀戰,隻是幾息之間就潰散開來。

話說去卑引兵回援,卻看見漢軍早已陣列整齊。前方巨盾,後方長戈林立。猶如一道鐵牆般橫亙在營寨前。

這個時候已經猶豫不得了。去卑直接下令強攻。隻有擊潰眼前的漢軍才有生機,不然迎接匈奴的隻有敗亡,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現在也隻能硬著頭皮闖上一闖。

匈奴騎兵也知道他們麵臨什麼,不顧生死的迎著箭雨朝著營寨撲殺而來。洪流滾滾,拍擊在漢軍軍陣上。迸發出朵朵血花。哭嚎和嘶吼充斥著整個戰場。

廝殺了一刻鐘,匈奴不斷的在長戈的戳擊下倒地,但漢軍軍陣卻紋絲不動,偶爾撕開的缺口也很快被填補上。這是匈奴人最不想打的仗,強攻如龜甲一般的漢軍軍陣,真的是無從下口。

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這時西麵烽煙四起,喊殺聲不斷。似有大軍奔襲而來。

去卑嚇得差點落馬,南麵是雁門關,北麵被營寨攔住去路,西麵又有大軍來襲。這個時候本來希望鮮卑多拖些時日再來的去卑,恨不得此刻鮮卑騎兵就在眼前,好能救救他。

去卑此時已經方寸大亂。自知再耗下去隻是徒勞,急忙傳令諸軍,引兵東去,留下一地屍體。

田豐看到匈奴大敗東去,下令大開寨門,張遼隨之引兵追擊。這個時候張遼身後騎兵已近六千人。並州之地善騎者繁多,前番隻是礙於軍馬不足,此番繳獲如此多的戰馬,讓善騎者騎乘馬上就是新的騎兵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