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一話風雪將夜(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二十一話風雪將夜

風雪飄搖,凜冬已至。在雁門代郡和常山交界的山林裡,早已沒有了往日的蔥鬱。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積雪。風兒在山穀之中呼嚎,入目之處一片雪白再無他色。

此時在山穀中的某一個山頭上,點點篝火映射在整片大地上,這裡四周圍著簡易的柵欄,往來巡視著一隊隊手持兵刃的大漢。

「醒醒,都給我打起精神來」褚燕踢了踢原本應該立在柵欄之上望風的漢子,眉頭緊鎖。

那位漢子此刻蜷縮在篝火旁打盹,被人擾了清夢很是火大,一把站起來就要與來人理論。但看到來者是褚燕後急忙換了一副嘴臉,恭敬的說道:「原來是二當家的,您看這整個地界,哪有強人趕來犯我們,沒必要這般緊張。」

褚燕聽罷又是一腳:「汝不聞近日周邊不少好漢營寨都被漢軍連根拔了麼。還不給我謹慎點。快去讓弟兄們提提神」

「是是是,小的這就去」那位漢子嘴裡應承著急急退去,邊走邊喊:「哎哎哎,都給老子醒醒,好好巡視。」心裡卻不以為然,這大雪封山的日子,漢軍吃飽了撐著過來忍飢受凍?何況大雪飄搖,目之所及除了白還是白,但凡有個人影大老遠就能看見,何必如此緊張。

褚燕自是看出了漢子的漫不經心,餘下望風的人也都是不緊不慢的起身嘴裡嘟囔著表達不滿。

見此情形,褚燕不再多言,轉身朝著營寨中間最大的木房走去。

「義父,這般下去可是不行,兄弟們都很懈怠啊,這要是漢軍襲來如何能擋」褚燕還未進屋就扯著大嗓門說道,進屋後把袍子一脫,捧起案上的酒壺咕嘟咕嘟灌了好大幾口,一抹嘴巴席地而坐。

「哈哈哈,燕子多慮了,這大雪封山的,漢軍從何而來?今日且暫歇,明日風雪稍止我便命人加固寨子。漢軍要真敢來,義父必定叫他們有來。。呃無回。」坐在上首位的張牛角看著自己的義子打著酒嗝說道。

張牛角本來有兩個兒子,幾年前因為天災田地顆粒無收,再加上當地士豪官府欺壓,稅收照常,活活將兒子雙雙逼死。這才帶著過不下去的兄弟們落草為寇打劫往來行人。這幾年的時間憑藉著自身武勇,勇士匯聚了好大一夥人。

這褚燕便是他前年收的義子,長相酷似他已經身亡的孩子,再加上褚燕勇武不下於他而且頗具智謀,便將其收做義子,當做接班人來培養。他相信這個小子未來肯定是能出息的。對他也很是喜愛。

「快快快,外麵凍著了吧,快來陪為父飲上兩盞暖暖身子。」

褚燕眉頭皺得更緊,或許是自己太過謹慎小心了,但現在不小心真的不行啊。

從月初開始,雁門邊軍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大冬天的開始大規模的掃山,雁門境內的山賊首當其衝,僅半月時間就被肅清乾淨。

然後聽說雁門和附近的幾個郡縣都達成協議,由雁門邊軍代為清繳周邊的山賊,聽說並州定襄郡和西河郡的山賊也是惶惶不可終日。那帶隊之人有個叫做張遼的,僅就這段時間威名已經響徹並冀綠林,眾好漢聞之色變。

而這時候並州邊軍劍鋒一轉,對準了這個雁門代郡常山交界的三不管之地。這裡的山林裡匯聚了大大小小不下二十處好漢營寨,大的諸如張牛角的營寨一千五百餘人,小的也有百來人。

平時官府多是並不願來此,空耗錢糧不說,惹急了他們一抱團也夠這些郡兵喝一壺的,但這次來的是在邊境百戰的精銳邊軍啊。

就這幾日的功夫,前前後後十來個中小部落淪陷,本來張牛角也是緊張得不行,到處串聯其他好漢營寨,但是一場大雪卻讓他們的防心直線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