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話立字子捷(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三話立字子捷

「軍醫,軍醫何在。。」看著手上鮮紅溫熱的血水,陳風急忙大喊,周圍的士兵也看出了將軍的情況,一陣慌亂也是趕忙四處尋找醫者。

將軍搖了搖頭,阻止了陳風想要去解開他勒甲條的手,輕聲道:「風兒,沒用的,為父。。咳咳。。為父這刀創已傷及內腑,已經回天乏術。」

「不會的…不會有事的,我給您止血先」陳風慌忙道,手上的動作也在加快。

「咳咳…別忙活了,風兒你聽我說,為父的時間不多了」

「您說,孩兒聽著…」陳風目光閃爍,表情很是複雜。他和這個將死的男人接觸沒有多久,所謂情感更多是來源於這具身體帶給他的。

陳風很小的時候就是獨自一人成長,從他記事起就沒有見過父親是個什麼樣,隻是聽外公說很小的時候父母因欠下巨額高利後雙雙跑路,把自己留在了外公家後就在也沒有過聯繫。

他也曾經無數次幻想過,自己的父親是個什麼樣子。也是這般的威武,高大麼。

雖然隻是短短片刻,但是在陳風心裡早已經千迴百轉了。

「風兒,你雖未及落冠,但為父卻是等不到那天了,你的字為父早已想好,便叫子捷吧,望你為我大漢。。咳咳。大漢河山之繁榮安康征戰守衛,捷。。捷報頻傳。」將軍的手最終還是撫上了陳風的臉頰,幫陳風把零亂在前額的頭髮捋了下。他的手已經在顫抖。

陳風望著麵前這個「父親」…

顫抖著雙手將撕下的披風裹在將軍的腰腹上,那腰腹的傷像是被厚背大刀劈砍的一般,傷口又大又深,血根本止不住。

「子。。子捷啊,記住你是。。你是獻候的後人,萬事當以國家為重,不可。。不可辱沒了祖宗的榮光,更不可辱沒了漢人的。。的氣…氣節」那員將軍不在阻止陳風做這無用功了,氣若遊絲的說著話。雙眼緊盯著陳風。依然嚴肅的道:「你記住了沒?」

「孩兒。。孩兒謹記」此時的陳風鄭重的點頭,略帶顫抖的道。

十年商海浮沉早已鍛造了他一顆堅定的心。但此時此刻,他卻有點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麵前這個人,雖然沒有過多的父子間的情感,但不可否認。他是真正的民族英雄。

突然城外傳來一陣陣不知何種角號的嗚嗚聲,城頭上爆發出一陣歡呼。原來城外的匈奴人看到城頭上新的守城援軍出現,已經知道城內的匈奴士兵幾乎都折了,這個時候在進攻已經失去了優勢。

最主要的天色也慢慢暗淡下來,雖城頭上的守軍早已是強弩之末,但是己方也已經人困馬乏了。無奈之下匈奴首領下達了收兵的命令。

聽著城上的歡呼,那位半靠在陳風懷裡的將軍嘴角也勾起一絲笑容,雖然此時他麵色蒼白,但是在陳風眼裡還是那麼的高大威武。

「吾兒…關內軍民。。就…就交.交.」話音未落,他那顆不屈的頭顱卻已經斜斜的歪在陳風的懷裡。

「將軍…」「太守…」各種不同的哭嚎聲響成一片,門洞附近的守軍紛紛跪倒在地,動靜之大甚至壓住了城頭上忘我的歡呼聲。

陳風抱著將軍的屍體,輕輕的擦拭著他臉上的血漬。他有點茫然,對於這位民族英雄,他心裡又是欽佩,又是不舍。

雁門太守的死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雁門關,將士們無不痛哭。整個雁門都瀰漫在悲慟中,陳風突感腦袋一陣鑽心劇痛,靈魂彷彿要被剝離出來,嘴裡發出不似人的慘叫聲,頭一歪也暈了過去。

隻是隱隱聽到周圍的人紛紛圍上來「少將軍。。少將軍…」

明月當空,風沙四起,在雁門關外的匈奴中軍大帳中,為首的是一員五大三粗皮膚黝黑的大漢,看年齡約在35歲左右,隻見他一手端著大碗正在豪飲。

「這群天殺的漢人,竟敢如此頑抗,明天攻進關去,必定要他們片甲不留。。」為首的大漢將手中大碗往桌上一丟,抹了一把鬍子上的酒水,厲聲道!

此人便是南匈奴單於羌渠的弟弟去卑,現位列匈奴右賢王,封地在河套地區南部,統禦匈奴南部諸部落,剛好與大漢並州雲中郡、雁門郡和冀州代郡接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