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章單口(1 / 2)

作品:《從德雲社開始製霸娛樂圈

第四章單口

秦遠則是暗自鬆了一口氣。對著台下的觀眾說到:「你看看現在老郭家的人是多麼排擠我。」

台下也是一鎮輕笑。之後秦遠則是繼續講這自己的單口。

「可是他動身那天就晚了,趕到北京啊,考場最末一天。」

「甭說進考場,到北京的時候,他連北京城門也進不來了,半夜裡三更天,都關城啦!」

「可巧啊,他就撞到西直門來啦,半夜三更天。嘿,正趕上西直門呢,進水車。」

「明、清兩代的皇上是這個製度,他在北京坐著,他得喝京西玉泉山的水,半夜裡頭讓老百姓往城裡弄水,還得喝當天的。」

「張好古到這兒的時候呢,正趕這水車來。守城官老遠地把城門開放,往裡進水車。要擱別人啊也不敢,懂啊。張好古他也不懂,騎著馬就跟著水車後頭往裡走。」

「城官也不敢問他,打算他給皇上家押水車的呢。就這麼著他跟著進來啦。可是進了城啦,也不行,他不認識考場在什麼地方,亂撞。也不怎麼就撞到棋盤街啦,一看呢,對麵來了一群人,頭麵有兩個氣死風燈,當中有一匹高頭大馬,誰呀?九千歲魏忠賢查街。」

「張好古騎著這馬呢,一看那麼多人,一看這燈亮,這馬要驚。他一勒絲韁沒勒住,得!他這馬呀,正撞著魏忠賢的馬!魏忠賢?那還了得?那是明朝天啟年間皇上寵信的太監,執掌生殺之權,要擱著哪天撞他馬啦,甭問!殺。先斬後奏,有生殺之權。」

「今兒個哪,今兒沒有。怎麼?魏忠賢那兒怎麼這麼好呀,今兒他心裡高興,想要問問他,什麼事情這麼忙?這一問行啦。」

「咳,這小子啊,黑更半夜的,你闖什麼喪啊!」張好古也不知道他就是九千歲呀,打家裡說話慣啦!

「啊,你管哪?我有急事。」

「喲!猴崽子,真橫啊!黑更半夜的你有什麼急事啊?」

「我打山東來,上這兒趕考,晚了,我進考場進不去啦。你說考場進不去,這不給我前三名給耽誤了嗎!」

「啊?你就準知道你能中前三名?你就有這個學問?有這個把握?」

「那當然啦!沒這把握大老遠的誰上這兒幹嗎來呀?」

「那也不行啊,現在考場關門啦,你也進不去啦!」

「那我不會去砸門嗎?」還沒聽說過去考場砸門去的呢?

他這麼一說,魏忠賢這麼一想,怎麼著?他就準知道他能中前三名?準有這麼大的學問?不對!這是撞了我的馬啦,想法要跑,不能讓他走!

「來呀!去!把這個人給送進考場,拿我一張名片。」魏忠賢的意思是到底看看你有這麼大學問沒有,可魏忠賢也混蛋呢,你要看他學問就讓他自個兒去得啦,他到那兒也中不了啊,他給拿名片送,考場敢不中嗎?就給送去了。

到裡頭,這麼一遞片子。這兩位主考官一看,怎麼著?九千歲魏忠賢,黑更半夜送來的人。哎呀,倆主考官半夜都起來啦,倆人坐這兒一研究:

「哎呀,年兄!九千歲黑更半夜送來的人,這一定是九千歲的親支近派呀,這咱們得收留下呀。」

這說:「不行啊,年兄。咱們這號房都住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