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十七章:巨斧開天(1 / 2)

作品:《玄幻:我,截胡機緣!

第十七章:巨斧開天

相比起張遠的不可置信,經常被係統所震撼的葉楓,隻微微愣神了一瞬,思緒便已回籠。

葉楓想也沒想,直接運起驚雷步法第二重,將雷電覆於全身,瞬間衝到張遠麵前,重重一掌打在了張遠的金丹之上。

金丹期的修士雖境界高深,但金丹脆弱,輕易不可離體。

別說是遭受重擊,便是金丹離體時間久了,也容易引發嚴重後果。

張遠的金丹多年藏毒,本就有些破損,此時遭受重擊,當場便碎裂四散。

「啊……」張遠一聲慘叫,七竅流血跌坐在地上,渾身抽搐,不消片刻,身下便已布滿了鮮血。

「爹!」一直在角落觀戰的張淼衝到張遠身前,高聲哭喊著。

葉楓見此情景,停在了原地,並未直接取張遠父子的性命。

「噠噠噠噠……」

道路的盡頭轉角處傳來馬蹄落地的聲音,一隊全副武裝的衛兵很快來到了現場。

「怎麼回事?」

帶頭的隊長身著銀色盔甲,手持長槍,胯下騎著一匹棗紅色的駿馬,駿馬周身均被重甲覆蓋,說不出的威嚴霸氣。

此時剛一開口,張淼便連滾帶爬的來到了隊長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喊著。

「衛隊長,他在城內打鬥,傷了我,又傷了我的父親,您一定要給我做主啊!」

「是你嗎?」衛隊長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對張淼的哭訴無動於衷。

「嗯,我沒殺人,隻是自衛。」葉楓聳了聳肩膀,不置可否的說。

「跟我走一趟吧!」

衛隊長帶著白色手套的左手輕輕舉起又放下,身後幾名衛兵自動上前,將張遠父子提起放在馬背上帶走。葉楓很自覺的上了後麵空閑的戰馬。

一路無話行至城主府。

原本正在對弈的中年男子和老者此刻已經將棋盤收了起來,二人通過神識觀看了整場的戰鬥,此刻正在熱烈的討論著。

「很久沒看到戰鬥天賦如此優秀的後輩了,老朽今晚又要激動的睡不著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師傅。」老者麵色通紅,似乎十分激動。

「怎麼還沒到,小輝這個孩子辦起事來真是越來越磨蹭了!」

「您別急,這不是來了嘛。」

城主將手邊的清茶放在老者的麵前,輕聲安撫道。

這名老者就是城主府的供奉,李山青,元嬰中期。

現任城主的父親就任雲州城主的第二年,他就來到了城主府,這一呆就是上百年,現任城主也是由他看著長大的。

李山青雖然修為高深,但年紀越大反倒越發孩子氣了,下棋輸了要悔棋,練習術法失敗要燒房子,現任城主敬著他,便也任由他去。

葉楓經過一場激戰,收穫良多,即便深夜來到城主府,也不見絲毫疲態,走進會客廳後,見身著素色衣衫的中年男子和身著白袍的老者相對而坐,正準備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