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章黃裙還是灰裙(1 / 2)

作品:《農門嬌寵:拐個大佬生崽崽

第19章黃裙還是灰裙

永海得了命令,就趕忙又要跑去王大夫家問話,卻見蘇明明拉了拉蘇亮說:「大哥你一併去吧,多一個人,也多個人證。」

蘇明明倒不覺的永海有問題,而是這種狀況下,她輕巧不能信任何人,誰知道那個徐氏收買了多少人呢?

蘇亮點了下頭:「好。」隨之跟著永海一起去了。

吳招娣忽然聽見蘇明明要求求證這個,心中不免有一些慌,蘇明明莫非不是整晚都穿著一件衣服的麼?咋這會兒工夫忽然要問這個呢?

再瞧瞧蘇明明此刻身上顯眼的黃裙,吳招娣忽然覺的陌生,她先前倉促的找蘇明明去河邊「救光子」時,壓根沒有心思關注她穿什麼,鄉下村姑,一般都穿麻布的淡色係衣服,特別蘇明明還窮的很,衣服更加樸素地叫人易忽視,又是那種狀況下,吳招娣自是忘乾淨了。

先前蘇明明問她,她彼時穿什麼,她心急指認蘇明明,看著她身上的黃裙,想也沒有想就出口了,覺的壓根就是無關緊要的問題,可此刻見蘇明明又要問徐兆剛這問題,她就心慌起,依稀覺的自己貌似掉入坑中去了。

永海和蘇亮再一回趕來時,永海顧不上喘氣兒就說:「徐兆剛說蘇明明彼時穿著灰裙,彷彿是洗掉色了。」

蘇明明嘴角揚起一縷淺笑,徐兆剛自然會記的,到底他們還調過情呢。

吳招娣腦筋一轟,臉瞬時變白。

蘇亮吼:「好笑,吳招娣說目睹我小妹和徐兆剛私會,可彼時卻咬定小妹穿黃裙,當下徐兆剛卻說明明穿灰裙,看起來你們二人說的還不是同一個人呢!我看,你們就是刻意汙衊!」

「不是,不是,是我記錯了,就是灰裙,我僅是一時沒有想起來……」吳招娣死死瞠著蘇明明身上的黃裙,恨的牙癢。

僅是,當她迎上那對淡然的眼睛時,卻從內心深處生出懼意。

蘇亮冷笑:「是呀,你說是啥就是啥吧,剛才明明是你說我家明明穿黃裙在夜裡顯眼,你才一眼就看準的,這會兒工夫卻說看岔了,合著明明便要活該受你汙衊!」

別人不知道,可吳招娣卻清楚,事兒的走向從最開始就南轅北轍了,她之前覺的一點小變化該是影響不了啥,但此刻才發現,這點小變故出現時,就已然被蘇明明掌握主動權。

想到這兒,吳招娣都不由一個顫抖,忽然開始後悔,蘇明明,絕對不是那樣好惹的。

可此刻的後悔,卻為時已晚,蘇明明眼圈一紅,就對著村長哭起:「我好好的在家裡睡覺,卻偏偏有人要刻意潑髒水給我,單憑那倆人唱戲,就想將這髒水潑我身上,結果他們二人連口供都沒有對準,便胡說八道,村長爺爺定要為我作主,否則我白受這汙名,以後可咋活?」

「對,明明清清白白的良家女,咋也不會做出這等事,這事一看就知道徐兆剛和吳招娣串通好的,如果今天不把這事查明白,明明以後還咋嫁人?」蘇亮厲聲道。

人群霎時炸鍋,莊戶人多半淳樸,心中實際上沒有這樣多彎彎繞,今天本來覺得僅是單純的偷漢事件,可到了現在這份上,卻是性質更嚴重的栽贓,諸人看著吳招娣的眼神隨之就變了。

「咱們村怎麼還可以出這等陰損惡毒之人?這般的事都乾的出來!」

「就是,也不知道吳家這是咋教養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