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章隻有人證(1 / 2)

作品:《農門嬌寵:拐個大佬生崽崽

第18章隻有人證

吳招娣不禁的瞠大眼,蘇明明這是哪一出?她明明剛才還跟她跑出找弟弟,她咋能這會兒工夫忽然說自己壓根沒有出門?

村長看著蘇明明的模樣不像講話,就懷疑的望向了吳招娣:「你是不是看錯了?」

蘇明明這才說:「沒準就是看錯了吧,這深更半夜的,河旁邊黑漆漆的,你隔著這樣老遠看見一對男女,你居然還可以看清那女人的的臉?」

此話一出,諸人立即質疑,確實呀,這樣黑,這樣遠,咋看清臉?

吳招娣心中一慌,立馬說:「不是!我雖說沒有看清臉,但咱從小一個村長大,村中的女孩兒我全認的,那影子,明明就是你!這杏黃色的裙子,這樣顯眼,肯定就是你!」

吳招娣一眼掃到了蘇明明杏黃色的裙子上,立馬就像抓住證據一樣,飛速的道。

如果徐兆剛沒落水,如果蘇明明沒跑掉,吳招娣實際上壓根不必費這樣多事,隻需帶人過去捉姦就成了,獨獨事的走向從一最初就變了,以致於吳招娣如今必須麵對這場對峙。

但吳招娣心中清楚,隻需自己咬死是蘇明明,徐兆剛屆時醒來也必定會為自己撐腰,屆時這髒水還是會潑到蘇明明的身上去!

想到這兒,吳招娣底氣也足了好多:「咱們村就這樣大一點,年青的女孩更沒有幾個,我雖說看不清臉,但卻記的這女人穿杏黃裙,我一看你就認出來了!你別裝了,定然是你察覺村人的響動,才跑回家中去裝睡,這會兒工夫想叫你大哥和小弟來幫你打掩護有啥用?眾人如果不信,一會兒工夫等徐兆剛醒了,叫徐兆剛來說,是不是她!」

吳招娣這理直氣壯的樣子,倒引來村人唏噓,一時倒不知應該相信誰才好了。

蘇明明冷笑:「我為人清白,偏偏有爛心肝的人潑髒水,可我相信世間自有公道在,自我並不怕你們出口汙衊!如果真不信,隻管問問徐兆剛去!僅是吳招娣你最好捫心自問,我和你無冤也無仇,也不知你為什麼要這樣汙衊我!」

蘇明明字句鏗鏘,單薄的身體貌似能迸發出無限的能量。

村長都不由多看她眼,這村子中的孩兒們也算在他眼皮底下長大,卻從沒想到一向懦弱的蘇明明,也可以這樣盛氣淩人。

吳招娣心虛的不敢看蘇明明的眼,卻還是硬頭皮說:「那便去問問徐兆剛就是!」

村長這才沉聲說:「徐兆剛怎樣了?」

徐兆剛這會兒工夫恰在王大夫那裡,因為被水淹,還差點凍成冰坨,王大夫還在費心救治呢。

「誒,我這便去問。」

應聲的是村長的幼子,永海,現在十六,才長成的小子,年青又有活力,跑腿的事村長曆來都喜歡讓他去做。

永海應聲,就趕緊跑了。

吳招娣有一些得瑟的看蘇明明一眼,貌似已然在等著看蘇明明的好戲,她居然還想叫人去問徐兆剛,徐兆剛可是和他們一夥的!

這丫頭果真還是傻的冒泡!

這回的事兒,雖說有一些脫離軌道,可最終的結果料來還是好的,隻需事成,她期盼已久的那十兩銀子可就到手了!

想到這兒,吳招娣都有一些飄飄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