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5章教學(1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第125章教學

為什麼跟她一個黃花大閨女說這些,難道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樣?她心裡緊張,臉上卻沒表現出半分來,緩了口氣說道:「也是今日才聽說的。」

魏國公夫人突然拉著她的手,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孩子,我得感謝你。」

說著眼睛一濕,升起一陣霧氣來。

蘇影歡尷尬的喃喃了兩句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在魏國公夫人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又繼續說道:「我們家瑾兒從小就不受管教,也不願意靜下心來學東西。自這段時日自他跟著蘇姑娘學畫開始,這性子便變了好多,也不出去渾玩了,還說要修身養心把房裡的人都攆了,身邊隻留了小廝伺候,我這做娘的高興呀,這孩子終於長大了。」

蘇影歡一臉黑線,好歹是國公夫人,這話跟她一個小姑娘說真的合適?更何況還當著一眾夫人的麵。

但凡是多個心眼的,聽了這話都能彌補出一場大戲來。

果然,不少夫人聽了魏國公夫人的話都麵麵相覷,這裡麵怕是有什麼內情吧。要不是夫妻之間,誰管到人家房裡人去。

魏國公夫人彷彿沒看見般,隻顧著說自己的,「蘇姑娘,我有個不情之請,你既是做了他的老師,他也願意聽你說,請你繼續幫我好好的管教他好嗎?」

蘇影歡的臉是徹底的黑了,這是什麼話,難怪千鐸華會渾成那個樣子,原來是有個那麼拎不清的娘。

「夫人誤會了,我並沒有做什麼。不過是把給弟弟練習的畫冊多做了一本給世子而已。世子大概以前是沒有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現在畢竟長大了!有了方向自然就能靜下心來做自己喜歡的事了。」

她也隻能這樣替自己找補一下了,但願那些夫人能信了她的這番話,不然傳出去謝冰玉第一個不放過她,套用她阿奶的一句話,她這是造了什麼孽啊!攤上了這麼一對母子。

魏國公夫人好像才反應過來似的,忙擦乾了眼淚,笑著說道:「是,是,是,看我說的什麼渾話。」

蘇影歡鬆了口氣,知道自己渾就好,還有得救。

每月逢一便是蘇彥珀的旬休時間,臘月二十一的時候蘇彥珀便回了家,考慮到馬上就是小年了,陸言卿乾脆放了他長假,布置了作業便讓他回家了,等過了年才回去。

蘇彥珀旬休的日子蘇影歡是不回鋪子的,在書房裡設了小課堂,教那一大一小兩個學生學畫畫,蘇彥珀又叫了他的陪讀韓玉郎來,兩個人的小課堂便變成了三個人。

蘇影歡手上拿著一疊畫稿,一張一張的檢查了他們上一旬畫的作品。

「這一處落筆的時候不夠利落,下次可不要這樣描描補補的了,有的習慣久了就改不了的了。」

「這一張明明是個圓錐體,怎麼畫得跟個水桶似的,這尖頭都讓你們吃了……」

蘇影歡越看眉頭就皺得越緊,將上麵的那幅畫抽了出來放在桌麵上,板著臉說道:「這一幅是借用了外物描的線條吧?」

她可是一開始就說過,要自己完成,不能借用外物,居然還有人明知故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