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4章時不待我(1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第124章時不待我

鄭姝麗和李玉棠這會都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的熱鬧,隻妹妹蘇影霏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果真是時不待我也,魏國公夫人什麼時候不好見她,偏在這個時候見她,她真是有理都說不清了。

她不敢問那丫環,萬一她回答不如她願,那就死得更快了。

「是。」那丫環笑著應道。

王婧儀見氣氛緊張忙笑著上前拉她的手道:「別擔心,應該是想問問那畫冊的事兒。」

那丫環笑笑沒有說話。

蘇影歡聽出來王婧儀是在給她解圍,感激的點了點頭,朝那丫環說道:「帶路吧,我也不認識魏國公夫人,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見我,難道真是為了感謝我送給千世子的哪本畫冊……」

蘇影歡邊走邊自顧自的說著話,她是說給自己聽,也是說給謝冰玉聽,但又不敢停下來,怕話一停那丫環一應她又說出什麼不嫌事大的話來。

果然謝冰玉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些。

狠狠的剔了一眼鄭姝麗和李玉棠才要轉身離開。

「唉!」謝冰潔在她身後深嘆了口氣。

「你又怎麼了?」謝冰玉不悅的問道,她本來就一肚子氣,這會聽到這聲嘆氣就更心煩了。

謝冰潔彷彿有些害怕,但不說又覺得難受,造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謝冰玉看了就更惱了,沒好氣的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吞吞吐吐的幹什麼?」

謝冰潔深呼了口氣,艱難的下了決心後才痛心的說道:「二姐怕是不知道,這花會很多時候都是老夫人們看兒媳婦的好機會呢。」

一句話點到即止,她現在也不敢說的太明顯,一想到上次那巴掌,臉上還火辣辣的。

謝冰玉一聽到這句話,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拉著謝冰潔的衣領厲聲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從來都沒有人跟她講過,這個花會還是個相親會,但它的性質還真是個相親會,姑娘們在花會上賣力的表現自己,不就是為了替自己宣揚名聲,好找一個如願郎君嘛。

謝冰玉的母親是太後的親生女兒,是皇帝嫡親的妹妹,身份尊貴無比,自然不會跟自己的女兒講這些,母親沒有說,別的人就更不會跟她說了。

「二姐你別這樣,那些夫人們可都看著的呢,我也是聽別人這樣說的,不一定是真的哈。」謝冰潔早就意料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軟聲的哄著她。

聽謝冰潔說夫人們都看著,謝冰玉鬆了手,語氣也軟了下來,還好心的替她整了整被拉皺的衣襟小聲的說道:「你怎麼不早說!」

「都怪我,還以為二嬸跟二姐說過呢。二姐知道的,母親也不會跟我說這些。我也是無意聽見她跟大姐提過一嘴,才知道這事的。」謝冰潔語氣有些失落,趁機離間她和謝冰清的關係,又順便替自己賣了個慘。

謝冰玉看她這個樣子,心裡便軟了不少,隻是想到被魏國公夫人召見的蘇影歡心裡到底有些意難平。

蘇影歡跟在那丫環後麵,直到確定後麵的人都聽不到了心裡的那口氣才鬆了下來。

丫環輕笑道:「縣君不必擔心,我們家夫人很和善的。」

蘇影歡知道她是誤會自己了,但也沒有解釋,隻淡淡的問道:「不知道國公夫人召見可有什麼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