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4章才藝表演(2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延安候府的月依淩一曲高山流水彷彿讓人走了一遍巍巍高山又趟過了洋洋江河。

王婧儀大概是覺得自己已經定親了,也無所謂鬥不鬥艷,用二胡很是隨意的拉了一首曲子。

謝冰玉突然站了起來,對著蘇影歡三姐妹的方向說道:「不知道縣君要給我們表演什麼呢?」

蘇影歡心裡咯噔一聲,這尷尬的場麵果然還是來了,剛才謝冰潔在跟謝冰玉嘀咕的時候就一直往自己這邊看,她就有了不好的預感。

不過還是站了起來,大大方方的說道:「大家都知道我們姐妹剛從鄉下來的,也沒學過什麼琴棋書畫,就不出來獻醜了。」

她就是一個泥腿子,什麼也不懂怎麼了。

「太後娘娘可沒少拿縣君教育我們,總有一樣能拿的出手的吧?」謝冰潔見蘇影歡輕飄飄就要揭過去哪裡能依。

本來大家都覺得蘇家姐妹剛才鄉下來,可能真的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才藝來,遊戲規則本就是自願參加,也就沒什麼想法的。

但一聽到太後娘娘都對她如此賞識就有些不服氣了,不少人開始起鬨,讓她們姐妹三個定要有一個人出來表演一個節目才能了事。

連冰山臉的李玉棠都則目睨了一眼。

王婧儀有些擔憂的看了她一眼,不過也沒出聲,有些事情總是要自己麵對。

蘇影霏見這些貴女都毫不客氣的都把她們姐妹三架到火上烤了,心裡的火在蹭蹭的上升隨時都有可能暴發,但無奈案台下的手被自家二姐緊緊的拽著,她隻能把氣都往肚子裡憋,直把一張小臉憋得通紅。

蘇影歡捏了捏蘇影霏的手,笑著站了起來說道:「承蒙大家看得起,那我便獻醜畫一幅畫吧。」

眾貴女們都不可思議的看著她,果然是鄉下來的泥腿子,竟敢跟這李玉棠叫板。難道沒聽說她過京城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的稱號嘛?

「她這挑戰誰不好,竟去啃李玉棠這塊最硬的骨頭。」

「也許是想著挑個最厲害的來比,這樣就是做得不好大家也不會說什麼吧,畢竟那個人可是李玉堂呢,咱們也比不過不是。」

「也可能是真的什麼都不會呢,我聽說鄉下人都喜歡用燒火棍在地上畫畫。」

「嗯,讓她彈棉花可能會,彈琴?可能連這些樂器都是第一次見吧!嘻嘻」

嘲諷的聲音彼起此伏,蘇影歡都當沒聽到,她倒想來點別的,但前提得會呀。

蘇影霏憋得臉都黑了,蘇影雪難過的眼睛都紅了,這些人還說是貴女,說話比她們鄉下的三姑六婆還過份。

柳忻悅有些擔憂的問道:「婧儀,你這個未來小姑子到底會不會畫畫的。」

真要是畫得一塌糊塗,連帶太後娘娘都要被人笑話了。

王婧儀搖了搖頭。

太後娘娘的一世英名啊!柳忻悅在心裡哀嚎了一聲,差點沒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