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6章報喪(1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第66章報喪

春節一過,蘇彥瑜便要出發上京趕考了,明心縣這邊有幾個學生都中了舉,約好了一起出發,蘇家的人倒是不怎麼擔心他,該交代的交代完,蘇彥瑜便和同窗們風塵僕僕的出發了。

過完上元節這個春節就算過完了,莊戶人家節儉,上元節也不過是往門口掛上一對燈籠就算是過節了。

春天萬物復甦,田裡又要開始忙起來了,插秧之前得先翻地,蘇家沒有牛,田都是一大家子用鋤頭一鋤頭一鋤頭翻過來的。

布穀,插秧,都得按著節氣來,錯過了節氣就會大大的影響到收穫,李氏有話,除了留在家裡做飯的人,能幹活的勞動力都得下田幹活。

蘇影歡自蕭景淵離開以後沒有了工作便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每天扛著鋤頭跟著去翻地。

好在春日天氣好,幹得再累也不會這麼流汗,不過身體上沒有受到摧殘,耳朵卻受到了大大的物理攻擊。

不管她走到哪裡蘇影雯這白癡就跟到哪裡,非要跟她講她和戴海楓如何親密,人家對她如何親熱,順便踩她一腳說她以前那樣粘著人家不過是白費心機雲雲。

「閉嘴。」蘇影歡實在是煩了她,不客氣的嗬斥道:「再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的我就告訴阿奶說你偷懶,你看看你那麼久才翻了多少地。」

「惱羞成怒了吧,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我說得有錯嗎?表哥以前對你多好,你卻想著攀附有錢人就不理表哥,村東頭那幾個說走就走,人家連住哪裡你都不知道吧,結果表哥現在是我的了,你肯定後悔了吧!還著急把何家的親事退了,以後看還有誰敢來跟你提親。」蘇影雯用就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不停的在她耳邊挑釁的說道。

自從跟戴錶哥定了親,她就好像一下子站在了人生巔峰,把平日裡的死對頭狠狠的踩在腳下。

「我叫你閉嘴你聽不見嗎?你是聾了還是瞎了。」蘇影歡真是氣狠了,偏偏她說的這些她還沒辦法解釋。

「我偏不。」蘇影雯的字典裡可沒有見好就收這四個字,以前吵架如果不是張氏幫忙她回回都輸,現在她一個人就把蘇二丫說到說不出話哪裡能那麼容易罷手。

蘇影歡懶得跟她多費唇舌,扶著鋤頭直起腰四周看了看,看到李氏也正好立起腰來歇氣就朝她喊道:「阿奶!大姐一直撩我說話影響我翻地了。」

「雯雯,你咋回事,翻了半天就翻那麼點地,中午還吃不吃飯了。」

「阿奶,你別聽蘇二丫胡說八道,這塊地都是我翻的。」蘇影雯這回也學聰明了,學會搶功了。

「二丫頭,你這樣顛倒是非可不行的啊,不好好乾活還惡人先告狀。我看你就是前段時間玩懶了,現在不想幹活就怪你大姐。」張氏最是護短,哪裡能容得了女兒被說半句,如今兒子有又了出息,婆婆對她也和顏悅色多了,沒有什麼話她不敢說的。

「行了行了,你們兩個分開來,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怨一碰在一起就吵個不停。」清官難斷家務事,說不清楚的時候就不說了,直接分開就好了。

「好。你走開還是我走開?」蘇影歡應了聲,對著蘇影雯麵無表情的問道。

反正她也不是求公道,結果就是要跟蘇影雯分得遠遠的,所以阿奶的這個提議很合她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