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章對薄公堂(1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第35章對薄公堂

四個人進了衙門,一架題著「正大光明」的牌匾高高的懸在大堂之上,明鏡下的縣令穿著藍色的官袍,威嚴又不失正氣。

大堂的兩邊各站著一排麵目嚴肅手握著殺威棒的衙役,後麵擺了幾張案桌,幾個文書坐在案前握著筆,一會看看堂中,一會又在抄寫著什麼。

蘇影歡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左上角雙手抱胸,一副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堂下三人的楚風。

楚風朝她眨了眨眼,很快又恢復了原來的那副表情。

這!蘇影歡無力的想掩麵,這個楚風!做事果然不靠譜,她想過走這一步,隻是沒想到他都不跟她打聲招呼就這樣幹了,萬幸的是沒驚動阿爺。

跪在堂下的何老爺,何太太和何偉一見他們進來呲目欲裂的看著他們父女兩,一對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來了,若不是在公堂上保不準就衝上來撕了他們了。

「堂下何人?報上名來。」縣令拍了下堂木,板著一張威嚴的臉孔神情肅穆的說道。

「拜見大人,草民蘇航,這是小女蘇影歡。」蘇航急忙拉著還在發愣中的蘇影歡慌忙跪了下來。

「這位楚公子告你們賣了女兒,又另外許了人家,這事情你們可認?有什麼要說的?」

「大人,我們沒……」

蘇航剛要否認,蘇影歡趕忙扯了一下他的衣襟說道:「大人我們認。不過這個事情我爹並不知情,所以請大人允許民女來說。」

「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一個女兒都賣給人做奴了,竟還敢不要臉的跟我們議親,你們這就是騙婚。」何太太一聽見她要替自己開脫,頓時就怒氣沖沖的朝著她大罵。

「安靜!」

縣令拍了下堂木嚴厲的目光一瞪,何太太雖然不甘心,但還是蔫了回去。

「大人,事情是這樣的,確實是這位楚公子買下了民女,隻是當時情況特殊,民女的家人都以為楚公子的這筆錢是借給我們家的。但民女私以為蘇家還不上兩百銀子這筆巨款,所以便自賣為奴,是以十年為限。直到還完了這筆銀子才能贖身。」

縣令邊聽邊點頭,莊戶人家,就是存十年也未必能存下二百兩銀子。這話說的倒是沒有什麼破綻。

「胡說,要是這樣當時你們怎麼不說,擺明了就是貪圖我們家的錢財,故意隱瞞騙婚。」何老爺見她輕飄飄幾句話就把這事揭過去,那裡還忍得了,直接站起來指著她的鼻子就罵了起來。

「娘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是……」

「安靜!安靜!沒問到話的不要說話,否則本官判你個藐視公堂之罪。」

縣令一發威,一時間公堂上又安靜了下來,何老爺也麵色鐵青的跪了回去。

「大人,這個事情確實如蘇姑娘說的這般。」楚風見蘇影歡說沒再說話,公堂裡鴉雀無聲便站了出來抱拳說道。

「大人明鑒,這個事情我的家人確實不知情,才會犯下這樣的錯。」蘇影歡本來對何家的人還有點愧疚的,隻是看到他們這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縣令沒問話,何家三人也不敢再開口,隻敢憤憤不平的怒視著蘇影歡父女的這個方向。

「事情的經過你們也知道。這件事情就是個誤會,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依本大人的意見,要麼何家賠付楚家銀子拿回賣身契照常迎親,要麼蘇家退回何家的聘禮兩清,你們看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