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章講道理(1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第32章講道理

「小狗不能吃太鹹,吃得多了就會掉毛,到時候把蕭小爺的衣裳上全沾上毛可就好玩了,嘿嘿。」

蘇影歡一想到那位爺見到身上沾滿狗毛時氣得直皺眉的樣子就不厚道的笑了。

「咳,咳!」蕭景淵手掌抵著下巴,突然就出現在餐廳的門口。

簡直就是社死現場,再沒有比說人閑話時被當場抓住更尷尬的了。蘇影歡臉上紅得恨不得馬上挖個坑把自己埋下去。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最近我們衣服上都沾上了好多白毛,尤其是爺的衣裳,玄色的一沾上白毛就特別明顯,遠遠的就像花衣裳一樣,可別說,還挺有意思的。」

秦川無語的望著天空,這二傻子怕是不想吃飯了。

蘇影歡覺得自己得救了,她都想給楚小哥豎大拇指,當著人家麵明目張膽的看人笑話,直接無視了他家爺陰沉的臉,簡直就是英雄本色。

「你今天是不是撐得慌,你那份乾脆就給阿白吃吧!」蕭景淵那怕是沉著臉,那張有著精緻五官的臉孔也好看得人神共憤。

「爺,別,蘇姑娘說了,阿白吃不得鹹!」楚風笑眯眯一副無賴的樣子,這會終於知道著急了。

蘇影歡的臉快要掛不住了,上一刻她還想要給他點贊,這會卻想直接把他拍死算了,她這一節好不容易才過了,他又提她做什麼呀。

「嗬嗬,還是先吃早餐吧,麵涼了就坨了。」蘇影歡尷尬的笑著轉移話題,幸好蕭小爺不屑和她計較。

「嗯。」蕭景淵點了點頭,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那我就不客氣啦。」楚風厚著臉皮嘻嘻哈哈的找了個位置就坐了下來。

「也行,吃完飯你負責善後。」蕭景淵也不看他,拿起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楚風哀嚎連連,直保證自己以後絕對不再亂說話了。見蕭景淵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隻能認命的化悲傷為動力,拚命的扒拉桌上那些好吃的了。

四個人默默的吃完早餐就各忙各的去了,蘇影歡作為蕭景淵新晉的「貼身丫鬟」自然是跟著他到書房去伺候了。

書房裡比上一次來似乎又有了些不同,書架上的書更豐滿了,屋中間多了一張矮幾,上麵擺了一副全套的泡茶工具,旁邊半尺來高的紅泥小火爐上架著一個煮水的銅壺。

紅泥小火爐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加了炭火,把銅壺裡的水燒得咕嚕作響,氣流不時的衝撞著壺嘴的蓋子,發出一陣陣尖銳的嘶鳴聲。

「我給蕭小爺泡個茶吧。」蘇影歡來了興趣看了蕭景淵一眼,見他沒有意見便往燒水的地方走了過去。

「你會的還挺多。」蕭景淵麵色如常,語氣平淡的說道。

「那當然了。」

蘇影歡已經在矮幾前坐了下來,攤開了桌麵上的茶具,正用布條認真的給銅壺把手給纏起來,聞言毫不謙虛的應道。

想當年她跟著爺爺在鄉下的時候,哪天不泡上一壺茶都覺得好像生活少了點啥一樣。

蕭景淵走到書桌前坐下,攤開了白色的宣紙握筆準備在上麵奮力疾書,一抬頭便看見麵前的小姑娘有摸有樣的打開了裝著龍井陶罐的蓋子,拿著茶匙的手若有所思的掂量著茶葉份量,過了一會好像是確定了什麼才點了點頭,把茶匙的茶葉倒入已經用開水燙過一遍的白色青瓷壺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