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章見過世麵的讀書人(1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第21章見過世麵的讀書人

「就是!多厚道的人家呀!還說了這邊一同意就馬上把人蔘送過來,這就叫做雪中送炭。」張氏馬上趁熱打鐵,雪中送炭幾個字還配著動作給她說的抑揚頓挫的。

李氏聽張氏這樣一說心裡也已經認同了,她不是沒有想過那三位身份會不會在村裡長住,他們也說是遊學,遊到那學到那,是她被銀錢迷了心竅害了孫女了。

她看看戴大姑,又看看張氏,最終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老頭子的命和孫子的前程重要,但確實如她們所說,何家也不算差,莊戶人家這也算是高嫁了。

看到李氏點頭,戴大姑和張氏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都鬆了口氣。

「娘,這事情沒定下來可別往外說,咱們三知道就好了,這麼好的人家指不定有人眼紅要搗鬼呢。」

鄉下人家這樣的事情比比皆是,有的是見不得別人好的人,心生嫉妒就會在你說親之前跑到你說親對象家去無中生有的嚼舌根。所以戴大姑一提,李氏就應了下來,張氏也保證不往外說。

蘇影歡沒想到,她阿奶三人幾句話就把她的終身大事給定了。這會她正帶著阿白和戴海蝶往她的院子而去,戴海蝶嫻熟的挽著她的手,倒好像是多年的老友似的。

「悅悅姐,聽說救下你的那位長得特別俊,是不是真的呀?」

蘇影歡沒到到她會問這個,頓了下便點了點頭大方道:「確實風儀無雙,是我見過最好看得人了。」

這一點毋庸置疑,除了性格比較怪一點,外貌是沒得說的。

戴海蝶一雙剪水秋瞳笑意盈盈的盯著她看。好像想在她的臉上看出什麼來似的。

「你在看什麼,我臉上有東西?」蘇影歡摸了摸臉,莫名的問道。

「我在想悅悅姐說的那個人,到底是何等的風姿,竟把我哥都比下去了。還讓悅悅姐都不理我哥了。」

「這又跟戴錶哥有什麼關係?」戴海蝶說的後麵那句她倒是很認同,戴海楓跟蕭景淵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人,沒法比。

「怎麼沒有關係,之前表姐跟我哥可是沒話不說的,哥哥說上次過來你就不理他了,我掐指一算哥哥上次過來的時候便是你跟那人相識之後,不是因為他,是因為什麼?」戴海蝶掐著手指,臉色還帶著調皮的笑容,隻是這種尺度的玩笑多少有些過頭了。

蘇影歡不喜歡她這樣說話的語氣。別說她跟蕭景淵沒什麼,就是真有什麼,她跟她也還沒有熟悉到可以討論男人的地步。這不是她的那個時代,這個時代對女性有多苛刻,她已經深深的感同身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