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章今日插秧(1 / 2)

作品:《農門娘子愛種田

第8章今日插秧

蘇影歡第一眼看到戴海楓的時候感覺跟原主留在記憶中柔情公子的印象有些偏差,他眉毛又粗又黑,眼睛細長,一張薄唇,帥氣中帶了點陰柔,這樣的男子總覺得有些薄情。

蘇影歡跟他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聽外祖母說你現在在村東頭租住的人家那裡幫工?」戴海楓欲言又止的說道。

「是呀,表哥來了怎麼不進屋。」蘇影歡淡然的點了點頭沒打算多說什麼,她不再是原來的蘇影歡,而他是大伯母看中的人,記憶中每一次跟他交集,大伯母都會陰陽怪氣的刺一刺,她不願再次把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

「聽說那裡住著三個男人,你一個姑娘家是不是……」

「戴錶哥這話跟阿奶說了嗎?」蘇影歡眉頭一緊,臉色微沉不客氣的反問道。

「悅悅,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我一直在書院苦讀,並不知道你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我……」戴海楓著急的拉住了她的手臂連解釋的聲音都提高了兩分。

「戴錶哥言重了,我怎麼會生你的氣,男女授受不親,還請您自重。」蘇影歡打斷了他的解釋,順手把他的手從自己的手臂扒下後,拍了拍被他抓過的位置。

「你還說沒生氣,你以前都不會連著姓叫我的。」戴海楓委屈巴巴的看著她小聲的說道。

「我真沒生氣!」蘇影歡皮笑肉不笑的列了列嘴來證明她話裡的真實性。

說不知道她的事情,這話跟原主說她可能會信,她好歹是接受過十五年的現代教育的好吧。這麼蹩腳的借口還不如不要解釋的好。明明跟兩個哥哥是一個書院的,人家被打這麼大件事情整個書院都知道了,作為親表弟的他居然說不知道。哼,原主真是瞎了眼了,被這麼個人騙得團團轉。

「喲,海楓來了,咋站在門口不進屋呢?」

張氏從田裡回來,肩上還荷著鋤頭,遠遠的看見戴海楓眼睛都亮了幾分,那興奮的樣子就像餓了很久的狗兒見到肉般。隨後看見蘇影歡跟他有說有笑中還帶著拉拉扯扯那張尖酸刻薄的臉頓時就拉了下來說道:「悅悅回來了也不去田裡幫忙,也不去幫著你大姐做飯,你大姐把你的活都幹了可忙得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了,你倒好,還有時間在這裡……·拉著你表哥說話。」

張氏總算是把到嘴的那句勾三搭四咽回喉嚨,差點當著戴海楓的麵這樣說,這樣倒好像把他也罵進去了。

「大舅母好,我今兒休沐來看看錶哥們,也是剛碰上悅悅的。」戴海楓看見張氏,又恢復一副彬彬有禮的書生模樣,跟剛才的委屈幽怨判若兩人。

蘇影歡驚呆了,這簡直就是戲精本精,不去唱戲可惜了。

「嗯!剛碰上,那我去幫三妹忙了,就不打擾大伯娘跟戴錶哥敘舊了。」蘇影歡見她話裡話外都提到蘇影雯偏故意不接她的碴,還提出去幫接了她另一半活的蘇影雪,把張氏氣了個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