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8章調戲,有鳳,追殺!(2 / 2)

作品:《玄幻:我真沒想當人皇啊

神文宮中。

無雙神女其實已經痊癒,卻是沒有離去。

畢竟這裡是極好修行神文的地方,無雙神女覺得自己不能輕易離開。

至於說捨不得陳非寒,無雙神女是不會承認的。

而且最近幾日陳非寒幾乎天天來,變著法的和她搞好關係。有時見她高興,還會調戲她幾句,搞得無雙神女芳心亂跳,大罵陳非寒無賴。

當然,陳非寒肯定不會在意。因為無雙神女會這麼罵他,是代表兩人的關係便好。

這是陳非寒想要達到的目的,畢竟兩人關係變好了,她還能暴露自己身份?

在不想對無雙神女咋樣的情況下,這是陳非寒想到最好的辦法。

而陳非寒這態度,無雙神女多少是有些沉迷的。

儘管無雙神女告訴自己這不對,她是修行神女訣的神女,還有個心儀自己的大哥。

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不願輕易從這有些虛幻的夢中醒來。

其實無雙神女成為神女,是因為資質的確太不凡了,而且因為『無雙』神文的緣故,很適合神女訣修行。

年幼時無雙神女自己也這麼認為,一心修行。

可惜後來神女宮發現無雙神女太多愁善感。

而且和源不敗的感情也是極其複雜!

甚至在神魔秘境,兩人凝聚『天賜良緣』四字神文,都是為了既能讓無雙神女不至於因神女訣而修為受損,又能讓兩人的情感得到一絲保存!

神女訣的紅塵煉心…是為了斬情絲,天賜良緣神文卻是能保留一絲情絲,導致無雙神女紅塵煉心成功,也不會丟掉對源不敗的情感……

可惜,良緣神文陰差陽錯的被陳非寒煉化了。

忽的。

無雙神女睜眼,看到陳非寒出現,無雙神女眼中止不住的浮現雀躍,但很快又板起臉。

「別整天往這裡跑,打擾我修行!」無雙神女嗬斥。

「紅月姐,你不能這麼無情啊。」陳非寒靠了過去。

無雙神女本名源紅月,在陳非寒軟磨硬泡下,無雙神女也就告訴了他。

無雙神女並不排斥陳非寒靠近,反而內心很希望陳非寒的親近,這讓她心中哀嘆。

源紅月啊源紅月,你徹底沒救了。

她努力板著臉:「我和你又沒關係,怎麼不能無情?」

「又來了。」陳非寒埋怨:「你是我姐,怎麼能沒關係呢。」

「我才不是你姐。」無雙神女撇撇嘴。

「怎麼不是。在我心中,你就是我親姐。」陳非寒舔著臉想去拉無雙神女的手臂。

「別碰我!」

「哎呀,這是加深咱們姐弟的感情。」陳非寒隻是簡單的勾住無雙神女手臂。

當然,無雙神女雖然一臉抗拒嫌棄,身子更是縮了縮。

但,反抗力度顯然不明顯,甚至眼眸深處還有些期待……

無雙神女隻是又嫌棄的縮了縮身子,卻任由陳非寒勾著。

一開始她激烈反抗了,但沒有作用,然後她就安慰自己這是陳非寒逼自己的,不是自願的……

「你少花言巧語,我知道你隻是不想我泄露你的身份。」無雙神女冷哼,不過陳非寒卻是聽出了話語中的一絲不滿和委屈。

陳非寒虎軀一震,眼眸頓時變得深情:「你我之間雖然陰差陽錯,但你的心情我能藉助神文感受到。彌天大夢中的百年光陰,感情深深縈繞在我心,怎麼會是花言巧語呢?」

無雙神女心尖一顫。

她本就多愁善感,最聽不得陳非寒提彌天大夢的事。

「真的麼?」她眼眸迷濛了一分。

「姐,用你的神文用心感受,就能知道我和你當時的感受是一樣的。」陳非寒輕聲道,假裝假裝著,眼眸也變得有些唏噓,畢竟那感情的確是真的,要不然他也不會遲疑不殺無雙神女。

無雙神女真的去感受了,也的確感受到了一些陳非寒的感情。

她身子一顫,忍不住深深看向陳非寒。

或許兩人的確陰差陽錯,但這份情感的確是真的,而且兩人都是存在心底。

但很快。

無雙神女臉色微微發白,因為想起自己身上有很多桎梏。

太多的身份和壓力,讓她無法輕易直視這份情感……

「為什麼會如此……」無雙神女怔怔看著陳非寒,神色很是糾結。

與此同時。

因果殿路過一處路線!

雖說因果殿能穿梭葬古殿的虛無,但也是要借著一條條路線跳躍,不能一直待在虛無。

此刻就是因果殿沖入一處路線調整。

這條路線極其隱蔽,陳非寒並沒管因果殿,而是在神文宮和無雙神女繼續熟絡著情感。

而這時。

咻!

悄無聲息中,一道曼妙的黑影出現在此地,更是如鬼魅般沖入神文宮。

陳非寒的種種禁製…在黑影這裡卻是如紙糊。

這一瞬間。

陳非寒身體內的辟火聖衣如火在燃。

他臉色大變,下意識的以白臉麵具遮住了麵孔!

辟火聖衣的變化,讓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而且很有可能是……

轟!

恐怖的黑色刀芒肆虐,狠狠砸向陳非寒和無雙神女。

陳非寒渾身一毛,一把就是抱住無雙神女,用身軀擋住她。

「你幹什麼!」無雙神女驚怒。

但下一刻。

噗!

陳非寒吐出一口血,儘管剎那展開了種種防禦,還是被那黑色刀芒重創。

無雙神女被陳非寒吐了一臉血,神色頓時獃滯。既驚恐又害怕的盯著陳非寒,生怕他下一刻就死了。

他是為了救我!

無雙神女心亂如麻。

「哼,沒想到堂堂無雙神女竟和大帝傳承者有一腿。我聽說,你不是和你大哥不清不楚的麼?」戲謔的聲音響起。

陳非寒扭頭,頓時如臨大敵。

在他背後,一身天鳳裙,美艷成熟,卻也雍容威嚴的鳳清婉正持一柄黑刀,譏諷的看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