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代筆風波

作品:《末世天障

    第四十九章代筆風波葉苗仍是目光嚴厲盯著葉志,這葉志每每推波助瀾,年紀小小便心思如此之重,呂夫人倒是教的好得很。

    「阿姊,此事乃是因先生昨日命我等回家做詩一首,需是五言律詩,以冷或霜或冬,與詩中。」五言律詩,是詩律一種,每首四句或八句。每句五字皆可。至於平仄律調或其他一些特定,這等孩童年紀尚幼,倒也未做太多束縛。先生也只是為了讓這些學生有些拓展思維便罷了,畢竟還是要以儒經為主。科考才是重點。

    說到做詩,自家弟弟何等水平,葉苗自然知曉。那首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有幾隻,讓吾數一數。自是將先生氣的半死,成了整個書院的笑柄。還有那首,《詠冬》,大雪下了一整夜,一片兩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自也讓葉飛被同院學生笑了幾月。

    不過就算作詩不行,也不至於如此責罰吧。

    「怎麼,莫非又做了什麼詩詞,氣到了先生,還是你又添油加醋了。」葉苗冷冷道,自是毫不客氣的指出了葉志平時的所作所為,還不忘瞥了一眼葉澤。葉澤也是不語,葉苗對於呂夫人與葉志一向說話刻薄,家中也早已習慣了。

    「那倒不是,而是二哥寫的太好,得了第一。」葉志解釋道。

    「得了第一?」自家這個弟弟幾斤幾兩葉苗自是知道,能夠勉強過關,不被嘲笑已是菩薩保佑了,還能拿個第一?可是既然拿了第一爹爹又為何如此生氣。

    「嗯。」葉志點了點頭,繼續道:「二哥做的乃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詩中有霜,符合老師所出之題,老師也很是驚訝,此詩平仄公正,而且詞意極盛,就連老師都覺自愧不如。

    聽到這裡,葉苗也知曉此詩怎可能是自家這弟弟所做,光是這意境,也不是這十來歲的孩童可以有的感悟。

    「老師自覺此詩乃是二哥找人代筆所寫,二哥拒不承認,所以,所以便」葉志自也沒說下去,便是那先生告了狀,葉澤用藤條抽打葉飛之事了。大華人人崇儒,君子之風自也深入骨髓,君子當誠,當坦蕩蕩。

    不會作詩乃學問與天賦問題,若是找人代筆,乃品德問題了,再死不承認,乃人格問題了。不誠者,日後必會有不忠,不義,不孝等舉,人生若有此污點,日後步入仕途或是學宮選拔皆受影響。

    這麼一說,葉苗臉色稍有緩和幾分,就算他護弟心切,也知曉此詩非葉飛所寫。

    「你說,找的何人代筆。」葉苗看著葉飛神色冷峻道,此等關乎人品之事,自然不能寵溺,必要立刻糾正,否則日後必會一錯再錯。

    「阿姊,我真未找人代筆。」葉飛一臉委屈道。

    「那麼你意思此詩乃是你所做?」葉苗語氣嚴厲,冷冷問道。若是葉飛再不承認,他必要親自掌摑了。

    「阿姊,此詩是非我所做,但我也未找人代筆,此詩乃是我聽聞的,故便拿來借用下了。」葉飛聲音越來越小,也是知道錯了,不過也並非花錢找人代筆的。

    「借用?」這葉飛除了在葉府便是在書院,兩點一線。哪有什麼地方哪有什麼人可以讓他借用的。

    「借用的是哪位高人的?」葉苗不通道。就算是借用的,此等好詩早已在澤城傳頌了,可是自己卻聞所未聞。

    「若是阿姊與爹爹不信,儘管責罰便是,飛兒的確未花銀兩找人代筆,此詩乃是飛兒聽人所賦,自覺甚好,故而拿來借用而已。」葉飛雖然年紀尚有,不過自家姐姐也與他多次說過家中的情形,後母與這弟弟虎視眈眈,自然覬覦家中的家產,每每自家姐姐女扮男裝,必是結交些有用之人。日後有所用途。那日偷偷去南亭小院,本想瞧瞧自家姐姐在做何事,正巧便被偷聽到了此詩。這隨意一首,都在先生之上,此人必是大才,那人必是有用之人,所以這大庭廣眾之下自然不能暴露了那人。葉飛雖然生性玩略,不過卻也並非不會思考。

    「爹爹,妙兒疏於管教,讓爹爹費心了,既然飛兒如此篤定,此事必有蹊蹺,妙兒自會給爹爹一個交代。」葉苗乃是女扮男裝的化名,葉苗真名乃是葉妙。

    這子不教本是父之過,葉妙說出此話,反而拉遠了距離,說的便像葉澤並無責任一般,特別是那句費心,更是將距離拉的遠遠,十分刻薄。,

    葉澤自娶了續弦呂氏以後,葉妙說話便一向如此,這些年葉澤也早已習慣。每每也只是聽之任之,畢竟終究覺得有愧於姐弟兩。葉澤扔了手中藤條,輕嘆一口氣,便負手朝書房而去,葉妙看著父親離開的背影,情緒有些複雜,隨後便拉起葉飛回到自己的房間.

    十二月二十,天甚寒,再過兩日便是立春。可是弋江上的水仍是冰冷透骨,整個澤城乃至南里州並未有春意復甦的感覺。弋江的下游便是連著澤城的西碼頭。大年將至,靠著水運亦或是捕魚為生的百姓們早已將船全停靠在了碼頭,上岸至家中忙活張羅過年之事。

    只是今日西碼頭一改往日清凈,十餘艘烏蓬小船逆著水波,迎著冬風,緩緩駛向弋江上游。碼頭上人頭攢動,幾乎澤城裡所有權貴人家都有到場送行自家子女。更有一些觀看熱鬧的百姓。

    每年臘月二十南里州便會舉行一場盛會,除了南里州的達官貴人皆會到場以外,下轄的九縣也會受邀請各縣的鄉紳士族中有著功名者前往。這不但是要各縣的名門望族,還需帶有功名,起碼便是儒子亦或是儒生,儒童自然是未有資格的。

    這十餘家便是澤城本地的名門,且都有功名在身。寒風刺骨,艄公們的心卻是火熱。沾了這些貴族們的好運,來年必是個好兆頭。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