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這該不會是你的初吻吧?

作品:《爆笑王妃:邪魅王爺澀澀愛

    垂間,他額前的一縷絲被風吹起劃過她的面頰,辛瑟瑟的心痒痒的。書趣樓(www.shuqulou.com)

    看著眼前的美男,她忽然想起了《泰坦尼克》中的傑克說的「youjup,ijup。」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想到這,辛瑟瑟心中的憤憤不平平復了不少。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月光下,只見她忽然彎唇一笑,臉上漾出了一個色色的笑痕。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否則實在對不起她兩世為人!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錦衣男子一下子愣住了!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一股電流自唇間瀰漫到全身,他渾身一顫,居然溢出一絲讓人羞澀的吟哦。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辛瑟瑟撫摸著被咬破的嘴唇,惡人先告狀「你幹嘛咬我?」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辛瑟瑟看著錦衣男子嘴角緊抿,怒氣沖沖,一副好像被羞辱的小媳婦模樣,忍不住嗤道「你憑什麼罵人,你剛才不是也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錦衣男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惱羞成怒道「閉嘴!」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聞言,錦衣男子的頭彆扭地偏頭一邊,手中的劍握了又握,滿臉寒霜。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辛瑟瑟看他的耳朵粉粉的,月光下帶著些許透明,別是誘人的樣子,忽然一個想法湧上腦海——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辛瑟瑟看錦衣男子,表情帶著一絲絲羞澀之意,不禁更肯定自己的想法,於是嘴角上揚,好像賺到一般,眼睛亮亮的,「這該不會是你的初吻吧?」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哎呀,是真的啊?真的是你的第一次啊?太棒了!」辛瑟瑟幾乎心花怒放,像貓咪一樣用臉蹭了蹭錦衣男子的臉。

    這樣的絕色的男子居然如此單純乾淨,居然還沒有被世人染指過!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錦衣男子將臉轉到另外一邊,揚手要扒開八爪魚一樣的辛瑟瑟。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什麼叫死到臨頭還不知道閉嘴?

    看看此刻的辛瑟瑟你就知道了。

    什麼叫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看看此刻的錦衣男子,你就有答案了。

    錦衣男子俊眉一挑,惱羞成怒,聲音帶著一絲咬牙切齒的味道怒斥道「無恥!」

    說時遲那時快,一股真氣自他身體而,猛地就將辛瑟瑟震飛了出去!

    「你這個負心漢,再世陳世美!」

    奶奶個熊的,她不會飛啊,這麼掉下去,她豈不是要摔成肉餅?

    她原本還想拉錦衣男子做墊背,誰知道美男這麼不堪調戲。

    哎,早知道她就忍一忍好了。

    果然色字頭上一把刀啊一把刀!

    錦衣男子嘴角又是一抽搐,一股熱氣自丹田而,快地遊走於四肢之間。

    他的臉愈紅熱了起來,豆大的汗水,一粒一粒的從額際滑落。

    夜風從耳邊呼嘯而過,辛瑟瑟又下墜了一會,便隱隱聽見了來自下面的水流聲。

    她心一喜,對著對面的錦衣男子喊道「喂,下面有水聲,我們有救了!」

    錦衣男子沒有回答,但嘴角卻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其實這個他早就知道了。

    他是習武之人,在懸崖上面他就聽到來自下面的水聲,所以在被黑衣人劈中時,他才會放任自己掉下去。

    以黑衣人的內力來看,他們應該還不夠功力聽到來自下面的水聲,以為他掉下去必死無疑,所以才沒繼續趕盡殺絕。

    這群黑衣人出手狠毒,不僅用石灰撒他的眼睛,而且還事先給他下毒了,一看就是預謀已久的,看來這次回去得讓影子好好查查。

    影子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是他培養的敢死隊。

    這些人就像他的影子一樣,不能出現在光明處,卻能替他做一些以他的身份不方便去做的事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終於到底了,相繼「噗通」一聲落到水裡面去。

    現在深秋初冬時節,河水冰冷刺骨,辛瑟瑟一掉進水裡,就渾身打了個冷顫,脖子和手中的傷口遇到冰水,痛得她眼淚都快出來了。

    可是現在不是喊疼的時候,再不上岸,她准得凍死在這裡。

    她浮出水面,借著月光一看,還好,距離岸邊不是很遠,於是兩手揮動,趕緊往岸邊游去。

    等她爬上岸邊,她覺得自己雙手雙腳都凍麻了,整個人如篩子般,不停地顫抖。

    她戰戰巍巍地走到一塊石頭上坐下,兩手環抱著自己摩擦生熱,好一會身體才漸漸有些暖意。

    周圍是密密麻麻的樹林,夜黑如麻,只能看見樹影憧憧和駭人的各種動物叫聲。

    辛瑟瑟生生打了個冷顫,環顧著荒無人煙的周圍,這時才想起一起掉下來的絕色美男居然沒有從河裡出來。

    辛瑟瑟站起來,冷風一吹,凍得她連連打了幾個噴嚏。

    他該不會是個旱鴨子吧?

    不會游泳早說啊,她會啊!

    看吧,現世報來了,不會游泳還要推開她,這會恐怕快淹死了吧?

    辛瑟瑟朝回走,摩拳擦掌準備再次下水救人。

    不是她好心,也不是她好色,而是她有非救不可的理由。

    。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 w w.fantinovels.c o 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