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先發制人

作品:《九天至尊

    第七十三章先發制人既然葉大今天鐵了心要教訓他一頓,那麼葉星辰與其被葉大推著走,倒不如反客為主,來個先發制人。

    「其實嘛,這件事情要說簡單的話,也很簡單,但要說不簡單的話……辦起來還真的有點難度。」

    葉星辰皺緊眉頭,故意露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葉大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掃了葉星辰一眼。

    他倒是想要好好瞧一瞧,這小子就能能給他整出多少門門道道。

    葉大哪裡會了解葉星辰?無一例外,他這樣做,正好給了葉星辰「可乘之機」

    。

    葉星辰微微一笑,慢悠悠地開口:「表哥,您剛回來,不知道葉家現在的情況。」

    葉星辰說著,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而為之,還回過頭去看了一眼身後的李夢蝶。

    緊接著葉星辰又轉回頭來,盯著葉大,繼續開口道:「表哥,我實話告訴您吧,就因為前幾天夢蝶和葉二之間地矛盾,幾乎所有的葉家弟子都被藏書閣里的那位給訓了一頓。

    不僅如此,那位還定下了一個新的規矩,如果有誰不聽他的話,繼續在私底下鬧事兒的話,到時候受到的懲罰可是要比現在眼中十倍百倍呢。」

    葉星辰的模樣甚是誇張,饒是葉大向來都不相信葉星辰的話,這時候也難免會被葉星辰誇大其詞的樣子唬住。

    然而葉星辰並沒有打算就此罷休。

    「表哥,你當初可是在藏書閣裡面呆了不少時間,裡邊那位究竟是什麼脾氣,您應該比我清楚啊。」

    葉星辰又是一驚一乍道。

    果不其然,葉星辰這話一出,葉大的臉上明顯多了幾分猶豫的表情。

    雖然葉大不知道葉星辰剛才的那一番話中,究竟有多少是真的,但是藏書閣裡邊那位的脾氣,他卻是領教了不少。

    教訓葉星辰這件事情是小,但如果被藏書閣裡邊的那位抓住了把柄,到時候事情可就不能像現在這樣簡單了。

    葉大暗自在內心之中盤算了一番,最終還是放棄了將葉星辰和李夢蝶爭執一番的想法。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葉大自認為自己有的是時間。

    「哼,這次就算你們兩個人走運,如果你們下一次還有什麼事情是犯在我頭上的話,到時候我一定不會輕饒你們。」

    葉大冷哼出聲,緊接著他的視線又在葉星辰和李夢蝶兩個人的身上來回打量了一遍,這才轉身準備離開。

    葉星辰和李夢蝶兩個人看到葉大失意而歸,互相對視一眼,嘴角紛紛忍不住上揚起來。

    「表哥,您一路走好啊。」

    葉星辰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沖著葉大的背影裝模作樣地揮了揮手。

    他可不在乎葉大能不能看到他的模樣,能夠把葉大打發走,葉星辰就已經很是開心了。

    然而令葉星辰沒有料想到的是,原本正一步一個腳印離去的葉大,在聽到葉星辰的喊聲之後,卻是突然停下了腳步。

    葉星辰和李夢蝶兩個人一愣神,緊接著忙急忙慌地把自己臉上的笑容全都收斂起來。

    而這時,葉大也已經轉過身子來。

    幸好葉星辰和李夢蝶兩個人反應及時,要不然的話,如果被葉大看到他們兩個人臉上的表情,一準又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

    「葉星辰,你有沒有膽子和我打一個賭?」

    葉大冷不丁冒出這樣一句話。

    葉星辰的眼中立刻多出一抹意外,不過僅僅是短短一秒的時間,他便已經恢復了正常。

    「什麼賭?」

    葉星辰挺胸抬頭,和葉大四目相對。

    「從明天開始,我一共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之後,你要跟我在演武場上來一場堂堂正正的比試,到時候如果我贏了你,你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把你在卧龍山上所獲得的機緣全都轉嫁到我的身上……怎麼樣,你是賭,還是不賭。」

    葉大一邊說著,一邊沖著葉星辰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

    「葉星辰,你不能答應他。」

    將葉大的話全都聽到自己的耳朵當中,李夢蝶立刻露出緊張的神情。

    她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攀在葉星辰的胳膊上,又沖著葉星辰輕輕搖頭。

    在李夢蝶看來,葉星辰絕對不能答應葉大這一場賭注。

    李夢蝶不是不相信葉星辰沒有足夠的實力贏過葉大,而是覺得,葉大所開出的這個賭注,不是一般的大。

    他要的可是葉星辰身上所有的機緣!現如今被葉星辰收入囊中的那幾件機緣,不論哪一件,都是別人夢寐以求的寶貝,都能夠展現出巨大的威力,要是讓葉大將這些機緣全都搶奪過去的話,那麼葉大的實力必然會在短時間內飛速增長,而且必定會超過葉星辰……到時候如果葉大突然在葉星辰的背後下狠手的話,估計還真的沒有人能夠救得了葉星辰。

    這個賭注,葉星辰絕對不能答應。

    葉星辰和李夢蝶相處了這麼長時間,二人早已經產生了默契,如今葉星辰並不用聽李夢蝶解釋,僅僅是看到對方臉上的表情,他就已經清楚了李夢蝶內心當中的想法。

    「放心吧,我沒事兒。」

    葉星辰低頭湊到李夢蝶的面前,小聲安撫了一句。

    葉大見狀,嘲諷出聲:「葉星辰,你不向來都是獨來獨往的嗎?怎麼現在被一個女人給拌住了手腳?」

    葉大這話傳到葉星辰的耳中,卻不見葉星辰錶現出一丁半點生氣的模樣。

    「表哥,夢蝶她好歹也是我的朋友,朋友嘛,難免有些擔心我。」

    葉星辰滿不在乎地開口。

    雖然這番話經葉星辰說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是當這一番話傳到葉大的耳朵當中,卻是讓他方才勉強高漲起來的情緒頓時又跌落到了谷底。

    「葉星辰,你別給我整那些沒用的東西,就說這個賭,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葉大的語氣之中多了一抹不耐煩。

    雖然葉大竭力想將這一抹不耐煩壓制下去,然而這一抹情緒還是被葉星辰感知的一清二楚。

    葉星辰的心裡頓時又歡樂了幾分。

    只不過葉星辰依舊沒有在表面上表現出來。

    「答應嘛,倒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葉星辰一條胳膊環在胸前,另外一條胳膊的胳膊肘抵在上面,手指不停地在下巴上摩擦著,似乎很是糾結。

    「只不過……」

    葉星辰皺著眉頭,慢悠悠地開口:「表哥,有一個問題,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問清楚您的。」

    「什麼問題?」

    葉大不情願地開口。

    「很簡單,既然表哥你都已經明確表示了,如果是你贏了的話,我就要無條件把身上所有的機緣嫁接到你的身上,那咱們反過來想一下,如果到時候是我贏了呢?表哥你又會做出怎樣的賠償?」

    葉大現實一愣,緊接著卻像是聽到了一個極為好笑的笑話一般,當著葉星辰和李夢蝶兩個人的面,「噗嗤」

    一聲笑了出來。

    「葉星辰,照你這話的意思……看樣子你是很有信心能贏得過我了?」

    葉大毫不客氣地嘲諷出聲。

    面對葉大的嘲諷,李夢蝶的心中頓時竄起了幾分怒意,而葉星辰卻像是根本就沒有聽到葉大的話一般,沒有表現出一丁點不滿的意思。

    「表哥,你可不要胡亂猜啊,我剛才就是隨口一說,可沒有跟你做出保證。」

    葉星辰笑著打哈哈:「我就是覺得,如果表哥你今天不作出一點表示的話,到時候這件事情傳到別人的耳朵之中,對您的影響可不太好……」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