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震驚

作品:《九天至尊

    第六十二章震驚洶湧的靈氣不斷從葉星辰的身體當中傾瀉出來,周圍原本安靜無比的空氣也像是突然被人用一根棍子在無形之中攪動了一半,迅速凝聚在一起,轉而形成巨大的漩渦。

    巨大的漩渦飛速轉動著,幾乎要將葉星辰額整個身體都生吞進去,然而葉星辰非但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反而繼續把身體內的靈氣不斷逼出體外。

    隨著葉星辰的舉動,葉天行的神色也越發變得凝重起來。

    說實話,葉星辰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內究竟蘊含了多少靈氣,他只知道自己幾乎要把全身的力氣用光了,這才把全身的靈氣全都逼出了體外。

    而隨著葉星辰的靈氣一同被逼出體外的,還有另外一樣東西——鋸齒鮫靈的殘魂。

    暴露在空氣中的鋸齒鮫靈的殘魂明顯很是不適應現在的狀況,它先是不停地葉星辰的周圍胡亂晃動著,幾秒之後,像是找到了回家的道路一般,沖著葉星辰的心臟處筆直地沖了過去。

    葉星辰眼疾手快,左手隨意一揮,便把自己身體周圍的一抹靈氣帶到自己心臟前面。

    靈氣形成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將鋸齒鮫靈的殘魂嚴嚴實實地擋在了外面。

    鋸齒鮫靈的殘魂嘗試著,想要用字自己的蠻力將擋在葉星辰心臟前面的那道屏障撞開,卻是試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

    最終,鋸齒鮫靈的殘魂用光了力氣,逐漸消停下來。

    葉天行將這一切看在自己的眼中,內心當中更是無比震驚。

    葉天行原本以為白鬍子老頭就已經是葉星辰在這一次的卧龍山之行中最大的收穫,但是令他沒有料想到的是,葉星辰居然還收穫了另外一件神奇的東西。

    在這片大陸之中,幾乎所有的修行之人都深韻一個道理——修行之人本身就是作為一個靈體而存在的,但是他們只能融合天地間自然的靈氣,卻是對其他生物的靈魂有著極大程度的排斥。

    而葉星辰偏偏是那個跳出世俗之人。

    他的丹田之中,不僅僅能夠讓一隻靈蘿的王棲身,而且還容納了另外一隻神獸的殘魂!這絕對是一件劃時代的壯舉!如果這件事情讓外界的人知道的話,那他們豈不是會覺得這是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這件事情究竟會造成怎樣的影響,葉天行不敢想象,也無法想象。

    「星辰,你是怎麼得到這種東西的?」

    葉天行花了好半天的時間才勉強將這一事實消化。

    「回父親的話,是星辰在消滅那隻上古靈獸的時候,靈獸的獸丹一同鑽到我的身體里來的。」

    葉星辰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哦?」

    聽到葉星辰的回話,葉天行眼前一亮。

    「這麼說,你還收穫到了一顆獸丹?」

    「是。」

    葉星辰點點頭,用手指挑起一抹環繞在身體周圍的靈氣,待到葉天行的面前。

    葉天行仔細盯著那一抹靈氣觀察了一番,果然發現,在那道靈氣之中,隱約有一抹淡淡的紅色。

    葉星辰知曉自己早已經被父親全都看穿,他索性也不繼續隱瞞下去,而是將自己這一次在卧龍山上的來龍去脈全都道了出來。

    葉天行將這一切全都聽在自己的耳朵之中,卻是從始至終,沒有表現出一丁點多餘的情緒。

    葉星辰不知道此時自己的父親揪緊在想些什麼,他只得壓著自己內心當中的好奇,繼續為葉星辰講述自己所遭遇到的一切。

    然而令葉星辰沒有料想到的是,就在他的話音剛結束的時候,一直如同是一尊雕像一般站在原地,半響都沒有動彈的父親,卻是突然發動了身形。

    葉星辰渾身一震,他還沒有反應過來,葉天行就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葉星辰又是渾身一震。

    他的大腦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身體卻很是誠實,猛地向後退去。

    葉星辰的父親依舊沒有要放過葉星辰的意思,看到葉星辰向後躲避攻擊,他又立刻發動身形,再次欺身上前,而他的手也適時上前,單手成掌,直接向葉星辰的胸前拍去。

    葉星辰呼吸一滯,他的父親這一次是認真的!清楚這一點,葉星辰也不敢把自己父親的一舉一動視作兒戲,而是聚精會神,立刻調動自己身體周圍的靈氣,讓這些靈氣防護在自己身體的周圍,同時繼續向四面八法逃竄,躲閃葉天行的攻擊。

    葉天行足足試探了葉星辰將近二十個回合,這才心滿意足地收回手來。

    雖然葉星辰經過這一次的歷練,實力大漲,但是和他的父親葉天行相比,還是有著天壤之別。

    一番對抗下來,葉星辰早已經耗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他的身體不停地向後滑去,直到雙腳抵在樹榦上,這才勉強停了下來。

    葉星辰喘著粗氣,濃重的警惕之色依舊沒有從眉眼之間消散而去。

    「體力差了點,還得多加練習。」

    葉天行抬手將自己身上的灰塵掃下去,不經意道。

    聽到自己的父親開了金口,葉星辰這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他站直身子,雙手抱拳,恭敬道:「是。」

    葉天行沒有回話。

    他用餘光掃了一眼不遠處畢恭畢敬地葉星辰,幾秒之後,冷不丁開口:「身體各處的經脈都被人打通了?」

    葉星辰渾身一震,隨即臉上泛起一抹苦笑。

    「果然,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您。」

    葉星辰失笑道:「父親猜的沒有錯,星辰身體各處的經脈確實已經被打通,而且靈氣在身體內的運行程度也好了很多。」

    雖然葉星辰一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有事情瞞的過葉天行,但是實際上他的心裡還存有意思僥倖,所以葉星辰剛才在講述實情的時候,刻意將自己在意識里與另外一個「葉星辰」

    相遇的事情隱瞞下去。

    他本想偷換概念,借用獸丹來把自己全身的經脈被人打通這件事情糊弄過去,卻沒想到葉天行剛才只是試探了他一番,就已經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我還不知道你小子有幾斤幾兩?」

    見葉星辰總算是將隱瞞的事情說了出來,葉天行這才露出了笑容。

    葉星辰無法反駁,只得從自己的父親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既然葉星辰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道了出來,葉天行也沒有繼續為難葉星辰的意思。

    葉天行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抬手在葉星辰的肩膀上拍了幾下,滿意之色更是溢於言表。

    「好小子,有我當年的風範。」

    葉天行連連誇讚,看樣子是對葉星辰這一次所作出的改變十分滿意。

    不過葉星辰的力道著實不是一般地大,即使他已經將自己的力道收斂,但是這幾巴掌拍在葉星辰的肩膀上,還是讓他感覺到很是疼痛。

    然而葉星辰並沒有將自己的痛楚表現出來,只是咬緊牙關,繼續承受著自己父親手上的力道。

    葉天行在葉星辰的肩膀上拍了十幾巴掌,他一邊拍還一邊在暗中觀察葉星辰的表情變化,直到看到葉星辰的表情幾乎從頭到尾都沒有變化,他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葉天行停下自己手上的動作,隨即把自己的手從葉星辰的肩膀上拿了下來。

    「星辰。」

    葉天行長嘆一口氣。

    「父親,我在。」

    葉星辰的內心「咯噔」一下,急忙開口回應。

    「星辰,從小到大,你的成長,我這個做父親的全都看在眼中,如今你也基本上奠定了基礎,這讓我這個當父親的感到非常欣慰。」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