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膈應

作品:《九天至尊

    第六十一章膈應糟了,要壞事兒了。

    果不其然,葉星辰的腦子中才剛剛跳出這樣的一個想法,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便在潛移默化之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哼,誤人子弟。」

    白狐老頭冷哼一聲,嘟囔道。

    守護老人臉色一變,心裡當即也生出了幾分膈應。

    但是礙於葉天行和葉凌風兩人的顏面,守護老人的表面上依舊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地不滿意。

    「回仙人的話,這本《飄雪身法》本是在老夫親自守護的藏書閣中存放的,凡是被放在藏書閣中的書籍,幾乎每一本都是令外界之人夢寐以求的寶貝,如今您卻說這本書是誤人子弟……還請仙人具體告知,這本書究竟是哪裡誤人子弟。」

    守護老人壓著自己內心當中的怒火,依舊畢恭畢敬地和白鬍子老頭對話,豈料這白鬍子老頭就像是故意的一般,臉色非但沒有緩和下來半分,反而越發囂張。

    「我說它誤人子弟,那它就是誤人子弟!」

    白鬍子老頭梗著脖子,一臉不耐煩道:「這小子分明是合天地之靈氣,而你這本飄雪身法則是專門為那些體型纖細而又沒有太多天賦的人編寫,如今你卻把這本書用在這小子的身上,不是誤人子弟是什麼?」

    面對白鬍子老頭咄咄逼人的氣勢,最終,守護老人想盡辦法才勉強壓制下來的怒氣就像是突破了牢籠的猛獸一樣,在驟然之間沖了出來。

    「臭老頭,你胡說什麼呢,星辰他雖然是合天地之靈氣,但是他根據這本書修鍊本身沒有一丁點問題,哪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我看你就是看不慣我對星辰這麼上心,怕我把你這個寶貝徒弟搶了,所以才會說出這樣一番不可理喻的話!」

    守護老人一手指著白鬍子老頭,毫不客氣地將實情道了出來。

    被人戳中了心思,白鬍子老頭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幾分。

    「你你你……你胡說什麼呢!本仙人可是有一身本事,教起這臭小子起來簡直是綽綽有餘,他感激我還來不及,我還能怕他跑了不成?」

    白鬍子老頭明顯是被守護老人剛才的那一番話氣的不清,他指著守護老人的鼻子,一股腦全都罵了回去,但是他的氣勢上卻是在不知不覺之間變得弱了不少。

    「就你?」

    守護老人的臉上立刻露出極度嫌棄的表情。

    「你只不過是星辰偶然在路上撿到的一個臭老頭罷了,我可是親眼看著他從小長到大的,如果真的要按輩分來算的話,星辰可是得叫我一聲爺爺,我了解星辰可不比你了解的少,我才是那個更適合教星辰的人。」

    「我信你個鬼!」

    白鬍子老頭氣的臉紅脖子粗,就差衝上前去跟守護老人打起來了。

    葉星辰眼巴巴地看著正在他面前掐的起勁的兩個人,一時間竟然不知道究竟應不應該上前去勸阻,他下意識轉過頭去,向一旁的葉天行投去求救一般的眼神。

    葉天行畢竟是葉星辰的親生父親,他僅僅是掃了一眼葉星辰,心裡就已經清楚了對方究竟在想些什麼。

    葉天行微微一笑,沖葉星辰道:「沒事兒,守護老人可是好久都沒有像今天這樣熱鬧過了,就讓他們兩個人吵去吧,只要不把葉家掀了,他倆就算是吵上十年半個月都沒有問題。」

    將自己父親的話全都聽到耳朵當中,葉星辰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他只得撇撇嘴,又默不作聲地把頭轉了回來。

    此時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之間的「戰爭」

    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兩個人不斷爭論著,絲毫沒有要屈服的意思。

    兩個剛見面的人就掐的如此不可開交,這可苦了葉凌風。

    葉凌風夾雜在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的中間,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勸誰,他的視線不停地在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的身上轉悠著,腦袋幾乎都要被他們兩個人爭吵的聲音吵大了一圈。

    「兩位,別吵了,別吵了。」

    葉凌風不停地忙活,總算是抓住一個空隙,有了說話的機會。

    然而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壓根兒就沒有聽他的話的意思,兩人相視提前說好了一般,幾乎在同一時間出手,一掌便將葉凌風從自己的身邊推開。

    葉凌風哪裡料想到,自己只不過是好心上去勸架而已,卻沒想到非但沒有勸架成功,反而還被人當成一個礙事兒之人,一巴掌推了回來。

    葉凌風沒有防備,腳下一個趔趄,緊接著整個人便向後仰去。

    幸好葉星辰和他的父親葉天行眼疾手快,就在葉凌風被白鬍子老人和守護老人伸手推開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立刻上前,伸手將葉凌風接到自己的懷中。

    「掌門,守護老人他可是已經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熱鬧過了,就讓他們兩個人吵著去唄,他們兩個人也是難得有這個緣分。」

    葉天行一手扶著葉凌風,不緊不慢地勸誡道。

    葉凌風扭頭瞪了葉天行一眼。

    不過下一秒,葉凌風的神情便緩和了下來。

    「你剛才的話好像也有些道理……」

    葉凌風站直了身子,一手摸著自己的下巴,露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

    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自始至終都沒有把注意力轉移到葉凌風他們這邊,兩位老人就像是兩隻正在戰鬥之中的公雞一般,誰都不願意主動低頭認輸。

    兩人不斷爭吵著,而且大有愈演愈烈的架勢。

    葉凌風見狀,一顆勉強才落到肚子里的心臟再度懸到半空之中。

    而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的爭吵也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兩個人一邊互相推搡著,一邊竟然逐漸向山下走去。

    葉凌風眼睜睜地看著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在爭吵中足足走出好幾米遠,眼皮不由地「突突」

    跳了起來。

    「不行,我得跟在他們兩個人的身後,就憑他們兩個人都臭脾氣,一會兒准得給我把整個葉家的磚瓦都掀了。」

    葉凌風小聲嘟囔著,也馬不停蹄地追趕白鬍子老頭和守護老人而去。

    而葉星辰和葉天行兩個人看著葉凌風倉皇離開的背影,兩人先是互相對視了一眼,而後不約而同地笑出聲來。

    「你小子。」

    葉天行指著葉星辰,半開玩笑道:「看樣子你這一次出去,還真是有不小的收穫啊。」

    葉星辰看著自己的父親甚是欣慰的模樣,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回父親的話,星辰這一次確實有不小的收穫。」

    葉星辰下意識回答道,卻沒有料想到,他這一句話剛剛說出口,葉天行卻是在突然之間變了臉色。

    「說吧,你小子的身上還偷偷藏了什麼我不知道的東西?」

    葉天行將葉星辰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眉眼之中滿都是「瞭然」

    二字。

    葉星辰大概是沒有料想到自己的父親會在突然間對自己「發難」

    ,他先是一愣神,緊接著也迅速將自己的笑容盡數收斂起來。

    「父親,果真是hi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您。」

    幾秒之後,葉星辰反手在自己的頭髮上抓了幾把,略帶有幾分不好意思道。

    葉天行沒有回葉星辰的話,只是嘴角挑起一抹微笑。

    既然已經被自己的父親發現了倪端,葉星辰知道自己今天不可能糊弄過去,他索性斷了這個想法,而是默不作聲地閉上眼睛,凝神聚氣,將自身的靈氣全都逼出了體外。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