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可造之材

作品:《九天至尊

    第五十九章可造之材「老先生當時認為我是一個可造之材,所以提出收我為徒,所以一直都待在我的身邊,至於那個機緣……其實在他的身上。」

    葉星辰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白鬍子老頭。

    其他人聽到葉星辰的話,都下意識把視線轉移到一旁的白鬍子老頭身上。

    「凌仙人,那個機緣……」

    「就知道你們想看,要不然我才不出來呢。」

    白鬍子老頭白了葉凌風一眼,但還是把手伸到袖子裡面,把藏在裡面的那顆眼珠子掏了出來。

    「諾,這就是這臭小子遇到的機緣,你們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東西,對他的修行沒有太大的用處,我這才自作主張,收了過來。」

    將白鬍子老頭的話聽到自己的耳朵之中,葉凌風的臉上頓時露出感恩的表情。

    而一旁的葉星辰也是微微愣神。

    葉星辰原本以為白鬍子老頭是見到李夢蝶,就忘了他這個寶貝徒弟,所以才故意不把那顆眼珠子給他的。

    當時葉星辰還因為這件事情獨自生悶氣,如今看來,倒是他完全錯怪了白鬍子老頭。

    白鬍子老頭之所以不把東西給他,正是因為老頭知道,這東西對葉星辰的修行並沒有什麼用處,反而還可能害了他。

    這樣看來,反倒是葉星辰錯怪了白鬍子老頭。

    葉凌風和其他人都只知道葉星辰如今是白鬍子老頭的徒弟,對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所以他們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葉星辰和白鬍子老頭兩個人之間的「愛恨情仇」

    ,要不然的話,他們肯定是大為震驚。

    「臭小子,你怎麼一直都不告訴我你是葉家的人?」

    白鬍子白鬍子老頭走到葉星辰的面前,抬手在他的腦袋上不輕不重地拍了一巴掌。

    葉星辰雙頭捂著腦袋,小聲嘟囔了一句:「你當初又沒問我。」

    當著葉凌風和自己父親的面,葉星辰還不敢造次。

    「得了吧,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白鬍子老頭憤憤然道:「你不是在那秘境裡邊兒得到了不少好東西嗎,如今回來了,怎麼不拿出來給他們瞧瞧?」

    白鬍子老頭不經意間的一句話,卻是讓葉凌風等人再度驚訝起來。

    「還有?」

    葉凌風扭頭望向葉星辰,雙眸之中迸發出兩道亮光。

    「有……」

    葉星辰嘆了一口氣,無奈道。

    「凌仙人,看樣子星辰這次還真是多虧了您老的幫助,您可是我們葉家的大恩人啊。」

    葉凌風一聽,萬分高興,裝勢便打算再一次跪到白鬍子老頭的面前。

    白鬍子老頭急忙上前,雙手扶著葉凌風的胳膊,死活都不讓他下跪。

    「這些都跟我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你可不要把這麼大的一個榮譽扣在我這個老頭子的頭上,老頭子我可受不起。」

    白鬍子老頭撇撇嘴道:「實際上是這小子有天賦,也有足夠的機遇,而我這個老頭子只不過是稍微幫助了他一下而已。」

    白鬍子老頭想著,既然都已經把事情說的差不多了,再看看他面前的人,想必都是和葉星辰至親至近的人,一時間也就沒了什麼顧慮。

    白鬍子老頭慢慢悠悠著,將葉星辰在卧龍山的秘境當中所遭遇的一切全都講了出來。

    葉凌風等人將葉星辰的遭遇全都聽到自己的耳朵之中,早已經被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他們眼巴巴地望著葉星辰,足足反應了半響的功夫,這才勉強反應過來。

    「星辰,你這一次,當真是如同凌仙人所講的那樣?」

    葉凌風雖然對白鬍子老頭的話很是信服,但是他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葉星辰。

    只有葉星辰親口承認這些事情,他們才能真正相信。

    然而葉星辰並沒有回答葉凌風,他猶豫了幾秒,這才凝神聚氣,調動自己身體內部的靈氣,朝丹田內涌去。

    很快,藏在葉星辰的丹田之中沉睡的靈蘿就被撲面而來的靈氣喚醒。

    靈蘿眨了眨豆子大笑的黑眼睛,不情願地從葉星辰的身體內出來,浮現在人們的面前。

    葉凌風等人僅僅是看了一眼,隨即臉色大變,目瞪口呆,指著在葉星辰的身邊飄蕩的紫色半透明體,卻是半響的時間也沒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這,這……」

    「回掌門的話,這小傢伙是我在秘境當中意外遇到的,看它一直黏在我的身邊,所以才把它收為幾用的。」

    葉星辰解釋著,卻見靈蘿不停地晃動著自己柔軟的身體,似乎是因為葉星辰的話而感到非常高興。

    葉凌風看著這小東西好奇,便也下意識伸出手去,想要觸摸靈蘿。

    然而他的手才剛剛伸出去,就已經被靈蘿感知到了他的意圖。

    靈蘿向後猛地一縮身子,躲到了葉星辰的身後。

    葉凌風頓時感到一陣尷尬,帶著幾分不自然,又把手縮了回來。

    「沒想到這隻靈蘿的脾氣還挺大。」

    葉凌風看似自言自語一般,嘟囔了一句。

    葉星辰的眼眸一亮。

    「掌門,原來它有名字啊。」

    「你不知道?」

    葉凌風挑眉,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一般,斜視著葉星辰。

    「你可別看這小傢伙張著的,是一副柔柔弱弱的可愛模樣,實際上這小東西的本事可大著呢,它可是上古時代遺存下來的靈獸之一,只在一些充滿神秘氣息的古林深處生活,誰知道你小子這次踩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能碰上這麼好的東西。」

    葉凌風還在不停地嘮叨著,可是葉星辰的思緒早已經不知道飄到了什麼地方。

    他還這是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卧龍山之行,居然連著遇到了兩隻上古靈獸,那他這一次豈不是賺大發了?葉星辰竊喜。

    然而令葉星辰感到震驚的事情遠遠沒有結束。

    就在葉星辰為自己這一次所得到的東西暗自竊喜的時候,站在一旁的葉天行卻像是在突然之間發現了什麼一般,冷不丁走上前來,站定到靈蘿的面前。

    靈蘿似乎對葉天行並沒有恐懼感,雖然它依舊瑟縮著身子,但這一次總算是沒有把自己的藏在葉星辰的懷裡。

    「父親。」

    葉星辰畢恭畢敬地道了一句。

    「恩。」

    葉天行則是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依舊把自己的視線黏在靈蘿的身上。

    他將靈蘿打量了一會兒,這才慢吞吞的直起身子來。

    「好像有些不對勁。」

    葉天行盯著靈蘿,嘟囔道。

    葉星辰一愣,內心深處騰升出一抹緊張感。

    「父親,哪裡不對勁?」

    不論怎麼說,葉星辰也已經和靈蘿呆了兩天的時間,他都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葉天行是怎麼發現的?葉天行清楚葉星辰內心當中的疑惑,然而他並沒有看向葉星辰,而是繼續把自己的視線黏在靈蘿的身上。

    「這隻靈蘿……似乎是靈蘿這個群體的王。」

    葉天行這話一說,眾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就連向來對這些事情很是不以為意的白鬍子老頭也不例外。

    任憑誰都沒有料想到,他們原本以為夜行車撿到的是一個青銅,然而實際上卻是一個王者。

    葉星辰哪裡是賺大發了,他簡直是得到了上天的恩惠。

    聽到葉天行的話,葉星辰自己也是足足花了半響的時間,這才勉強反應過來。

    葉星辰僵硬地轉過頭去,和趴在他肩膀上的靈蘿大眼瞪小眼。

    「這傢伙……居然是個王?」

    半響之後,葉星辰這才指著靈蘿,滿是驚訝地開口。

    葉星辰非常不願意相信,這個趴在他的肩膀上,只有領路這一個本事的小東西,居然還是一個王。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