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狼藉

作品:《九天至尊

    第三十六章狼藉他們盯著葉星辰身後的那一片狼藉,雖然沒有開口,但是臉上那震驚的表情,就已經將他們的內心想法全然出賣。

    葉媚也沒有料想到自己會看到這樣一副倒人胃口的場景。

    不過和葉痕以及葉梟兩個人相比,葉媚的定力明顯強了不少。

    葉媚雖然對眼前的景象很是震驚,但卻並沒有在臉上表現出過多的情緒。

    葉媚只是簡單掃了幾眼躺在地上的劉家弟子,便不著痕迹地把視線轉移到了葉星辰的身上。

    「葉星辰,這些人……都是你一個人打到的?」

    葉媚心存幾分猶豫,但還是將心中的疑惑道了出來。

    葉星辰沒有開口,只是沖著葉媚輕輕點了點頭。

    在看到葉星辰點頭的那一瞬間,葉痕和葉梟兩個人的臉色明顯變得難看了幾分。

    「葉星辰,你說這麼多人全多事被你一個人打倒的,你有什麼證據嗎?」

    葉痕搶先一步開口,臉上明顯寫著「不相信!」

    三個大字。

    葉梟雖然沒有開口,但是他的眉眼之間,也顯露出幾分諷刺。

    「反正事情就是這樣,至於相信還是不相信,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

    葉星辰聳肩,絲毫不介意葉痕對自己的敵意。

    葉星辰壓根兒就沒有向他們解釋的心思。

    反正不論他說什麼,他面前的這三個人都不會相信,「其他的話,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就先走一步了。」

    葉星辰沒有給葉痕三人反應的機會,徑直離開了現場。

    「以前一直以為葉星辰真的像其他的人所說的那樣,是廢物一個,如今看來,這人還真有兩把刷子。」

    望著葉星辰逐漸遠去的背影,葉媚的眼眸深處卻是明顯多了幾分讚賞的表情。

    「媚兒,你剛才在說什麼?」

    一直站在葉媚身邊的葉梟沒有聽清楚葉媚剛才所說的話,下意識開口詢問到。

    「啊?沒什麼。」

    聽到葉梟的聲音,葉媚這才回想起來在,自己的身邊還站了另外一個人。

    她迅速將自己內心之中的真實情緒全都收斂起來,隨即又恢復先前冰冷無比的模樣。

    見葉媚沒有讓自己知道的意思,葉梟雖然心有疑惑,但終究還是沒有追問下去。

    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總感覺自己的心裡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葉媚似乎對葉星辰存有一些別的心思。

    「怎麼可能。媚兒向來對強者情有獨鍾,葉星辰他一個廢物,媚兒的眼睛又沒有瞎,怎麼可能看得上他。」

    葉梟小聲嘲諷了一句,隨即搖搖頭,把這個荒唐的想法從自己的腦子當中驅除出去。

    葉星辰對葉痕三人之間的事情沒有一丁點興趣,他的目的只有這綿延數百里的卧龍山。

    葉星辰又向卧龍山的深處走了將近一個時辰,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在不知不覺之中,產生了變化。

    葉星辰感覺自己的身體逐漸變得燥熱起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自己的身體當中融化一般。

    而一直在儲物戒指中沉睡的白鬍子老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鑽了出來。

    「臭小子,你是不是一直在心裡記恨為師,所以想趁著為師睡著的時候,熱死為師啊。」

    白鬍子老頭打著哈欠,顯然還沒有完全從睡夢當中清醒過來。

    而葉星辰壓根兒就沒有聽清楚白鬍子老頭剛才究竟說了些什麼。

    葉星辰只感覺自己的全身都無比燥熱,這些熱氣如同一層保護罩一般,將他的身體團團包裹在其中,讓他沒有辦法感知到外界的事情。

    不僅如此,就連葉星辰的意識,也逐漸變得模糊起來。

    白鬍子老頭一開始還指望著借著這個理由,將葉星辰狠狠訓斥一頓,然而他閉著眼睛等了葉星辰半天,也沒聽到對方開口說出一個字,他偷偷睜開一直眼睛,看到自己面前已經半失去意識的人,臉色大變。

    此時在葉星辰的周圍,赫然有一道淡紅色的結界,這道結界就如同一張巨大的網一樣,將葉星辰牢牢包裹在其中,老頭試圖用自己的靈氣將這道結界破壞掉,卻是沒有一次成功,全都被原封不動地擋了回去。

    這道淡紅色的結界就像是在故意保護葉星辰一般,自動屏蔽所有靠近他的東西。

    「糟了!」

    白鬍子老頭掐指一算,驚呼出聲。

    「看樣子是這小子體內的獸丹正在融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撐過這一關。」

    白鬍子老頭滿臉焦急,他猶豫了幾秒,又「嗖!」

    的一聲,鑽回到儲物戒指中。

    不多時,白鬍子老頭便又從儲物戒指里鑽了出來,只不過這一次他的手上多了一樣東西。

    是一個有半個巴掌大小的葫蘆。

    這個葫蘆通體呈現碧綠色,陽光照射在上面,竟是讓人感覺有涓涓細流在其中流動。

    只見白鬍子老頭用靈氣將這半個巴掌大小的葫蘆托舉到葉星辰的頭頂,不多時,這個葫蘆中盡然流出水來!湍急的水流順著淡紅色的結界傾瀉而下,卻是在臨近地面的時候又消失的無影無蹤,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而更加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雖然這個葫蘆看起來只有巴掌大小,可是從它裡邊跑出來的水,卻是遠遠超過葫蘆所能承受的量。

    還不是一丁半點。

    不過有了這個葫蘆的幫助,葉星辰身體周圍的溫度總算是降下來不少,不過他依舊緊閉雙眼,沒有一丁點要睜開的跡象,看樣子依舊處在昏迷當中。

    白鬍子老頭神情依舊緊張,他圍著葉星辰的身體團團轉了幾圈,最終也他的腳跟處尋了個位置,雙腿一盤,坐在了地上。

    葉星辰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到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天空早已經黑了下來。

    而白鬍子老頭,則是閉著眼睛坐在他的腳邊,也也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在修鍊。

    就連那一層淡紅色的結界,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的一乾二淨。

    「嘿,老頭,醒醒。」

    葉星辰湊到白鬍子老頭的面前仔細觀察了幾眼,這才試探著伸出手去,在老頭的身上輕輕推了幾下。

    「別推了,醒著呢。」

    老頭依舊緊閉雙眼,沒好氣道:「臭死了,離我遠一點。」

    「有那麼臭嗎?」

    葉星辰嫌棄地撇了撇嘴,但還是抬起胳膊湊到自己的鼻子處聞了聞。

    事實果真如同白鬍子老頭所說的那樣,在自己的身上,葉星辰果然問道了一股子臭味。

    葉星辰也說不清楚這股臭味究竟是屬於什麼的,乍一聞,感覺像是肉類腐爛的味道,同時還伴有濃重的腥氣。

    「不對啊,這才一天,我的身上怎麼會這麼臭。」

    葉星辰皺著眉頭,小聲嘟囔了一句。

    「你都修鍊了一天了,身上可不得是臭的嘛。」

    老頭從地上慢吞吞地站起來,回了葉星辰一句。

    「我?修鍊?」

    葉星辰明顯對老頭的說法感到萬分詫異,他反手指著自己,擺明了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可不是嘛。」

    老頭沒有去看葉星辰,而是伸手將懸在半空中的葫蘆拿到自己的手中。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葫蘆就停止了流水的奇特景象,再加上此時的天空早已經變得漆黑無比,如果不是白鬍子老頭主動收回,葉星辰還真不知道原來自己的頭頂上還懸了這麼一個玩意兒。

    「你現在調動靈氣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

    幾秒之後,老頭又吩咐了一句。

    葉星辰疑惑之心更盛,他運行凌厲,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里多了點東西。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