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一抹冷笑

作品:《九天至尊

    第八章一抹冷笑葉梟的話成功引起葉媚的注意。

    葉媚不著痕迹地掃了葉星辰一眼,隨即又默默地把視線收了回來。

    「葉痕哥,怎麼回事?」

    葉媚緩緩開口,聲音之中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葉星辰他違背族規族訓,不經同意,擅自闖入禁地之中,我正要去吧事情稟告守在結界缺口處的長老,請求他們用家法處置葉星辰。」

    似乎是因為葉梟和葉媚兩個人的出現,葉痕的底氣顯然足了不少。

    將葉痕的話全都聽到自己的耳朵之中,葉星辰的嘴角忍不住泛起一抹冷笑。

    違背族規祖訓,擅自闖入禁地,這頂帽子扣在他葉星辰的身上,還真不是一般地大啊。

    不過葉星辰倒不知道這時候會有人跳出來替自己說話。

    葉痕可是萬眾矚目之人,而葉星辰只不過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葉家人,孰輕孰重,隨便一個心裡有一桿秤的人,都拎的清清楚楚。

    這時候跳出來替葉星辰說話,豈不是擺明了在和葉痕葉梟兩兄弟作對?然而誰都沒有料想到,葉媚偏偏做了最不可能之人。

    「葉痕哥,這裡都是葉家的弟子,我看這件事情就別鬧出這麼大的陣勢了吧,萬一傳到別人的耳朵中,豈不是會被有心人抓住咱們葉家的把柄?」

    葉媚開口道。

    葉媚這話一出,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露出了異樣的神色,就連向來以冷淡著稱的葉梟的眉眼間也生出了幾分不相信。

    而方才還吵吵著要將葉星辰偷進結界之事告訴外面長老的葉痕更是驚訝地長大了嘴巴。

    「葉媚,這可是欺師的大事,更何況我又身為隊長,我要是不把這件事情稟告各位長老的話,到時候這件事情傳出去,外面的人豈不是會說我這個隊長失職?」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葉痕第一個反對。

    「媚兒,大哥說的沒錯。」

    原本打算站在一旁看戲的葉梟也忍不住開了口。

    葉痕可是他的親哥哥,二人從小關係就很好,再加上葉梟也對葉星辰沒什麼好感,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機會,當然要緊緊把握住了。

    葉媚掃了葉梟一眼。

    葉梟立刻噤聲。

    「葉痕哥,我知道你身為隊長,也有自己的難處,可咱們葉家祖訓的第一條就是,同生為葉家弟子,當以團結和睦為主,今天你要是把葉星辰推到各位宗族長老的面前,不僅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會親手把你自己推到不仁不義的境地當中。」

    「葉痕哥,這其中孰輕孰重,我覺得你要考慮清楚。」

    葉媚的話音剛落,葉梟的內心之中立刻騰升出一股濃重的不滿。

    然而在葉媚的面前,葉梟並不敢將這種不滿表現出來。

    外人只看著葉梟和葉媚兩個人青梅竹馬,儼然郎才女貌之相,實際上只有葉梟自己才清楚,葉媚之所以總是和他待在一起,實際上只是為了躲避那些三番五次騷擾她的人,作為回報,葉媚則是傳授葉梟一些獨門秘術。

    說實話,當初如果不是葉媚在修鍊這種事情上幫助葉梟許多,估計葉梟的天賦,根本連現在的一半都不及。

    方才葉媚看似不經意的那一眼,實際上是對葉梟的警告。

    「這……」

    葉痕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和眼前這位女神私底下的門門道道,將葉媚的話全都聽到自己的耳朵之中,葉痕也變得猶豫起來。

    葉媚剛才的那一番話確實沒有說錯。

    在被自己抓包之後,葉星辰依舊沒有表現出一丁點懼怕,萬一是外邊的那些長老早有授意也說不定,如果自己這時候莽撞行事,很有可能會正好撞到槍眼上,到時候非但不能讓葉星辰出醜,反而會讓自己惹得一身騷,這樣想來,的確不划算。

    「葉媚,那你說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辦?」

    葉痕的雙眼軲轆一轉,又將這個燙手的山芋拋到了葉媚的手中。

    葉媚冰雪聰明,早就料到葉痕會來這麼一出,她也沒有過多地表現出什麼,只是微微一笑,從容開口:「很簡單,既然葉星辰選擇進入到這個結界當中,那麼他肯定和大家的想法一樣,也想在這個結界中找到一些適合自己的寶貝,與其大家同處一地,看著互相煩躁,倒不如各退一步,其他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葉星辰獨自一人在這秘境中摸索……至於生死,那就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

    「我覺得可以!」

    葉媚的話音剛落,葉星辰就迫不及待地開口。

    葉媚剛才的那一番話簡直再符合他的心思不過了。

    葉星辰本就體質特殊,而且他現在的實力遠超別人所認為的程度,若是真的繼續和這群人共同前行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必然會暴露自己真正的實力,與其被別人發現自己的不對勁,倒不如自己先發制人,儘早脫離隊伍。

    雖然葉痕很想立刻答應下來,然而身為一個隊長,他深知匆忙答應必然不合責任。

    一時間,葉痕滿臉為難之色,卻是遲遲不肯開口。

    一來二去,葉梟終是看不下去了。

    「大哥,我覺得媚兒說的不無道理,更何況葉星辰自己也同意了,你還糾結什麼?」

    葉梟的聲音之中隱約多了幾分不耐煩。

    葉梟巴不得葉星辰這個廢物能快些脫離葉家的隊伍。

    即使葉梟當初見識過只是黃品天賦的葉星辰將比他高好幾個檔次的葉三打趴在地上,然而在葉梟的心裡,葉星辰那次實際上也只是僥倖罷了。

    就憑著葉星辰的那點本事,放他一個人再這凶多吉少的秘境當中,估計也撐不了多長時間。

    更何況葉星辰自己都同意了,到時候要是葉家的各位宗族長輩問起來的話,大可以把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到葉星辰一個人的身上,再加上現場這麼多人作證,到時候想必葉家的那些宗族長輩也不可能追究什麼。

    「成,那就聽葉媚和二弟的吧。」

    葉痕這才下定決心。

    他轉過身子來,又三步並做兩步,走到葉星辰的面前,滿臉兇相,惡狠狠道:「葉星辰,既然你自己都已經開口了,那我就尊重你的選擇!從現在開始,你是你,我們是我們,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至於前方兇險,聽天由命吧。」

    「求之不得。」

    葉星辰咧嘴一笑,大步流星,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濃密地叢林之中。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