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中途被打斷

作品:《心尖摯愛:秦總獨寵小嬌妻

    第三百零五章中途被打斷「這……」

    「我這不是……」

    「你說你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子吃醋。」

    陸晨曦扁扁嘴,側身坐在床邊把秦笙攬在自己的懷裡,「你個小丫頭,看到了吧,你爸爸多喜歡你,你居然還好意思說他不愛你。」

    秦笙眨巴著眼,「媽媽,你這些天一直都在調侃我,我都已經知道錯了,況且,爸爸他也變了,之前的那個人,他可是一直都在你身邊轉圈圈呢。」

    聞言,陸晨曦懲罰性的在她的鼻尖上颳了刮,「對,你說的都是對的,媽媽不跟你爭。」

    秦時影眉眼裡儘是欣喜,上前把她們倆都抱在懷裡,「我答應你們,從今天開始,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離開你們了。」

    「你說的,永遠都不會離開了。」陸晨曦謹慎的問著,眼眸中的堅定讓秦時影更是確定。

    秦時影低頭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嗯嗯,永遠都不會離開。」

    秦笙開心的拍手叫好,咯吱咯吱的笑聲引人心情舒暢。

    入夜,秦笙被秦時影哄睡著之後,他們才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陸晨曦關上房門后莫名的有些自責,看著秦時影從盥洗室進進出出的身影,幾次想要開口說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秦時影看到陸晨曦一直站在門口,不禁有些好奇,「怎麼,不習慣了?」

    「沒有。」陸晨曦搖頭否認著,上前站定在他面前,「秦時影,對不起,因為我的判斷,讓秦氏集團現在落入了奸人手裡。」

    「今天下午,方元給我發信息說,秦氏集團更名易主了,公司里最大的持股人,是林靖。」

    提起他,陸晨曦心裡就滿腔的怒火,垂在雙腿邊粉嫩的拳頭也在不自覺的攥緊了許多。

    秦時影面上失落的表情一閃而過,拉著她的手讓她往自己懷裡走過來。

    「不過就是一家公司而已,我們會有辦法爭回來的,你別太生氣了,氣壞了自己可就不值得了。」

    「怎麼可能只是一家公司呢,那裡面傾注了你我所有的心血,就這樣拱手讓人,我真的很不服氣。」

    陸晨曦委屈巴巴的說著,看著秦時影的面容充滿了期待。

    「秦時影,你的各項都比我要優秀的多,要不然,你就想想辦法把公司搶回來,或者說,我現在就做一份聲明,自己簽字的文件不算,你已經恢復記憶了,秦氏集團的總裁還是你?」

    想到這兒,陸晨曦就好像想到了什麼辦法一樣,就要著急的往書房裡走去的時候,秦時影又連忙把她拉了過來。

    看著她著急心焦的樣子,秦時影心疼的輕撫著她額前的碎發。

    「你別著急,這次的事情是對方早有預謀,想要再把秦氏集團奪回來是件不可能的事,我們只能另想辦法了。況且,這些年一直都是你在管理著公司,對於裡面的情況你最清楚不過,我突然插手進去,沒有任何作用。」

    「那……」

    「晨曦,你聽我說,現在你最主要的是讓自己冷靜下來,好不好?」

    陸晨曦遲疑著,微皺的眉頭久久都不能舒展。

    本來她以為在秦時影恢復記憶的時候她可以名正言順的把秦氏集團交還給他,可是現在,她居然是把公司當著他的面給親手弄丟了。

    秦時影握了握她的手,把她輕擁在自己的懷裡,「現在,我們可以休息了嗎?」

    「嗯?」陸晨曦不解,「你困了就去睡吧,我還得去……」

    陸晨曦就要往盥洗室走去,秦時影卻不肯撒手,一直抓著她的手沒有任何鬆懈的感覺。

    看著他唇角上的壞笑,陸晨曦倏然間紅了耳垂,「你……」

    「走吧。」

    秦時影呢喃著,低頭探尋著她的唇瓣。

    陸晨曦只覺得有涼薄一樣的觸感在自己的唇瓣上溫柔的輕啄著,沉重的喘息聲在兩人之間交雜著,空氣中曖昧的分子到處漂浮著。

    陸晨曦終是放鬆般的把手隨意的放在他的胸膛之上,任由他把自己抱到床上。

    別墅後院里,燈火通明。

    劉嬸和德叔看著他們卧房裡的燈被熄滅,皆是微微一笑。

    這才是他們認識的秦時影,做事乾脆利落不帶絲毫的拖沓,總是要比之前沒有恢復記憶的時候要好很多。

    「得了,不早了,我們也去休息吧。」德叔唏噓道,看著劉嬸的視線充滿了調皮。

    劉嬸微笑的面容在看到德叔之後瞬間變臉,乾脆斜了他一眼就快步的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還有些緊張的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不經意的回想起剛才德叔的樣子,一張臉頰也透露出微微的羞紅色。

    翌日,陽光緩緩升起,瞬間點亮了落地窗裡面的光景。

    白色被子下,秦時影把陸晨曦緊抱在懷裡,看著她沉睡的眼眸,微微低唇吻在她的眼角處。

    這些年,她要堅強很多,眼眸里的堅強,讓他總有種心疼的感覺。

    在醫院裡他曾經看到過當時的新聞,而他墜機的時間正好是孩子出生的時間,公司當時又處於內憂外患的階段,陸晨曦一個丫頭,他甚至都沒有把更多的重要內容交代給她,她又是怎麼扛過來的。

    想到此,秦時影心裡就是一陣酸澀,覆在她胳膊上的手更是輕微的摩挲了兩下。

    片刻后,陸晨曦只覺得自己的臉上有些奇怪的觸感,睜開眼就看到秦時影在吻著自己的額頭,向後退了一點輕易的躲開他的觸碰。

    「秦時影,大白天的你別耍流氓啊。」

    「什麼耍流氓,我親自己的妻子,還需要管這些?」秦時影反駁道,直接把陸晨曦扳倒在自己身下,俯身在她的脖頸處輕喘著。

    聞言,不禁讓陸晨曦有些無言以對。

    就在兩人漸漸迷失的時候,房門被人突然打開,驚的秦時影連忙快速的從她的身上轉下去,面色略有猙獰。

    陸晨曦抱緊了胸前的被子,看到秦時影的樣子莫名的被戳中了笑點。

    轉眼看到房門口,秦笙眨巴著一雙帶有淚滴的眼睛走了進來,看著床上的兩人哇哇哇的就哭了起來。

    「昨晚你們倆在一起睡都不帶我,爸爸偏心!」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