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4章我想知道

作品:《吻安,邢醫生

    第324章我想知道林森傑著急的坐在床邊,繼續撥通她的號碼,金嬌月從工廠出來,摘下口罩,看到備註,整個人愣住,隨後按下接聽鍵。

    「嬌月,是我,我醒來了,你在哪裡,我要見你。」

    金嬌月看了眼時間說:「今天太晚了,進城不太方便,改天吧。」

    「那,那我去找你,你等我。」林森傑現在最想見到的人,只有她。

    金嬌月連忙說:「我今天挺忙的,而且我們的關係還沒有達到非要見面的地步。」她說完直接掛斷電話,一丁點餘地都不給他留。

    林森傑盯著手機發獃了很久,便直接坐電梯去院長辦公室,他手指輕點著桌面,留戀的撫摸著這張象徵權利的桌子。

    袁紹團拿著文件進來,坐在椅子上:「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他雙手撐在桌面上打量袁紹團:「老袁,這個位置是不是坐的很舒服?」

    他屁股重重坐了幾下:「還可以。」

    林森傑看到他的工作,以為他是在挑釁,心裡的憤怒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這個位置原本就是我的,根本輪不到你。」

    袁紹團雙手交叉放在桌前:「你想去董事會找那幫人?我想,我應該早就告訴過你,副院長這個位置不是什麼人都能爬上的,你的副院長是蔣慶雲指點給的,至於他的目的是什麼,我應該不用明說吧?」

    他一直以為他的副院長職位,是憑著自己的實力和閱歷得來的,沒想到,到頭來確是蔣慶雲的一句話,原來蔣慶雲提拔他,就是見他在醫院根基未深,很好控制,關鍵時候還可以使用下三濫的手段解決掉他,醫院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醫院這裡他是徹底待不下去了,他只能另找工作,以他的學歷,再加上閱歷,應該也會有不錯的醫院要他,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林森傑握緊拳頭,轉身,步伐沉重的朝門口走去。

    袁紹團盯著他的背影,開口:「如果你還想做一名醫生,合格的醫生,你就可以留下來,跟邢越一起,我們一起為病人做點事。」

    林森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他扭頭,不確定的問:「你,你是在問我嗎?」

    「當然,或者你有更好的去處,你留下來職位不變,但是你不能做損害病人利益的事情,比如阿獨。」袁紹團舉出例子警告。

    「自從你把阿獨擠出這個項目,確實為醫院帶來可觀的效益,但是也有很多老顧客反饋,藥效是遠不如以前了。」袁紹團拿出一份文件,放到他面前。

    所以他獨佔這個藥膏,也沒有達到很好的效果,反而越做越差勁。

    袁紹團朝門口喊:「阿獨,進來吧,以後你們就是同事,好好相處。」

    他們下班,一起走出醫院,大家說好要吃個團結飯,爭取以後把醫院弄得更好,他們一出門就看到柳青提。

    譚金耀起鬨:「邢越,你媳婦兒找,你不能這就被拐跑了啊,我們這些人還等你回來一起喝酒呢!」

    邢越面無表情朝她走過去,站在她面前時,原本掀不起任何波瀾的情緒,慢慢變得熱烈,眼眸也變得柔和。

    「說好,今晚要聚餐。」他推不開。

    柳青提挽起他手臂:「是老袁請客嗎?」

    邢越應了聲,她拉著他高興的朝那一堆人走過去:「什麼時候跟老袁那麼見外,老袁,既然是你請客,介意多副碗筷嗎?」

    袁紹團笑著說:「都是自己人,還說什麼介不介意的,走吧,我開車到前面,你們在後面跟著。」

    譚金耀跑過去,勾搭院長大人的肩膀:「老袁,你等等我,我只想坐你的車。」

    柳青提看向站在路邊的人:「陪我也是開車過來的,要不然,我接人過去?」

    邢越站在她身後,眼神質問她,她想接誰過去?除了他,誰都不可以。

    他從口袋掏出鑰匙遞給林森傑:「接人跟上。」

    林森傑神情錯愕接過,之前他們還鬧得水火不容,沒想到跟同一個做事之後,反而和諧了許多。

    柳青提啟動車子:「邢越,你這邊的事情忙完了嗎?我們要回去結婚了。」

    邢越應了聲,眼神肯定的看向她,這輩子,他們都非彼此不可。

    這時他手機鈴聲響起,他看了眼是個陌生號碼:「什麼?好,我馬上來。」

    柳青提了解到呂敬華出事了,目前在醫院,於是車子偏離軌道,朝反方向開去。

    譚金耀透過後視鏡看到柳青提的車沒有跟上來,嘴裡嘟囔著:「他們這是去哪裡,怎麼沒跟上來。」

    袁紹團扭頭看了眼:「是啊,邢越他們去哪裡了?」

    譚金耀靠在車椅上,一副大爺的姿勢,拿出手機,撥通邢越的電話號碼,可邢越竟然拒絕接聽了,隨後柳青提發來一段語音。

    「我們臨時有事,暫時就不去了,下次,我們請客。」

    他們奔跑在醫院的走廊上,看到岳汀筆直的站在門口等候,他走過去質問:「他只是個病人,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也想找出你父母的死因,我查出呂敬華有隱瞞的部分,一直以來,有人在幕後幫呂敬華隱去痕迹,而且這個人一定是高手,要想知道全部的真相,就要讓他開口。」岳汀冷冰冰的說。

    他說的每個字,就像是一個冷血殺手,全身上下沒有任何溫度,唯一能讓他整個人沸騰起來,只有不停地傷害別人。

    邢越淡定的說道:「他讓我們別再查下去,結果未必是我們能承受的。」

    「所以,你就要放棄了,你不再去管你父母到底是被誰害死的。」岳汀質問。

    「我想知道,但,我不會像你這麼極端,他只是個失憶老人,問不出什麼。」邢越勸阻。

    正當他們還為這件事爭吵不休的時候,醫生走出來:「誰是病人的家屬?」

    柳青提走上前:「我是。」

    「病人沒什麼問題,只是受刺激暫時昏迷,等醒來就可以出院了,去辦理繳費吧。」醫生遞給她收費單。

    柳青提接過看了眼,直接掃上面的二維碼,在線繳費,她看向堵在門口的兩人。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