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27章素未謀麵卻思念至極(2 / 2)

作品:《厲總,夫人她罪不至死

她是個幸福的小孩。

「爸爸,我想吃糖葫蘆。」

白邱璟步伐輕輕一頓:「怎麼會忽然想吃糖葫蘆。」

「剛才路邊上看到一個爺爺在賣,以前院長媽媽也給我們買過,但一個人隻能吃一顆。」念初小心翼翼的說,她看不到白邱璟的臉隻能聽他的語氣,如果爸爸不高興,她就不吃了。

「好,等下爸爸看到了給你買一串。」

念初語氣裡掩飾不住的驚喜:「我可以吃一串嗎?」

「當然可以,你以後想吃什麼都和我說,我給你買。」

白邱璟背著念初回去,迎麵碰到了陸霆川,倆人看了一眼沒說話直接就離開了。

陸霆川抱著兩個孩子杵在原地,看著擦肩而過離開的白邱璟,他看著他背上的小姑娘。

這是白邱璟在孤兒院收養的女孩,白家人也勸過白邱璟結婚的事,但白邱璟一直對結婚不感興趣,也沒遇到喜歡的人,他不想為了結婚去結婚。

白父白母見勸說無用後就任由他去了。

父母倒不是擔心他一輩子打光棍,隻是怕他孤獨終老,人的一生太長了,一直一個人太累了,父母始終不能陪著自己的孩子走到最後。

他們希望的是白邱璟老的時候身邊也有個人陪著。

白邱璟知道他們的想法,這些年他一直在做慈善資助孤兒,捐款孤兒院,在卻福康孤兒院的時候,看到一屋的小孩,又想到白母對他說的那些話。

既然不結婚那就要個孩子吧,也讓父母安心點。

領養孩子的手續複雜又多,白邱璟是親自跑的,辦完一切手續後才去領養的孩子,選了一個叫「初初」的小姑娘。

白邱璟給她取名叫「念初」

念初很懂事聽話,還是一個嬰兒的時候就被遺棄到孤兒院裡,她性子安靜,院長說幾乎很少看到她哭。

白邱璟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就坐在紫藤樹下的院子裡畫畫,畫紙上是一個耀眼的太陽。

……

陸霆川看著白邱璟把小姑娘背下去,沒有談過戀愛,沒結婚的白邱璟,沒想到是最會當父親的。

「陸總。」身後推著嬰兒車的林嬸叫了一聲他。

陸霆川回過神,他抬起頭,正好看到一排鳥往南飛,快到冬天了,候鳥留不住。

原來沈知初沒有重生,會是這樣的。

厲景深悔恨每一天,白邱璟終生未娶,沈清的作品被掩埋,死了一個江亦鳴,似乎全是遺憾。

陸霆川來到沈清墓碑前看著下麵放著的向日葵花,還有一把糖。

他真的連一個小孩都不如,一個從不認識沈清的小姑娘,看到照片裡消瘦的沈清都會把懷裡的糖給她。

可他卻沒有給過她半顆,沒在她活著的日子給她一點甜。

「阿清,我帶著兩個孩子來看你來了,我會努力成為一個善良的人,多做好事,會把兩個孩子好好撫養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