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26章白邱璟終身未娶(1 / 2)

作品:《厲總,夫人她罪不至死

第726章白邱璟終身未娶

陸霆川聽著厲景深咳嗽,想想,今年的厲景深已經三十五歲了,他依舊沒逃離過命運,沈知初死後,他記得沈知初說的話好好活一輩子。

他是還活著,可每天都是抽煙酗酒,年紀輕輕,肺卻老化的像個遲暮老人。

他的一輩子就是三十六歲。

「厲景深,你怕死嗎?」

「不怕,比死更絕望的是生不如死。」

「那你想死嗎?」陸霆川問。

「想啊,每分每秒都想去見她,可她不要我死,也不想見到我。」厲景深口中說的那個「她」就是沈知初。

沈知初恨厲景深,就像沈清恨他一樣,以為死了就能見到的人,指不定死了也見不到。

「像我們這種人,往往輕而易舉得到的都不珍惜,失去才後悔,想用搶的方式讓一切回到原位,卻把人越推越遠,周而復始,心有不甘,悔恨離場。」

厲景深聽著陸霆川的話陷入沉思,他從上衣口袋裡拿出煙和打火機點上,吸了一口,吐了一口煙。

青煙寥寥,風一吹就散開了,厲景深吸了兩口煙就開始咳嗽,都說吸煙是為了解愁,可厲景深更像是為了折磨自己想讓自己快點的死去。

「少吸點煙吧……」

「沒用了,已經得病了。」

陸霆川一怔:「如果你想治療,我這裡可以去研究葯……」

「不用了,我就等這一天,再長真的熬不過去了,我熬了這麼多年,現在換你熬了,陸霆川現在就該是你嘗報應的時候,你還留著兩個孩子,好好養大他們。」厲景深看著墓碑上沈清的照片,忽然間想起什麼往事,滿目哀色。

「我以前覺得沈知初的心挺狠的,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現在對比起來,我覺得沈清比她還要狠,女人的狠都是被人逼出來的,陸霆川你是怎麼逼她,讓她生下孩子也要選擇放棄的?」

沈清本應該活的更好,如果沒有碰到陸霆川,或許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編劇了,她自己打工賺來的錢也能上大學,過完人最普通的一生。

「別說我了,你還不是讓一個女人死在了大火裡,沈知初的死可是為了報復你。」字語間滿是嘲諷,可語氣卻很平靜,不帶任何感情。

厲景深嗓子沙啞:「她成功了。」

「沈清也成功了。」陸霆川問,「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厲景深放下手裡的煙看著陸霆川,等待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如果沈知初還在,和別人在一起了,你會怎麼做?」

「我會不甘心,會捨不得,會不情願,會不服氣,但這些情緒加起來都比不過慶幸,慶幸她還在,如果她還活著,我願意用我一生求而不得換她幸福,我想看著她穿著婚紗走向她的幸福,我放過她,隻要她不死,隻要她餘生安好,幸福快樂。」厲景深苦澀笑著,眼睛酸痛難忍,他眼眶通紅,腦子裡忽然浮現出一個畫麵,沈知初提著裙擺奔向她的幸福。

而他,正落寞的站在她身後不起眼的角落裡,從心有不甘再到慢慢放下。

暖陽清風下,知了不知疲倦的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