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2章詭異魔樹

作品:《太古吞天訣

    第462章詭異魔樹「這是何等劍術!」

    曹虎心神震撼,狂吸一口氣。

    這種劍氣波動,令他都是有些膽寒。

    噗嗤!

    隨著林寒一劍揮出,巨大的赤炎劍芒掠出,好似將天地都化為火海。

    一聲嘶吼傳出,那頭獅虎獸被赤炎劍芒,攔腰切斷,直接隕落。

    火雲狐和熾雷豹也是怒吼連連,身上出現焦黑痕迹。

    「魔神之矛!」

    林寒另一隻手,朝著虛空一抓,魔神之力涌動間,一口金色的戰矛,顯化而出。

    林寒手握魔神之矛,投擲而出,化為一道金色長虹,再度洞穿火雲狐的身軀。

    「不!」

    曹虎眼睛都紅了。

    這三頭妖獸,乃是他耗費了大量心血培養的,也是曹虎最強的手段。

    而現在,直接是被林寒斬殺了兩頭。

    「八極輪迴劍訣,山之極!」

    林寒劍招再度變幻,虛空中出現一個土褐色的卦象。

    正是艮卦,代表山。

    這一劍,同火之極不同,代表山之厚重,彷彿能力壓萬鈞。

    劍鋒震蕩而下,彷彿太古山嶽壓落而下。

    直接將最後一頭熾雷豹,給壓成了肉泥!

    「韓臨,你要付出代價!」

    曹虎太陽穴青筋暴突,臉色猙獰。

    他長久以來的心血,培養的三頭妖獸,盡皆隕落!

    這一刻,在暴怒的同時,曹虎隱隱,也是有了後悔之意。

    早知如此,他就不會因為紅粉郎君的一點利益,答應出手對付林寒。

    似乎是看到了,曹虎眼中那閃過的一絲後悔之意。

    林寒語氣冷然道:「現在才覺得後悔嗎,晚了!」

    曹虎見狀,面色獰然,拿出一個號角模樣的神兵,滿臉厲色道:「韓臨,我算是見識到了天生聖者的厲害!」

    「但是,你還是殺不了我!」

    嗯?

    林寒反倒好奇了,微微側頭。

    「此乃我獸魔宗的特殊神兵,名為妖獸號角!」

    「只要我一吹動,號角就會釋放特殊音波,吸引四方妖獸,到時候你難逃一死!」

    曹虎被逼絕地,不得已拿出壓箱底的寶貝。

    「那你便試試。」

    林寒絲毫不理會,橫劍殺出。

    「可惡!」

    曹虎直接吹動妖獸號角。

    嗚嗚!

    一股特殊音波擴散而出,片刻后,四方叢林便傳來了動靜。

    轟隆隆!

    再度有諸多凶獸,匯聚而來。

    「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曹虎掀起瘋狂的笑,他現在只想讓林寒死!

    「吱吱!」

    小黑跳了出來,發出吱吱叫聲,好似在憤怒的叫喊著什麼。

    這聲音傳出,那些奔襲而來的妖獸群,頓時止步,開始如潮水一般褪去。

    小黑可是連黑暗龍猿,都敬重的存在,它們這些妖獸敢冒犯嗎?

    「這……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曹虎要瘋了,血紅著雙眼,瘋狂吹著妖獸號角。

    但那些妖獸依然撤退,沒有停留。

    「怎麼會這樣!」

    曹虎跪在地上,心膽欲裂。

    妖獸號角,可是獸魔宗的寶貝,從來未曾失靈過。

    「是這隻猴子!」

    曹虎目光死死盯著小黑。

    「現在你也算知道我是怎麼脫身的了,讓你做個明白鬼,已經夠仁慈了。」

    林寒臉色淡漠。

    「不……不要,我可以幫你對付紅粉郎君!」

    曹虎徹底慌了,跪在地上,臉色煞白,開始求饒。

    別看摩羅王國的血榜天驕,一個個凶神惡煞,但是臨近死亡,都是一個樣。

    「晚了!」

    林寒一劍揮殺而去!

    林寒心性淡漠,本就不是特別良善之輩。

    加上曹虎的舉動,已經令林寒殺意滿腔。

    所以,結果沒有絲毫意外。

    林寒手中劍鋒震蕩,一劍封喉!

    一顆頭顱,伴隨著鮮血飈飛。

    摩羅王國血榜第十,身隕!

    曹虎最後的表情,凝固著驚恐以及濃濃的悔意。

    若能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因為一點蠅頭小利,就答應幫紅粉郎君對付林寒。

    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葯吃。

    曹虎錯誤的選擇,所付出的代價,是他的性命。

    「等著,我會讓紅粉郎君去替你作伴的。」

    林寒嗓音冰冷。

    曹虎的確該殺,但還有一個始作俑者更該殺,就是紅粉郎君。

    「不能再拖延了,趕快尋找聖朝遺藏入口。」

    解決掉曹虎后,林寒也是開始深入萬妖巢。

    他和其餘天驕相比,已經落後了很多。

    可能無法第一時間,發現聖朝遺藏入口。

    但聖朝遺藏內,可能也頗為詭異復。

    所以,林寒倒也沒有太擔心,自己會失去機緣。

    有了小黑在身旁,萬妖巢內,幾乎沒有妖獸敢對林寒出手。

    林寒的進程,也是格外順利,很快就深入了,萬妖巢山脈深處。

    一路過來,林寒也是看到了,無數妖獸的斷肢殘骸。

    當然,也少不了四大王國的一些天驕。

    可想而知,這些王國天驕和妖獸,廝殺地何其慘烈。

    當然,在天驕屍體當中,林寒沒有看到頂級天驕。

    以劍魁,華無修等人的實力,這些妖獸還無法對他們,造成致命傷害。

    在一個時辰后,林寒總算是得到了,聖朝遺藏入口的消息,他立即朝著那個地方趕去。

    一刻鐘后,林寒來到了一處非常隱蔽的山谷。

    整個山谷,形似馬蹄形,外圍全被各種藤蔓植物包裹,遠遠望去,根本看不到什麼入口。

    「原來在如此隱蔽的地方。」

    林寒喃喃道。

    怪不得聖朝遺藏,許久都未曾被人發現。

    一是萬妖巢這種地方,也沒幾個人敢來。

    二是這入口處,實在過於隱蔽,很難找尋。

    但現在,那入口處,已經被之前進入的天驕,開闢出了一條道路,林寒可以直接進入。

    就在這時,林寒身後傳來一聲帶著哭腔的嬌呼之聲。

    隨後,就有一個嬌小的倩影,撲到了林寒懷中。

    「林寒!」

    來人不是呂紅嫣,還是何人。

    不遠處,凌墨書,凌墨音,玄蓮,空空,韓靈萱等神崖學院弟子,也是相繼現身。

    「下次,不要再那樣了好嗎?」

    呂紅嫣妙眸朦朧。

    她雖然對林寒有信心,但也害怕出什麼意外。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林寒摸著呂紅嫣的腦袋。

    凌墨音,韓靈萱也是放下心了,但仍舊心有餘悸。

    不過,她們看向呂紅嫣的目光,都是隱隱帶著幾分艷羨。

    呂紅嫣可以毫無顧忌的撲進林寒懷中,她們卻是不行。

    林寒目光掃去,發現神崖學院弟子中,少了很多人。

    他內心略有歉疚道:「抱歉,諸位,都是因為我的關係。」

    「韓兄,何必說這種話。」

    凌墨書立刻打斷了。

    「就是啊,若沒有韓師兄,我們現在恐怕全軍覆沒了。」

    「沒錯,韓師兄拼了自己的性命,助我們逃脫,我們感激還來不及呢!」

    一些神崖學院弟子,紛紛開口道。

    「多謝諸位諒解,我已取了那曹虎的性命,接下來也將誅殺紅粉郎君,祭奠死去的師兄弟們。」

    林寒語氣堅定道。

    「什麼,曹虎竟然死了!」

    「那可是摩羅王國血榜第十的狠人,就這麼被韓師兄殺了?」

    聽到林寒的話,所有神崖學院弟子,面面相覷。

    一位血榜天驕,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殺了。

    而且,還說的如此輕描淡寫,彷彿只是隨手殺了一隻雞。

    看著眾人微微愕然的表情,林寒搖頭道:「這不算什麼,還是抓緊時間,進入聖朝遺藏內吧。」

    林寒的提醒,令所有人都回過神來,他們直接是進入了山谷之內。

    果不其然,在山谷內,他們發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地洞,好似通往地底。

    「小黑,你能在外面接應嗎?」

    林寒道。

    他也不知道,在聖朝遺藏內究竟會發生什麼。

    為了以防萬一,讓小黑在外面接應。

    它們能夠聯繫到碧眼金雕和黑暗龍猿,遇到突發情況,也能夠增加一份保障。

    「那好。」

    林寒和一眾神崖學院弟子,進入了地洞。

    整個地洞,漆黑深邃,有冷風從其中湧出。

    「看來下面的空間,應該很大。」

    林寒揣摩著。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林寒等人,終於到達了地洞的底部。

    放眼看去,他們豁然一驚。

    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地下空間。

    好似一個獨立於世外的地底世界。

    在這個地底世界中,同樣有各種生長在地下的,奇形怪狀的植物。

    還有各種礦物,散發著熒光,將整個地底世界,映照的光怪陸離。

    「這就是聖朝遺藏嗎?」

    所有人都是深吸一口氣。

    在這個地底世界內,隨處可見各種殘敗斷壁的廢墟,爬滿了藤蔓植物,非常古老。

    「大家小心戒備!」

    林寒提醒道。

    一個聖朝遺藏,不可能沒有絲毫危險,他們必須要小心翼翼探尋。

    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座高聳的石堆城牆,其中有一個入口。

    在入口處,他們發現了各種腳印和進入的痕迹。

    「應該是,那些最先進入聖朝遺藏的天驕,他們都從這裡進去了。」

    林寒思索道。

    旋即,他轉頭說道:「各位小心,我走在最前面,你們緊隨其後。」

    林寒不想再讓神崖學院弟子出現危險,所以首當其衝,第一個入內。

    城牆內,是各種各樣的歪曲的道路。

    四面也都是牆壁,無法騰空突破。

    咔嚓!

    就在林寒走進去沒多久,在他身後地下,突然升起了一面石牆,將林寒和後方的神崖學院隊伍隔開。

    「嗯?」

    林寒目光一閃,一劍對著那石牆轟去。

    一聲劇烈轟鳴過後,那石牆竟是完好無損。

    就在這時,道路再度轉變,林寒前方,突然通向了另一處道路。

    「這難道是迷宮?」

    林寒沒想到,在聖朝遺藏內,竟然會有迷宮這種存在。

    不過,若單單隻是迷宮的話,林寒倒也並不在意。

    因為,林寒擁有混沌識海,他的神魂感知範圍和敏銳程度,遠勝常人。

    這種程度的迷宮,是困不住他的。

    「希望其餘人沒事吧。」

    林寒搖頭一嘆,開始探尋出路。

    整個迷宮,會實時變幻通道位置,地面不時升起一座石牆,阻隔去路。

    林寒神魂感知擴散而出,發現四周石壁,竟然也有阻隔靈魂力的效果。

    「真是一個奇特之地。」

    林寒暗嘆道。

    一刻鐘后,林寒腳步猛地頓住。

    前方道路黑暗之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

    就在林寒凝神之際,幾道破風聲響起,赫然是幾個飛鏢。

    林寒施展凌波微步,閃避攻擊。

    他目光一凝,訝異道:「不對,是樹葉!」

    這時,那道引起響動的身影才出現。

    並不是林寒預料中的其他天驕,或者是妖獸什麼的,而是一棵樹!

    沒錯,就是一顆渾身漆黑的樹,粗碩的樹根如同人腿一般地邁步。

    樹枝枝椏如長矛一般鋒利,葉片如飛鏢一般閃爍冷光。

    整顆樹上都有著古怪的魔紋,好似被污染了一般。

    「這是什麼?」

    林寒非常意外。

    他也聽說過,有一些植物生靈,非常強大。

    更有一些植物,可修鍊成絕世強者。

    但這般詭異的一幕,林寒還是第一次碰到。

    咻咻!

    詭異魔樹感應到林寒的存在,沒有任何遲疑,鋒利如長矛般的枝椏,直接撕裂空氣,對著林寒爆刺而來。

    林寒手持九龍雷獄,劍鋒橫掃而出。

    鏗鏘!

    魔樹枝椏和九龍雷獄,迸發出金鐵交擊之聲,還有刺目的火花濺射而出。

    「怎會如此?」

    林寒感覺非常意外。

    九龍雷獄,可是准天階神兵,鋒利程度毋庸多言,削鐵如泥,切金斷玉。

    但是現在,卻無法直接斬斷,詭異魔樹的樹枝。

    「有古怪。」

    林寒心底喃喃。

    鏘!鏘!鏘!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打鬥。

    詭異魔樹堅硬無比,實力也很強,一般的紫府境都不一定招架得住。

    不過,林寒的實力,也非一般的紫府境天驕可比,所以他倒也從容不迫。

    這時,林寒腦海中,傳來了林青雲的聲音:「林寒,這詭異魔樹身上,好似隱約有一縷長生古樹的氣息。」

    「長生古樹?」

    林寒略有疑惑。

    「還記得我說過的,祭煉分身的三樣物品嗎,其中就有一樣,是長生木核。」

    林青雲點撥道。

    「難道……」

    林寒立刻反應了過來。

    那長生木核,難道就是長生古樹的核心?

    而眼下,這詭異魔樹身上,帶有一縷長生古樹的氣息。

    那豈不是說,在這聖朝遺藏內,很可能有長生古樹的蹤跡?

    想到這裡,林寒眼眸露出一縷振奮。

    若真是如此,那長生古樹核心,林寒必須要得到!

    「林寒,攻擊那詭異古樹的中心一點。」

    林青雲提醒道。

    林寒聞言,九色玄雷灌注劍鋒之上。

    一劍,直接刺向詭異古樹的中心一點。

    噗!

    劍鋒貫穿古樹,發出沉悶的聲響。

    那詭異古樹立刻僵住不懂,隨後化為一縷縷黑氣和粉塵。

    原地只留下,一顆約莫指甲蓋大小的翠綠色晶體,林寒伸手將其撿起。

    「這是……」

    林寒感覺得到,這翠綠晶體中,蘊藏著濃厚的生命氣息。

    「這便是那長生古樹的一縷生命靈氣,所凝結而成的晶體。」

    林青雲解釋道。

    「看來聖朝遺藏內,十有八九存在長生古樹了。」

    得到這一消息,林寒更加篤定。

    他已經有了塑骨聖丹,而現在又得到了長生木核的消息。

    至於魂源結晶,在聖朝遺藏內,也有可能會擁有。

    若是事情進展順利,林寒很有可能,能夠湊齊祭煉分身的材料。

    到那時,分身祭煉出來后,林寒就有能力動用噬神劍的力量。

    「趕快離開這處迷宮,尋找長生古樹的蹤跡。」

    林寒做下決斷,他繼續前行。

    沿途,再度碰到了幾顆詭異魔樹,還有被魔樹擊殺的各王國天驕。

    將幾棵魔樹擊潰后,林寒也是再度得到了,幾顆翠綠晶體。

    在前方,林寒突然止步。

    因為他看到了數具屍體,死狀凄慘,渾身血液都被吸干,看上去彷彿枯屍一般。

    「這是戰神王國的天驕孟古,雖未排進前十,卻也是排名十三位的天驕。」

    「此人是霸刀王國狄正,同樣是刀榜十幾名的存在。」

    「還有,劍王國劍榜排名十幾、二十位的天驕……」

    看著周圍散落的幾具枯屍,林寒眉頭緊皺。

    這些天驕,都名動一方,實力極為不弱,現在卻是這般隕落。

    而且死狀詭異,看樣子,並不像是被詭異魔樹所擊殺的。

    正在這時,林寒腳掌所踩地面突然爆碎。

    有數根血紅色的藤蔓,從土地中鑽出,直接是困縛住了林寒。

    「嗯?」

    林寒心神一凜。

    這般突來的舉動,令林寒都是沒回過神來。

    而且這些血色藤蔓,好似能夠屏蔽靈魂感知,因此林寒未曾察覺到。

    這些藤蔓,如同包粽子一般,將林寒束縛住。

    一股強大的吸納之力傳出,林寒渾身氣血,不由自主地被吸血藤蔓抽去。

    現在林寒總算知曉,那些枯屍是如何形成的了。

    這吸血魔藤,明顯比詭異魔樹更加強大和難纏。

    「換做一般人,怕是不出幾個呼吸,就會被吸干氣血吧。」

    林寒心想。

    但他可不同,完美肉身,加魔神之軀,更不要說他體內,還封印有聖魔王的魔神之心。

    若是氣血全力迸發,足以將吸血魔藤撐爆!

    就在林寒欲要發力,掙脫吸血魔藤的束縛時,道路兩端突然傳來破風聲。

    林寒凝目一看。

    道路一方,走來兩道身著勁裝的男子,一人持金刀,一人持銀刀。

    正是霸刀王國的金銀雙刀,金煥和銀古。

    兩人幾乎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被吸血藤蔓纏繞住的林寒。

    然而,還不待兩人眼中露出意外。

    道路另一旁,有著一道驚異的聲音響起。

    「韓臨,竟然碰到你了!」

    林寒轉過目光,道路另一側,又有兩道身影出現。

    開口之人,乃是一位英武的白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歐陽風雲。

    跟在他身旁的人,也是老熟人,歐陽天機。

    「還真是冤家路窄!」

    林寒心底不由一嘆。

    自己剛好被吸血魔藤束縛住,便這麼湊巧碰到了幾個老對頭。

    金煥和銀古兩人,看到林寒先是一愣,而後眼中就猛然爆射精芒。

    在亂古荒原時,林寒還只是藉藉無名之輩。

    但現在,已經一躍成為天生聖者,聲名流傳周邊王國。

    聽到林寒的種種消息時,金煥和銀古兩人,內心是忐忑的。

    他們可沒忘記,在亂古荒原時,他們出手搶奪了林寒手中的一份殘圖,這可是一筆不小的仇。

    所以,金煥和銀古兩人,有些害怕林寒的報復。

    但不曾想,怕什麼來什麼,現在他們竟然真的碰到了林寒。

    不過唯一的區別,就是林寒此刻,被吸血魔藤束縛住,不得動彈。

    「大哥,這難道就是天意?」

    銀古眼中冷芒涌動。

    剛看到林寒時,他們差點想掉頭就跑,但看到林寒陷入危境后,他們鎮定了下來。

    不僅碰到了林寒,而且還是危機中的林寒,這難道不是天意?

    「對面也有人,是劍王國的人!」

    金煥性格很是謹慎,看向對面。

    林寒畢竟是劍王國的天驕,若是對面的人出手相助,那他們兩人豈不是會陷入被動?

    另一邊,歐陽風雲和歐陽天機兩人,看到林寒,眼中也是湧現驚喜。

    那種驚喜,是一種看到獵物落入陷阱中的驚喜。

    他們也沒想到,竟然剛好碰到林寒受困的時候,這簡直是天大之喜!

    「哈哈,韓臨,真的是你。」

    歐陽風雲淡然走出。

    「韓臨,真的碰到你了!」

    歐陽天機眼中,毫不掩飾怨毒的神情。

    他們兩人,可以說是被林寒弄得很慘了。

    但他們卻不曾反思,每一次都是他們先出手,招惹林寒。

    林寒從來都沒有主動,針對過他們。

    在亂古荒原,更是歐陽風雲率先出手,阻撓林寒取得殘圖。

    結果最後,這兩兄弟,反而認為是林寒欺壓他們,讓他們顏面盡失。

    「原來是你們。」

    林寒雖被困住,臉色卻無比平淡。

    他目光看了歐陽兩兄弟,又看了看金銀雙刀,還真都是仇家。

    「韓臨,在五院大比上,你何其風光,但現在你的處境,好像有點不妙。」

    歐陽風雲從容道,好似恢復了自信。

    「所以呢,你們要出手嗎?」

    林寒神色淡淡。

    「咦,那是歐陽風雲,他們和韓臨好似還有仇怨。」

    金煥詫異道。

    銀古聞言,開口道:「歐陽風雲,我們若對韓臨出手,你們會阻撓嗎?」

    金銀雙刀依然不太確定,歐陽風雲是否會阻止他們。

    畢竟同為劍王國天驕,還是有可能一致對外的。

    「阻撓?」

    「哈哈,我恨不得生食他的肉,渴飲他的血,你說我會不會阻撓?」

    歐陽風雲露出一抹森冷的笑。

    在五院大比上,林寒讓他丟盡了臉。

    他恨不得林寒隕落,怎還會幫他?

    「那就好,看來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銀古朗笑一聲。

    得罪了林寒,他們寢食難安。

    現在剛好有機會,能夠徹底剷除禍患,金煥和銀古兩人,有些迫不及待。

    「你們確定要出手嗎,之前的事,我倒也沒有太過在意。」

    林寒眸光一閃,淡淡道。

    那時,林寒的殘圖被搶,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歐陽風雲的阻撓。

    金銀雙刀,只是順勢奪取而已。

    林寒倒也沒有,特別仇恨他們兩人。

    但現在,若他們兩人出手,那性質可就不一樣了。

    「抱歉,一來的確是因為,那時亂古荒原的恩怨。」

    「第二個原因嘛,則是你成長的太快了。」

    金煥語氣冷然,不乏一絲嫉妒。

    「沒錯,你可是天生聖者,殺了一位天生聖者,也會讓我們兄弟兩揚名立萬吧。」

    銀古語氣飽含殺意。

    說白了,其中有著嫉妒的成分。

    還想踏著林寒的屍骨上位,揚名立萬。

    「那好吧,你們隨意。」

    林寒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在心中,已經徹底給金銀雙刀,判下了死刑。

    金煥,銀古兩人,手持長刀,一臉獰笑著靠近林寒,好似已經看到了林寒將隕落在他們刀下。

    「韓臨,你若是願意乞求我,向我求饒,我也許可以只廢了你的修為,饒你一條狗命。」

    歐陽風雲語氣,帶著譏嘲之意。

    他自是不會真的饒林寒一命,只是想在林寒死前,再好好羞辱他一番而已。

    「你們做錯了啊。」

    林寒淡淡一笑道。

    「什麼意思?」

    歐陽風雲眉頭一挑。

    「你們錯就錯在,廢話太多,給我準備的時間。」

    林寒搖頭道。

    聞言,在場四人,心底皆是一個咯噔。

    但瞬間,歐陽風雲便是冷笑起來:「韓臨,你休想再唬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么!」

    「纏繞住你的吸血魔藤,不但無法掙脫,還會不停吸食你的氣血。」

    「就算沒有碰到我們,你也遲早會被吸成一具乾屍!」

    歐陽天機也是放心了,道:「對,韓臨,你休想騙我們!」

    「我們上!」

    金煥和銀古兩人,直接是出刀,不再有任何遲疑。

    「你們真是愚昧!」

    林寒冷笑一聲,立刻祭出了魔神形態。

    通體真氣迸發開來,一道道魔神光紋,從皮膚表面浮現而出。

    同時,他從魔神之心內,逼出了幾滴魔神之血。

    雄渾的氣血,伴隨著真氣狂涌而出!

    「破!」

    林寒一字落下,體內魔神之力涌動,迸發出無邊的浩瀚神力。

    接連咔哧幾聲響,那堅韌無比的吸血魔藤,竟然是直接被林寒扯斷。

    轟隆!

    一聲巨響!

    地表之下,一株花苞般的植物爆炸開來,鮮血橫飛,血氣瀰漫,正是吸血魔藤的本體。

    這吸血魔藤,竟然生生被魔神之血雄渾的血氣,給撐爆了!

    就好像是給一個虛弱的人,吃大補之物,最後消化不了,反倒令其死亡。

    花苞爆開的同時,一枚拳頭大小的翠綠色晶體,也是出現。

    順手將其收起,林寒冰冷的眸光,掃視著金銀雙刀,還有歐陽家兩兄弟。

    金煥和銀古兩人,衝擊的步伐陡然止住。

    他們臉上,浮現出前所未有的驚駭之色,握刀的手,都是在微微顫抖。

    在亂古荒原時,他們都不一定打得過林寒,更何況現在?

    歐陽風雲和歐陽天機兩人,臉色也是木然,瞳孔縮至針眼大小。

    他們呼吸幾乎要停止了,只感覺有無形的手,死死扼住了他們的咽喉!

    「接下來,輪到你們了。」

    林寒一手拂過九龍雷獄的劍鋒。

    劍吟之聲錚錚,那是死亡的鳴響!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