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三零八章牛肉乾(求票票)(1 / 2)

作品:《秦時小說家

第二三零**章 牛肉乾(求票票)

「姐姐……說的有一點點道理!」

身融萬物!

人皇軒轅氏的先例在前,無論軒轅氏是如何踏出最後一步的,性命交修之法,絕對堪為重要。

果然公子將來也被攔阻在最後一關之前。

此法……可試試!

西王母一族這裡的玄關層次以上族女不少,真到了那一刻,這一策當可用,雖然……很怪異。

在身融萬物麵前,一切都值得的。

掃著身側的崑崙玄姆一眼,又掃了其餘廳內的素衣女子一眼,早一日踏足更高的境界!

也有更充足的時間,一窺身融萬物。

「姐姐說的還能沒有道理!」

焰靈姬再次換了一批竹簡,這一次的文字認識了,應該是大周的文字,儘管認識的不算很多。

總歸不是上古的象形文字以及三代金文了。

「焰靈姐姐,就是不知道公子如何抉擇!」

弄玉和雲舒相視一眼。

拋出其它的因素,修行而論,似乎不無不可,然……公子一直沒有表態,似乎隨心?

「嗯?」

「要不你先試試?」

天魔力場仍舊在強行記錄一卷卷玄功經文,焰靈姬手指一點,落在崑崙玄姆身上。

「……」

「若然玄清子閣下應允,玄姆當前往。」

崑崙玄姆坦然道。

果然得了性命之妙,隻怕自己可以前進一大步,距離真實的境界更近了,是一件好事。

若然身有玄清子的血脈?

那就……對族中更好!

一位合道強者的血脈,絕對是珍貴的。

「當初莊周子在你們族中,選了幾人?」

焰靈姬突然道。

「這……,玄姆不清楚。」

「那個時候,玄姆還沒有出生!」

崑崙玄姆搖搖頭。

「應該人並不多!」

「性命交修之法,雖好……卻也有一定的弊端,縱然有我族天材地寶,也可能有合道存在不願意。」

「而玄清子閣下精通容成子、玄素之法,你等皆受益。」

「想來會好些。」

崑崙玄姆視線一一掃過眼前的嫵媚女子、冷艷女子、恬然女子、清麗女子一眼,她們身上有玄清子的氣息。

性命交修留存!

以自己的境界,可以感知!

「性命之法!」

「的確有損耗,如若均是好處,隻怕,道者三脈中,性命之法大盛!」

弄玉輕道。

公子在總督府內對於性命之法有過完整的梳理,每隔一段時間,還會繼續梳理。

性命之法。

安穩的修行,當如鸚歌和墨鴉這般,性命一體,靈覺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彼此實力相近,每一次性命交修,所取得的好處都會大於二人單獨苦修,那是性命交修的好處!

然……性命交修還有另一極端的事情,那就是強行掠奪底蘊。

楊朱一脈的傳承便是有那般法門,公子之言,楊朱一脈所傳應該是正確的,後人修鍊步入誤區。

遊盪花叢,想要保性全真,精進修行,往往本源有損,甚至於做出擄掠女子本源之事。

韓國新鄭雪衣堡的血衣侯也有類似之法,消耗女子性命本源,納入本身,精進實力。

還有極端的玄功灌輸之法,公子便是如此。

多年來,公子的境界一直超過她們許多許多,是以,性命之法中,公子受益的不算多。

受益最多的一直是她們,公子以大力施展灌頂境界之妙,強行參悟道理。

一路突飛猛進。

而那樣的法子……典籍記載,有損施為者的本源,施展一次還無礙,實戰多次,本源都要潰散了。

公子……所修奇異。

非如此,公子本源有傷。

反正性命之法公子有施為,己身所得好處不顯,除非同境界純陰女子性命交修。

想來會有極大的裨益!

西王母一族的長老?

「你族最好的桃果你吃過沒?」

蟠桃?

都是騙人的!

焰靈姬心中腹誹著。

「最好的桃果?」

「吃過一次!」

「安穩領域大成!」

「待將來一窺真實,還有機會。」

「如若玄清子應下我族請求,那般桃果隨意取用,雖然不多,也可得其中之妙。」

崑崙玄姆頷首。

最好的桃果當然吃過,族中領域大成的皆吃過,那是族中的賜予,也是族中的規矩。

「你族除了桃果,還有其它好的天材地寶沒?」

焰靈姬再次換了更多的一批,竹簡之書、絹帛之書足有數十種,西王母一族真黑。

比自己想象的還黑。

怪不得她們一路上找不到太好的東西,弄半天全部被西王母一族弄走了?她們都是撿剩下的?

「更好的天材地寶?」

「接下來有機會進入瑤池,諸位可一觀!」

崑崙玄姆輕輕笑道,族中的好東西自然不少,細說……就長了,以玄清子閣下的修行和道家淵源。

入瑤池不難。

「瑤池在哪裡?」

焰靈姬再問。

「瑤池被我族以陣法籠罩,真空可窺!」

玄姆解釋著。

「還挺神秘。」

「嗯?」

「這裡也有道家的經文,我似乎看過,是列禦寇的身法之論!」

焰靈姬搖搖頭。

看來繼續是問不出來什麼東西了,反正她們還要在這裡停留,忽而,神色微動,召過麵前的一卷竹簡。

其上的一些經文很熟悉。

曉夢整理的道藏之中也有。

「列禦寇!」

「道家的強者,先前來過族中!」

玄姆頷首。

「玄姆姐姐!」

「玄姆姐姐,我來了!」

順耳,又是一人從傳功閣外行入,人未到,脆亮之音傳入,直接引得諸人本能看過去。

「玄紫,你來了。」

「……」

有相熟的,直接打著招呼。

「嘻嘻,我來修行的。」

圓臉的稚嫩少女著彩色長裙,在一眾素衣女子中,很是顯眼,蹦跳近前,顯得很是高興。

「玄紫。」

玄姆看過去。

玄紫的資質極高,十**歲之前踏足悟虛不難,果然到自己年紀,實力還要超過自己不少。

是以,有資格隨意出入傳功閣一層。

鸚歌三人也是掃了一眼,也算認識,樓蘭天水酒樓就見過一次,崑崙玄姆、玄紫……這二人是西王母一族的?

昨日,也說明了一些當時情況。

玄姆欲要藉助自己三人的力量,藉助浮屠之人對三人和郡侯的忌憚,帶著那柄長槍返回族中。

順便將自己三人也帶回去。

自己會有天材地寶的好處,墨鴉他們……會有別樣的好處,不僅有天材地寶,說不準還會在這裡有孩子。

這一族……真奇怪,還是早點離開為好。

哪有這樣傳承的!

而且,依稀記得自己昏過去的瞬間,郡侯的劍氣橫掃天水酒樓最上一層,以郡侯之力,隻怕天水酒樓殘破不堪。

好在……那裡還有獨立的掌事,可以應付緊急情況,就算應付不了,等他們回去,好好處理也不難。

「這裡的客人真不少。」

「玄姆姐姐,元如長老她們去樓上了?」

手中把玩著一柄短劍,圓臉少女一觀一層模樣,好奇的歡快道,記憶中……這裡從來沒有這麼多的外人。

「玄清子閣下為合道存在,有資格入第二層!」

「那位曉夢子道友,也已經快要踏足合道境界,也有資格。」

「你不是找好吃的去了,怎麼回來了?」

玄姆伸手將玄紫耳旁的髮髻整理一下,使之看起來更為明麗,玄紫算是自己教導的。

將來也會成為族中的行走。

「不好吃。」

「玄夏姐姐做不出來我想吃的,浪費我一隻花錦雞!」

圓臉少女略有不開心的鼓起麵頰,頓時,本就圓圓的小臉,更為圓潤如一個紅紅的蘋果了。

那隻花錦雞是自己找東西換的。

結果玄夏姐姐做不出來,真是的,她還說她一定可以做出來,結果呢?還是沒有那個滋味。

騙自己呢?

自己走的時候,還看到玄夏姐姐吃雞腿呢!

自己好不容易采來的靈芝換花錦雞,結果……啥也不是!

「這位姐姐,天水酒樓的東西你們都吃過呢?」

隨即,圓臉少女打量著四周的客人們一眼,靈動的眼眸掃了掃,而後行至一位看上去應該好說話的女子麵前。

「天水酒樓?」

「那裡的東西……算是都吃過,你們去樓蘭了,也吃了?」

雲舒正在翻閱焰靈姐姐所言的那捲列禦寇之手劄,的確是道家的禦風手段,就是不太齊全。

這個西王母一族的小姑娘問自己?

天水酒樓的東西?

應該都吃過吧。

天水酒樓的東西……脫胎於天然居,卻也應該有自己的特色菜肴,卻是……大部分都嘗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