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25章老龜(1 / 2)

作品:《劍徒之路

第三名金丹是個農夫模樣的中年,「這地方我頭些年曾經來過,湖中有些神異,好像有隻老龜常年在此修行,境界神妙;當時我怕打擾到它,所以匆匆退去,也不知現在是在也不在?」

領頭的金丹老者嘆了口氣,「白-羊師妹既不願意再走,也罷,誰又肯終日做那豚鼠暗行!

我們就在這湖泊之畔,布一幻陣,逃得此劫最好,若逃不過去,大家就一起走吧!」

曾經威名赫赫的天狼人,縱橫宇宙十數萬載,誰能想象他們還有今天?

歷史中,榮耀與他們無關,現實中,災難卻與他們緊緊相連!

這就是修真界,榮耀利益永遠歸於最強者,而在最強者的後麵,卻有很多像他們一樣的苦苦掙紮的群體,可不是每個天狼勢力,天狼人,都能在歷次劫掠中賺的盆滿缽滿!

這是一群誌同道合的人,說不上有多正義,事實上,他們之前所做的,也無一不是強買豪取之事,隻不過還算是有底限罷了,他們不願意跟血柳宗走,哪怕他們有渡空浮筏,隻是不願意承擔這完全不可測的遠涉風險而已。

於是就在湖泊之畔的葦盪中,竭盡全力布置了一個他們認為最有可能躲過元嬰修士的幻陣,一群人盤坐在幻陣中,也沒了修練的心情,看雲捲雲舒,看潮起潮落,湖泊雖不大,但十數萬丈方圓,山風吹來,碧波蕩漾,也別有一番意境。

待得夜色深沉,明月高懸時,一頭龐大的黑影浮出水麵,雖隻露出了一團龜殼,可巨大的頭顱抬首望月,吞吐光華,不多時,整個湖麵便如攏罩進薄霧之中,朦朧不可見!

漸漸的,在湖麵之上,和明月遙相對應的,升起了一顆磨盤大小的珠子,青色柔和,有氤氳之氣,光華內斂,彷彿和天上明月產生了某種勾連,如胎-胚一般的律動縮漲,充滿了一種平和安靜的生命力量,

這,應該就是老龜的獸丹。

靈獸修行,各有其妙,有煉丹的,有凝血的,有鍛骨的,依其本性,遵其神通而各不同,倒是沒有什麼統-一的途徑,

龜類,通常都是吞吐獸丹修練,因其生命悠長,也是很適合這種緩慢增長修為的方式,吞一夜,睡白天,如此交替循環。

這些,都是依靠本能行事,卻不像人類修行那樣複雜,所以,這樣的靈獸,它們依仗的,一為強悍無匹的身體,二為玄秘莫測的神通,對付一般同境界人類修士還可以,但若對上那些真正的人類強者,則不堪一擊。

人為萬物之靈長,可不是一句擺設話!

君子應天命所生,行則不如駑馬,遊則不如豚魚,攀則不如猿猴,竟忝列靈長之首,何也?

所以,在這個修真世界,靈獸古獸的地位可遠不如凡人傳記所寫的那麼神異!

人怕靈獸,而靈獸更懼人呢!

「好丹!齊師兄你看,這老龜之丹有多少年了?」

一個聲音從幻陣之上傳來,白-羊等坐在幻陣中的修士這才察覺,抬頭一看,兩名灰袍道人正淩空懸停在幻陣之上,數裡之外,一條中型浮筏靜靜的飄浮在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