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對不起

作品:《豪門掠愛,億萬前妻不好惹

    第二百三十七章對不起肉眼可見的高溪眼裡面的光消失了,然後好像眼裡面還有朦朦朧朧的淚水。

    可是庄言清腦海裡面全是高溪叫的那人的名字:「你喜歡的真的是我嗎,我不想當別人的替身,麻煩不要把一時的錯覺當成喜歡。」

    高溪的眼框越來越紅,但是庄言清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傷人的話,他其實是嫉妒,他知道高溪叫的那個人其實是高溪的男朋友。

    他嫉妒為什麼明明那個人已經去世了,還是可以佔據高溪的愛,他不明白為什麼,憑什麼?

    所以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要說這些傷人的話給高溪,然後在看見高溪臉上受傷的表情的時候,他又感覺內心像是被刀子狠狠的扎過一樣。

    庄言清說完之後不再看高溪的表情快速的離開,他害怕,害怕看見高溪上一秒還是滿臉的期待,然後下一秒就紅了眼框。

    喧囂的人聲中,突然一聲「撲通」的水聲,我眼睜睜的看見高溪從那高橋上面跳了下來,沒有一點的猶豫,一瞬間人聲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的寂靜,還有河面上盪起的漣漪。

    「高溪!」我和庄言清的聲音幾乎是同時的,我看見庄言清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但是沈至驍緊緊的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整個人抱在懷裡面,不讓我離開半步。

    「沈至驍,你放開我。」我不能就這樣看著高溪跳進河裡面,她是這些年我為數不多的朋友了。

    我們在一起經歷過欺騙,但是同時我們更多的是感動,我們知道彼此的一切,我不想這樣的失去高溪。

    「知夏,你冷靜一點,有救援人員,會沒事的。」

    沈至驍的聲音剛剛落下,我就看見庄言清跳了下去,完全不顧救援人員的阻擋,現在水勢正是兇猛的時候,就連救援人員沒有安全設備也不敢這樣做,但是庄言清就這樣跳了下去。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偏偏是到了最後的關頭才醒悟,等到有一天真正失去的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珍惜的是什麼。

    距離庄言清跳下去,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分鐘了,但是水面依舊是異常的平靜,沒有一點的波紋,在水裡面多留一分鐘,就意味著生存的可能性越小。

    我幾乎是一直盯著時間,一分鐘又過去了,還是沒有一點的消息,我緊緊的握著沈至驍的手,希望尋求一點的的安慰。

    沈至驍也感覺到了我的不安,輕輕的拍了拍我的手背:「沒事的,沒事的,庄言清是會游泳的。」

    突然我看見湖面上露出一個若隱若現的人,我立刻大聲的呼喊:「救護車,救護車。」

    庄言清懷裡面的高溪已經陷入了昏迷,更加糟糕的是我看見高溪的頭部已經浸滿了鮮血,刺目驚心的紅色還有難聞的血腥味。

    我好像又看見了兩年前的時候許知城在我面前死去的樣子,當時他就是這個樣子,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但是為什麼,為什麼還要再讓我經歷一次這樣的場景。

    庄言清臉上都是水還有高溪的血,但是我好像還從中看見了庄言清的眼淚。

    他不斷地為高溪擠壓著胸部,為她做人工呼吸,但是高溪沒有一點的反應,直到救援人員的到來。

    一路上我們誰都沒有說話,之後看著臉色蒼白的高溪,我甚至還可以從她的臉上看見若隱若現的笑容,但是此時她的臉色已經完全白的就像一張紙一樣。

    我們看見高溪被推進了急診室,然後醫生過來問我們:「你們誰是病人的家屬。」

    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看見庄言清走了上去:「我是,我是。」

    庄言清身上還是那件濕的衣服,無論是聲音還是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都狼狽極了。

    「家屬做好心理準備,病人在落水的時候頭部受到了重擊,再加上在水裡面的時間太長,搶救可能會有一定的難度。」

    醫生的話就像是提前給人下了一個死亡通告,庄言清眼神一瞬間好像沒有了光,就像是一個死人一樣,看著醫生進入急診室。

    「庄言清,高溪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是不會原諒你的。」我看著庄言清的眼睛,繼續說,「你知道她今天給我發消息說了什麼嗎,她讓我轉告你她很抱歉喜歡上你。」

    「是我對不起高溪,是我對不起高溪。」庄言清一直重複著這一句話,就像是得了失心瘋一樣,這次我清楚的看見庄言清眼睛中有眼淚流了出來。

    但是我完全沒有同情庄言清,如果他可以勇敢一點,如果他能早一點的看清自己的感情,本來結局應該是像童話故事一樣的,但是庄言清親手摧毀了他的愛情。

    「沒有錯,這一切都是你的錯,都是因為你高溪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還想說些什麼,但是一邊的沈至驍拉住了我;「好了,知夏,不要再說了。」

    醫院的走廊裡面一片寂靜,我們三個沒有一個人說話,有一瞬間我感覺好像時間像是靜止了一樣,但是我看著急診室上面搶救中三個字樣的時候,內心是渴望快一點的。

    可是我又害怕,害怕等來的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兩個小時十七分鐘,我終於看見急診室的燈光暗了下去,然後急診室的大門打開了。

    不等醫生出來,庄言清就乾淨走了過去,我看見他的腳步跌跌撞撞。

    「醫生,怎麼樣了?」庄言清整個人都像是虛脫了一樣,沒有一點的力氣,好像他才是應該在病房裡面的那個人一樣。

    我看見醫生摘下口罩以後,露出一個嚴肅的表情,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病人的頭部受到了重擊,雖然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很有可能永遠都醒不來。」

    「什麼?」我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接受這個事實,高溪現在才多大,正是人生最好的時候,怎麼可能就永遠躺在這病床上。

    「醫生。我現在可以進去嗎?」庄言清從水裡面出來以後就沒有換過衣服,本來全濕的衣服現在都已經全乾了。

    醫生點了點頭,我正想跟進去的時候,沈至驍突然攔住了我:「讓他們單獨相處一會兒吧。」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