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庄言清,再見

作品:《豪門掠愛,億萬前妻不好惹

    第二百三十五章庄言清,再見我已經沒有心思和庄言清去解釋那麼多了,高溪現在命懸一線,要是高溪出了什麼事的話也絕對不可能原諒庄言清。

    我想起來了高溪今天早晨給我發的信息,她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提到小澤呢,那條簡訊明明就是在告別,再和我還有小澤道別,但是我竟然沒有看出來。

    如果今天中午我去找高溪了,那麼今天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明明知道現在不應該把高溪一個人留在家裡面,但是我還是這樣做了。

    「沈至驍,我今天中午應該去看高溪的,要是我去了,是不是她就不會去自殺了啊?」我的聲音顫抖的厲害,腦海裡面全都是高溪穿著紅衣的畫面。

    「知夏,這件事不是你的錯,不要把什麼錯都往自己的身上攬,好不好?」

    沈至驍的車速開的很快,我現在都不敢看新聞,但是我又想知道高溪怎麼樣了,這種矛盾的情緒快把我整個人撕碎了。

    我們一連闖了三個紅燈,終於來到了觀海大橋。

    今天的天氣很好,沒有炎日,只是一點微弱的陽光,再加上一點微風,本來這樣的天氣應該有一個很好的心情,但是我剛下車就感覺全身發軟。

    我擠開人群終於看見了穿著紅衣站在高橋上面的高溪。

    微風吹動著高溪的紅裙,我好像第一次看見她穿這樣鮮艷的衣服,平時高溪基本上都是灰白的工作服。

    今天鮮紅色的裙子襯得她整個人的肌膚就像是塞北的雪一樣,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我好像看見了高溪臉上的笑容,在陽光下面顯得格外的刺眼。

    但是她的眼神又分明就是憂傷的,就好像是一個失去了玫瑰的王子一樣。

    「高溪,你下來,你幹什麼呢?」我大聲的像高溪呼喊。

    這時候高溪才看向我,我看見她畫著精緻的妝容,但是眼神裡面還是遮擋不住的疲憊,這樣的眼神我實在是太熟悉了,當年我在美國的時候就是這樣的。

    「知夏,真的很謝謝你,但是我真的撐不住了,我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我看見高溪整個身體都傾出了欄杆,而欄杆外面是是滾滾的江水,一眼都望不到邊,我知道高溪是不會游泳的,況且這樣的無邊河水,就算是會游泳都不一定可以從裡面平安的回來。

    「高溪,你別做傻事,你先聽我說,聽我說。」其實我現在腦子裡面一片的混亂,就連組織語言的能力都已經快沒有了,但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穩住高溪的情緒。

    「高溪,你真的以為庄言清不喜歡你嗎,你就這樣跳下去真的就沒有一點的遺憾嗎?」我用我最後的力氣大聲的對高溪說,我必須要拖到庄言清過來,只有他過來,可能還會有一點的希望。

    果然在我說出來庄言清的時候,我清楚的看見高溪的眼神變了變,但是隨即她嘴角上揚的弧度變得更大,那個笑容是諷刺的笑容。

    「你知道嗎,知夏,曾經的我也是這樣告訴我自己的,我以為時間可以證明一切,但是我最後可悲的發現時間只會證明我自己到底有多傻。」

    我看見高溪的手從欄杆上面鬆開了,只要一步,高溪就會墜入無邊的大海,但是高溪一點都不害怕,她張開雙臂就像是一隻即將飛翔的小鳥,眼神裡面沒有絲毫的畏懼,相反的是堅定。

    我整個心臟都提了起來,我甚至好像已經聽到了落水的聲音。

    但是下一秒,我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高溪!」

    就像是絕望之人最後發出的嘶喊,是庄言清的聲音,他終於來了。

    高橋上面的高溪望向了庄言清,但是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分辨她臉上的表情代表的是何種的情緒。

    「你來了,是知夏告訴你的嗎,對不起在最後的時候還是要給你添麻煩。」高溪直勾勾的望著庄言清,臉上的笑容始終都沒有變過,看起來就好像是看透了一切,她已經不在乎庄言清是怎麼樣的了。

    「高溪,你先下來好不好,有什麼事情先下來好不好。」庄言清的聲音已經是近乎乞求了,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他這樣無助的樣子。

    我甚至覺得這樣的庄言清有一點的可憐,但是高橋上面的高溪根本好像是沒有聽見他的話一樣。

    我不知道是昨天庄言清的話讓她失去了希望,還是這兩年的喜歡讓她忍受不住這種得不到愛的感覺。

    「庄言清,你知道嗎?」高溪突然問。

    「我這一生喜歡過兩個人,一個人是我青梅竹馬,另一人你知道是誰嗎?」笑容綻放在高溪的臉上,就像是彼岸上盛開的花朵一樣。

    庄言清聽了她的話之後,開始是沉默,我不明白都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庄言清還在等什麼。

    「庄言清,你能不能不要再自我欺騙了,難道你真的想看高溪從這了跳下去嗎?」

    庄言清這時候才像是從夢裡面醒過來一樣,「我知道,我知道。」

    可是有時候,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會等人。

    「庄言清,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從始至終以為我喜歡的就只有一個人,但是現在我告訴你,我從來把你當作是我原來男朋友的替身,我喜歡的是你,是你庄言清。」

    大橋底下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但是我知道他們大多數都是來看笑話的,高溪經歷的事情他們根本就想像不到,他們只是想像看電影一樣,評價議論別人的生活而已。

    庄言清臉上的表情已經沒有辦法維持鎮定,我看見他的眼框都一點的紅,我不知道是因為大橋上面的風,還是高溪的話。

    「所以,庄言清,再見吧。」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