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很抱歉喜歡他

作品:《豪門掠愛,億萬前妻不好惹

    第二百三十四章很抱歉喜歡他原來這就是愛情的樣子吧。

    因為有沈至驍,所以我感覺整個夜都不在黑暗,他是我的星星,這碗粥就算是沒有放糖,但是我還是感覺前所未有的甜。

    還好最好我們走到了一起,經歷了那麼多,我和沈至驍早已經成為了彼此最親近的人。

    後半夜我抱著沈至驍睡得很香,第二天我們起的都很晚,沈至驍也沒有去公司,難得的一個好周末。

    我拿出手機看見了高溪給我發的消息,七點多,我以為高溪會睡到很晚,但是沒有想到她那麼早就起來了。

    「知夏,謝謝你昨天照顧我,以後你要和小澤還有沈至驍好好的,有些事情我已經想通了,還有最後拜託你一件事情,麻煩你和庄言清說一聲,喜歡上他,我真的很抱歉。」

    我不知道高溪是以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寫下這段話的,她既然讓我轉告庄言清,可見昨天庄言清的話對她來說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高溪是已經做好了再也不見庄言清的準備了嗎?

    我沒有立刻將這話轉告給庄言清,我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親口說比較好,並且有些話還是需要當事人說的。

    但是我還是有點疑惑為什麼高溪會突然提到小澤,感覺好像是在告別一樣,我想可能是高溪很久沒有看見小澤了吧,過幾天我就帶著小澤去找高溪。

    沈至驍難得的一上午沒有去公司,都在家裡面陪小澤玩,但是我一直在想高溪的事情。

    我沒有給她打電話我覺得她現在應該想一個人靜靜。

    就算是在堅強的人在感情方面受傷也會變得可憐又無助。

    其實我現在很想過去陪陪高溪,我知道她的內心一定希望這時候有個人在身邊的。

    但是難得的一個周末,小澤拉著我玩,我又不忍心拒絕,今天沈至驍也在家裡面。

    「媽媽,你在想什麼呢?」小澤突然問我。

    我這才發現手裡面的摺紙已經被我揉的不成樣子了,我一上午都心不在焉,現在連小澤都看出來了。

    「還在因為昨天的事情心煩嗎。」我沒有想到沈至驍突然會這樣問我。

    我連忙反駁:「哪有,我只是剛才有一點的走神而已。」

    沈至驍也沒有管我的辯解:「有些事情你就算是想要幫忙,但是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還是讓時間去告訴他們吧,你不要想太多了。」

    原來沈至驍都知道,他也看出來了高溪對庄言清的感情,或許他說的對,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有時候,有些感情,真的急不來。

    一上午我們在都家裡面過著愜意又舒適的生活,這才是生活本該有的樣子。

    中間的時候我問過沈至驍,關於調查顧輕柳的事情,明天就是周一了,但是沈至驍說現在還沒有什麼結果。

    這是我沒有想到的,按理說顧輕柳應該就只是一個普通人,那這樣的話,資料什麼的應該都不難查出來才對啊,怎麼可能現在還是沒有結果,難道真的像沈至驍說的那樣,顧輕柳真的有什麼背景。

    不過一時半會可能還沒有辦法把瑤瑤轉過去,我想還是等調查結果出來吧,即使我知道這樣做其實是不好的,但是身為一個母親,我願意為了自己的孩子,自私一點。

    中午的時候,我們一起吃飯,剛好新聞正在放本市的一個直播。

    「這裡是觀海大橋,目前救援人員正在趕來的途中,我們不知道這位紅衣女子經歷了什麼,為什麼要選擇自殺,目前我們已經在全力的聯繫她的家人,但是還沒有什麼消息,觀海大橋也已經聚集了不少的群眾……」

    我正在埋頭吃飯,聽著記者播報,想著應該又是一個對生活失去失望的人,其實一個人願意去面對死亡,就說明她是一個勇敢的人,如果不是真的沒有了一點的希望,誰願意捨棄一切,選擇死亡呢。

    畢竟我也是經歷過這些的人,我知道死亡是什麼感覺,更知道沒有一點的希望是何等的絕望。

    我抬頭看見了記者說的那一位紅衣女子,我只能看見她的背影,但是我卻感覺莫名的熟悉。

    我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但是鏡頭遲遲沒有給出正臉,但是我越看越像。

    「媽媽,這位阿姨長得好像乾媽啊。」

    小澤的聲音剛剛落下,我就看見那位紅衣女子轉過身來。

    一瞬間我的筷子掉在桌子上。

    是高溪!

    不是長得像,就是高溪!

    我突然想起來了今天早晨她給我發的那一條簡訊,我沒有想打她讓我轉告給庄言清原來是竟然是這個意思。

    我感覺自己的手都在顫抖,我想站起來,但是全身都已經沒有了力氣,好像電視裡面站在大橋的人是我一樣。

    「沈至驍,怎麼辦?怎麼吧?」

    我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死死的盯著電視裡面的高溪,她站在高橋上面,沒有一點的安全措施,稍不留神就會掉下去。

    「你先別急,我們現在就去觀海大橋。」

    我怎麼可能不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車上的,上車的時候,我才想起來給庄言清打電話。

    「庄言清,你知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我沒有等庄言清說話,一上來情緒就開始爆發。

    昨天他的話到底會讓高溪有多麼的絕望,才會說出來喜歡上他很抱歉,然後拋下生活中的一切選擇輕生。

    「怎麼了,知夏,發生什麼事情了。」

    看來庄言清還不知道高溪的事情,多麼的可笑,高溪是因為他才選擇的自殺,但是他現在卻什麼都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高溪現在在觀海大橋,要自殺。」

    「你說什麼?」庄言清顯然是還不知道這件事,語氣裡面都是震驚。

    怎麼可能不震驚,高溪那麼驕傲又堅強的人,當年男朋友去世,她都挺了過來,但是現在卻要自殺,如果不是我親眼看見,我也不可能相信的。

    「庄言清,如果你還想要見到高溪的話,現在就趕快去觀海大樓。」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