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7章去送送她

作品:《將軍威武:廢柴侯女好逆襲

    第297章去送送她雪落的大,蘇落終究沒再攔在門口,只看著葉予穿得厚實,卻依舊看起來淡薄的背影,在落雪和織錦燈下,可憐卻無需人憐的決然。

    只留下一句話,隨著寒雪飄搖,「該說的我都說了,那就再祝你,長命百歲,福澤綿延,家室和美,兒孫滿堂!日後,我不一定有時間說好話了,今日提前說了。」

    蘇落看著葉予走得決然可憐的背影,朝方才出來的沉一吩咐道,「去送送她,不要有事。」

    蘇落的府邸,雖然也處在京城鬧市,但是京城裡也有很寬,葉予要從蘇落的府邸,走到大路上,大概也要半個時辰呢。

    不說是黑燈瞎火的,但卻是個狹長不大安全的巷子,沉一聽到他家主子吩咐,就忙跟了上去。

    葉予仰仰頭,望著漆黑靜寂的夜空,雪花飄飄搖搖,落到瓦房上,樹上,還有她的肩上,呼出來的一口白氣,輕飄飄地散了。

    或許,過些日子,她就會沒有這麼難過了吧?

    沉寂的清灰的磚牆邊上,蘇落站立著,落下來的雪,飄入瓦檐,些許落在蘇落的身上。

    他或許就不該把她帶到府里來,他剛才把她放走了,是怕她過於激動,反抗時,弄傷了她自己。

    可是他終究還是沒忍住,把她帶來了府里,卻什麼都沒說。

    從那日離開侯府,已經是許久沒有見到葉予,太想見她一面,卻沒想到會聽到她說了如此決絕的話語。

    再過些日子吧!等她回去冷靜幾日,他也冷靜幾日。

    此時蘇落寢房旁邊的院子里,突然就出現了一抹人影,美人與雪地相交融,嬌弱如弱柳扶風。

    奈何任她再嬌美,蘇落也不正眼瞧她一眼,眼眸還依舊深邃地,望著小門前的那空空的巷子。

    葉予早就已經走遠了。

    街道上,稀稀疏疏搖著的燈影,襯得葉予形單影隻,似乎多了幾分蒼涼和狼狽。

    沉一不遠不近地趕上她。

    「你跟著我幹嘛?」葉予側目,看著身後跟過來的沉一。

    「主子讓我送送你。」

    以前都是蘇落親自送她,總是送到侯府才回頭,蘇落不放心她,擔心她回去得太晚,會被府里的管家過問,而讓侯爺知道了。所以蘇落時常還是直接將她送到她的院子里,才會離開。

    「葉小姐,我家主子,是不善言辭,有的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她有許多話都不方便和你說,但是他這樣做,一定是為了你好。」沉一跟在後頭說話。

    「比起主子想將此事瞞著你,你應該更在意的,是皇帝賜的那兩個女子吧!主子不是有意瞞你,是他想將一切都處理好了,再到最後告訴你。」

    葉予眼神冷冷,將一切都處理好了,難不成是要等到她兒孫滿堂了,她才能知道么?

    罷了,一切都已經過了,總之蘇落怎麼樣,與她也沒有多大的關係了。

    她邊走自己的路,邊道,「難為她超出人臣的為我好,我不稀罕,若是日後我去齊梁和親,他最好也不要跟著了!」

    她心裡難受,卻驀地閃過一個念頭,她為什麼不說蘇落不必去送她和親了呢?

    「葉小姐,你冷靜些,你說這些話,都是因為太在乎了,你接受不了,所以才會反應這麼大,其實你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在乎我家主子。」沉一跟在一旁,旁觀者清似的說話。

    她神情冷漠,頓時停下了腳步,眼眸寒冷地側目看著他。

    沉一腳步,也跟著突然猝不及防地停下。「我不說了……」

    沉一說得沒錯,她反應太大了,她應該放輕鬆些!

    前面的巷子口,吹過來的冷風,拂動了她的頭髮絲,那邊的憶年,正好在約定的地方等她。

    「不用你送了,我的丫鬟就在前面。」葉予冷冷道,腳步就往前邁了。

    沉一循聲望去,果然見到了她的丫鬟,在風雪裡等她,顯然是剛剛才來,沒有發現葉予。

    風雪夜裡,就算是有丫鬟陪著,倆個淡薄的女子回去,也不安全的,沉一就一直跟在後面。

    哪想還沒跟兩步,葉予眼裡乍寒,「我再說一遍,你不必送了,立刻就回去!若再不聽,明日我就上呈,去齊梁送親,再另挑人選!」

    沉一原想著,他家主子吩咐他跟著的,若是他沒做到,他哪裡能回去。

    卻沒想到葉予說了這話,他家主子送葉小姐去齊梁和親才是關鍵,絕對不可以因為他就打亂了送親的決定。

    葉予說完,就朝那邊的鋪子里去,眼淚順著眼睫,就流了下來,滴到衣裳上,又落到了雪地里,被淹沒。

    冷風一陣接一陣的吹,慘白的臉頰上,兩行清淚被吹乾,眼眶裡的潤濕又被收了回去。

    乾淨澄澈的額發下面,是一張清秀堅韌的臉,神情微涼,卻又透著生氣。

    沉一見著遠遠的葉予,被丫鬟接到了后,他也不能再跟著了,此事要和他家主子先說一聲。

    方才葉予進蘇落府邸的時候,兩個妾室是沒有見到她的。

    這是蘇落的規矩,不允許她們入他的寢房,自然也包括他寢房後面的小院子。

    但是兩個妾室,在隔壁院子里,自然聽到了蘇落在後院子里說話。

    「老爺是有客在後院會嗎?」說話的女子,是兩個貴妾中的一個,這一個比較心細多疑,總想著有事情就送信給皇帝。

    卻沒想到這數日以來,都沒有見著蘇落有行差踏錯的地方,所以今日蘇落在後院待了這麼久,又隱約聽到有說話聲,所以那貴妾才斗膽來看一眼。

    卻沒想到什麼事兒都沒看到。

    剛好遇著沉一回來。

    蘇落眼眸窄了窄,沉一這麼快回來,必然是沒有送到侯府的。

    沉一踏著風雪回來,一眼就看到了探出半個頭的妾室,一時就沒有說話,只蹙了蹙眉待在原地。

    「軍營里作亂起鬨的人,都已經處理了,皆是被刑罰得……血肉模糊都不曾說出是何人指使,肉都照著慣常的規矩,剁碎了喂狗了!」沉一冷眸冷眼,學著蘇落的模樣,看一眼側頭出來的女子。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