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生死騎行(九)

作品:《骨錢令

    「預備……放,放,放放放。」

    13公里處榜山石屋,數名騎手早已在此處架設巨型彈弓。

    鋪天蓋地的石頭從天而降,呼嘯有聲。

    賈行雲強大的大腦這一刻檔位全開,恐怖的心算能力被他彰顯得淋漓盡致。

    他計算著風速、車速、拋物曲線、落地點、提前量……

    他的大腦就像一台精密的電腦,無數種可能都被他計算在內。

    他的車速不再一成不變,而是相應調解。

    在普寧眼中,這更加詭異了。

    「神啊,他居然跳起了舞,這迷人的身姿,試問誰能跟上他的步伐。」

    「看,穿花一般,眼花繚亂,呼嘯而去的石頭就像自己長了眼,刻意避開。」

    「這是旋轉的冰上華爾茲,這是花樣滑冰中的蝴蝶旋轉,這是蛇形接續步變莫霍克步……」

    「這是怎樣恐怖的身體素質?啊!我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我的心臟都已快迸射出來。」

    「漫天的石頭,在我眼中就是致敬冰球場上獲勝隊伍的拋灑玩具,這不是攔截,是禮送。」

    隨著普寧的解說,市區的方向,傳來轟鳴。

    繼而天空炸響。

    觀看直播的人,有人放響了春雷。

    煙花綻放,在白天,似乎都斑斕多姿。

    一聲聲爆響,瞬間點燃人們的激情。

    數不清的人,群情激昂,湧上街頭,驅車沖向紅花湖。

    路被堵了,沒關係,還有摩托車,人抬車,魚貫而過。

    東門不準進入?沒關係,還有南門。

    南門被截斷了?沒關係,車不進了,人跑步前進,反正南門進去,下完坡就是14公里。

    他們只有一個目的,要去懲罰那些邪惡的騎手。

    他們要去保護,神一般的賈行雲。

    他們沖向南門,自有財大氣粗的人拍下厚厚一疊鈔票,將南門處的官方自行車租之一空。

    半空看去,一條洪流瞬息而成,景區的安保怎麼攔?他們自己也早已加入洪流的隊伍,還攔個寂寞。

    等到賈行雲駛近傍山石屋,投放石頭的騎手早已倉惶逃竄進山林。

    賈行雲沒有揚長而去,反而停了下來。

    他解下巨型彈弓寬實的筋帶,一頭拴在粗大的樹榦上,一頭拴在石屋的基柱上,駕駛自行車抵住彈窩,反方向加速。

    速度越來越快,筋帶被拉得筆直,繼而賈行雲的速度在反作用力下越來越慢,直至達到臨界點。

    他停了。

    「這神仙操作,我迷糊了?他為什麼反方向行駛,他是放棄了嗎?」

    「不,他沒有。」

    普寧艱難吞咽口水,眼中駭然的光芒更盛,突兀起身,這一次,他有了準備,總算沒有再次碰頭。

    「他利用彈射原理,瞬間加速。」

    「哦,  shit,他就像加裝了彈射器的航母上的艦載機,瞬間加速度,快成一道閃電,快成一道模糊的影子。」

    「不行了,我被晃得眼花了,我有點噁心想吐,誰來接續解說。」

    話雖這麼說,普寧攥住話筒,眼睛一眨不眨,鼓得銅鈴大小。

    「不得不佩服他的想象力,他把自己彈射成了一顆子彈,不,子彈都沒有他快。」

    14公里處是紅花湖十八公里的第二道上坡路,靠近山體的缺口處也是南門延伸出來的交接路。

    此時三三兩兩的自行車剛衝破封鎖竄進湖道。

    就與疾馳而過的觀光車撞在一起。

    人仰車翻,觀光車毫無人性,揚長而去。

    數名受傷頗重的群眾倒在路邊,殘破的自行車散落一地。

    賈行雲依坡而上,連續剎車,看到密密麻麻的自行車從南門的交接路蜂擁而下。

    「米斯大人,我們來守護你。」

    「你歇會,兄弟們幫你攔截。」

    「放心,從東門過去堵截的還有不少兄弟,他們跑不了。」

    「我們知道速度沒有你快,但是我們這麼多人,一路上都可以做引領員。」

    「神啊,請……喝……喝水。」

    「我這有麵包、雞腿、牛肉、辣條……請,補充體力。」

    ……

    推推搡搡,亂鬨哄嘈雜一片。

    賈行雲抬手往下壓了壓,場面瞬間安靜,無數帶著崇拜目光的眼睛齊刷刷盯向他。

    「謝謝大家的好意,過來搭把手。」賈行雲望著一眼望不到頭,眼神泛著光的群眾,指著地上受傷的人,「這些受傷的人要趕緊送往醫院。」

    他接過運動飲料漱了漱口,朝大家抱拳鞠躬,「這伙歹徒不一般,不是你們能對付的。警察這麼久沒來,肯定是道路被堵,你們人多力量大,去清理路障,就算幫了我大忙。」

    「米斯大人說得對,咱們莽撞而來,反而添亂。」

    「沒錯,都散了,過來幾個兄弟,搭把手,把這些受傷的兄弟先送回去。」

    「那誰,自行車協會的出列,聯繫從東門進去的兄弟,疏散前方湖道的人群,別擋住車神發揮。」

    賈行雲再次抱拳致謝,蹬車上路,驚覺身後傳來一股推力。

    他往後望去,心中頓時充滿溫暖。

    一個個自發趕來的人,接力一般,一人推一把他的自行車。

    賈行雲感覺這推力,比之前彈射的力道還大。

    這是無窮無盡人民的力量,是崇拜之力,是……信仰之力。

    賈行雲在驚天的鼓掌聲中,重新上路。

    前面一段下坡路,他飛馳得極為暢快,胸中升起豪情萬丈。

    他止不住長嘯一聲,又化作一道流光。

    普寧眼眶濕潤,不知是汗,還是血水。

    他揉著眼睛,激動得無以復加。

    「這就是信仰之光,這就是得道多助。」

    「我們的車神乘風破浪,必將戰勝邪惡。」

    「我從未見過任何一人,像他一樣,能在這麼短時間有這麼強大的號召力,這些群眾可是自發的啊。」

    「這只是一小撮,看那14公路南門交接道,往外延伸,是一眼望不到頭的人和車,這種盛況,恐怕只有一年一度的環湖自行車節才可以媲美。」

    「這一刻,下一刻,下下刻,我都是車神的腦殘粉,我宣布,以後有關車神的拍攝,我包了,誰也別跟我搶,誰搶我刨他祖宗十八代。」

    「去你瑪德……」

    「恰屎吧……」

    直播畫面前,數不清的人暴跳如雷,貼著屏幕怒罵普寧的無恥。

    車神怎麼就成了你的專屬?

    他是大家的團寵。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