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995(1 / 2)

作品:《黑石密碼

《賞金》的遊戲玩法除了在初期可以選擇跟注加註之外,也可以選擇停牌。

也就是荷官不會再給停牌的玩家發牌。

但大多數人不會這麼選,因為這款遊戲的核心,還是最終的廝殺。

此時除了最初的手牌之外,每個人又從荷官的手中得到了三張牌,他們可以選擇就此停牌,也可以額外花費桌麵總賭注的百分之二十五,差不多也就是兩萬塊,從荷官手裡再獲得一張牌。

這麼選擇的人比較少,除了想要通殺,且自己手中的牌力非常強的才會這麼選。

所有人都停止了繼續下注,接下來就是廝殺。

每個人可以根據自己手中的手牌,整理出各種組合。

然後按照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以及百分之五十對應總下注金額的牌區擺放。

有些人感覺自己牌力不是很強,可以把自己最大的組合放過在百分之二十的區間。

用自己最強的,去殺別人最小的,這樣有可能可以避免損失。

如果牌力強,自然要爭最後百分之五十的籌碼。

《賞金》的組合大小是一個循環,最小的可以吃最大的,加上每一局都存在萬能牌,這讓每個人的選擇變得更多。

膽子大的,牌力強的,就朝著通殺去!

牌力不強的,就去爭前麵兩個低價區。

至少可以減少損失。

喬安娜手中的牌力隻能說一般般,她自認為已經逐漸的掌握了遊戲的訣竅。

此時她的目標既不是第一牌區,也不是最後的牌區,而是中間的。

她一共壓了近一萬塊,桌麵上大約有七八萬塊。

七八萬的百分之三十,最少也在兩萬之上。

隻要能吃下中間,或者說隻要能贏哪怕最少的,不僅可以保本,還能賺錢!

至少百分之六十的以上的回合,競爭最激烈的都在第一和第三套組合上。

反倒是中的組合競爭力相對來說是最低的,她瞄準的就是這個最低的。

調整了一下手中的組合,把最強的組合放在了第二副的區域裡。

隨著荷官搖晃手中的鈴鐺,開始用小鏟子翻牌了。

「七號位玩家的第一副牌勝過其他玩家的組合,七號位玩家贏得了總籌碼的百分之二十!」

荷官把已經整理好的籌碼,推了過去。

喬安娜瞥了一眼那個蠢女人,很虛偽的笑了笑,還說了兩句恭喜的話。

緊接著她的心跳開始加速。

但隻是輕微的加速,不到一萬塊的輸贏,已經很難讓她緊張到無法呼吸了!

在荷官的翻牌和比較中,喬安娜非常不走運的以第二名的成績,輸給了四號位的玩家。

她有些懊惱,也沒有繼續去關心第三套牌的比較,她把最小的放在了第三套牌上,她輸定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她輸掉了三次反派比較,但是她並不是每一次都在倒數,所以她的賞金沒有丟。

最後兩名玩家,額外的輸掉了自己的賞金。

一連十多局,喬安娜一直輸多贏少,不知不覺都已經下去了三十多萬。

她可以花錢從組織牌局的人手中換取籌碼,每次都是五萬或十萬。

再一次輸掉了手中的牌以及輸掉了所有的籌碼,她有些憤怒!

今天的運氣好像非常的不好,每次比較她大多數時候都會輸,而且每次輸時,自己的牌力不是第二就是第三。

但遊戲規則就是這樣,所有人中隻有一個贏家!

她把自己麵前的牌子翻過來放在桌麵上,牌子由「參與中」變成了「離開」。

她需要洗把臉,冷靜一下。

一下午,輸掉三十萬,對她來說還是有些肉疼的。

在洗手間裡她尿了一泡尿,洗了洗手,又洗了一把臉,吸了一根煙,補了一點妝。

這才施施然的離開了洗手間,回到了賭桌邊上。

她改變了自己位置的遊戲狀態,然後簽了一張十萬的支票給了牌局的組織者。

後者為她送來了十萬的籌碼。

「遊戲繼續……」

第一回合,她又輸了,不過這次輸的錢不多,隻有五千塊。

看到了第二手的牌之後,直接選擇了放棄。

好在她跑的很快,輸了一些籌碼,沒有丟掉賞金。

第二回合時候,她的運氣似乎變的好了不少。

贏了六萬多,賞金也增加了六千。

接下來輸輸贏贏,已經能夠持平。

在這一局最後一個回合時,她起始的手牌就有了一張稀有的萬能牌。

而且牌力很強!

沒有太多猶豫,她直接將自己手中的籌碼都丟了進去,總共投注有三萬一千塊。

「喬安娜,你的牌一定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