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1章我在等你

作品:《天下,怎敵你眉間硃砂

    第821章我在等你祿雅正欲離去的腳步一頓,轉頭看向書房。

    燭光將屋內之人的身影映照在紙窗上,祿雅只能透過紙窗看見一個倒影,但不知道怎麼的,她就是感覺屋裡的人正在看她。

    那灼熱的視線彷彿猶如實質一般,一直燒上了祿雅的臉頰。

    祿雅緩緩抬起手,將她和顧九天之間的那道門緩緩打開。

    燭影搖曳之間,身穿白衣的翩翩公子坐在燭火之下,手中執著一本書卷,彷彿秋日裡的一片落葉,寫滿了詩意。

    「你……還沒有睡啊。」

    顧九天緩緩放下手裡書卷,抬頭看向祿雅。

    「我在等你。」

    祿雅微微一怔,有些不大明白顧九天的意思。

    「陌東籬應該已經收到了讓他會錦安城的傳召你應該也會和他一起回去吧。你是來道別的么?」

    「那你會回去么!」祿雅神情有些焦急的反問道。

    顧九天微微一愣,清冷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笑意。

    他從桌前起身,緩步走到祿雅面前。

    「你希望我回去么?」

    顧九天嘴角啜著笑,一步步的向祿雅緩緩逼近。

    祿雅感受到了威脅,緩步向後倒退,可她身後就是門,已經退無可退了。

    後背抵在門上,木質的味道縈繞在祿雅鼻尖。

    顧九天伸出手,抵在門上,將祿雅困在他懷裡。

    他垂眸看著祿雅,嘴角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

    「回答我,你想讓我回去么?」

    祿雅微微垂下頭,不敢去看顧九天的眼睛。

    顧九天將她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讓祿雅不得不面對她。

    「我……我……」祿雅被顧九天的問題問住了,她捫心自問自己到底希不希望顧九天和她一起回去。

    答案是肯定的。

    可是祿雅卻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支支吾吾半天,愣是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說出來。

    顧九天是故意在逗弄祿雅,見祿雅害羞的耳朵都紅了,輕笑了一聲,緩緩將手臂收了回來。

    沒有了顧九天氣勢的壓迫,祿雅如釋重負,在心中悄悄的吁了一口氣。

    「放心,我被派出來是處理暗行者的事情順便監視陌東籬的行動,現在陌東籬回去了,我自然也會回去。」

    聽聞寒劍棲也會回錦安城,祿雅嘴角微微上揚。

    「那你哪日走?」

    「明日。」

    祿雅眼珠一轉,明日不就是和他們是一天么?

    此處出虎山城的路只有一條,他們在路上總是能遇到的。

    「只要不分開就好。」祿雅悄聲喃喃道。

    顧九天聽力驚人,就算祿雅嘟囔的再小聲他也能聽的清楚。

    但他卻佯裝沒有聽見,湊近祿雅問道:「你剛剛說什麼?」

    祿雅的臉微微一紅:「沒……我沒說什麼。」

    「你還沒說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顧九天為挑眉,笑看向祿雅。

    「我沒有什麼事情,就是來看看你好不好。」

    祿雅轉身打開身後的房門,笑道:「天色也不早了,你早點兒休息,不要看書看太晚。」

    話未落地,房門便在顧九天眼前合上了。

    ……

    陌東籬將書合上,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對身後說道:「她還沒回來么?」

    身後的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那影子緩步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在距離陌東籬兩三步的距離外停下了腳步。

    「稟告主子,姑娘還沒回來。」

    陌東籬微微蹙眉,神情有些陰沉的質問道:「她怎麼還沒回來,沒著人跟著她么?」

    「稟主子,姑娘今日和前幾日一樣去了藥鋪,主子派去的人告訴姑娘明天就要走了之後姑娘便一直在外面閑逛,根據跟著姑娘的人回稟,姑娘最後進了一處院落。」

    陌東籬神情微動,回頭看向那人。

    「可有叫人查過,那處院落之中住著什麼人么?」

    那人微微抬頭看向陌東籬:「屬下命人查過了,沒有查到對方的線索。」

    陌東籬聽此,眉宇之間冰冷的如同生了一層寒霜。

    「哼,查不到?這虎山城之中能讓你們查不到的人,有能讓她如此惦念的人,也就只有那個人了。」

    陌東籬放下手中的書,緩步走到窗前,夜色如水,人丁蕭條的街道上有一身穿白衣的女子翩翩而來,宛若夜空之中飛舞的夢蝶一般,讓周圍的一切都為之失色。

    「你先退下去吧。」

    那人應了一聲,緩緩退回到黑暗之中。

    陌東籬開門走出了房間,順著樓梯向下走。

    祿雅原本以為客棧當中已經沒有人了,沒想到剛一抬頭進看見正下樓的陌東籬。

    「這麼晚你還沒睡啊。」祿雅對陌東籬尷尬的笑了笑。

    「見你一直沒回來有些擔心,怎麼?捨不得這裡么?」

    想到陌東籬和顧九天劍拔弩張的關係,為了避免陌東籬誤會,祿雅便借著陌東籬的話笑著說道:「嗯,在這裡待的時間久了,突然說要離開,的確有些不大適應,明天就要走了,今日正好偷得浮生半日閑,便四處逛了逛,一時貪戀景色便回來遲了些,讓你擔心了。」

    陌東籬眸低神色微動,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什麼。

    「下次若是還有這般愜意的時候雅兒記得也叫上我,讓我也能放鬆放鬆。」

    祿雅莞爾一笑:「只是自然。」

    陌東籬微微斂眸,收斂了眼底的情緒。

    「時間也不早了,回房早點兒休息,明日我們一早就出發。」

    「我們時間很趕么?要那麼早走?」

    陌東籬對祿雅溫潤一笑:「怎麼?雅兒是貪戀這裡的風光不想回去了么?須知這四時風光總有變幻,不可能永遠都在一處停留,不管是這人還是風景,都是會變的。」

    祿雅微微一笑,抬眸看向陌東籬。

    「我只是最近秋乏想要多睡一會兒罷了。」

    陌東籬垂眸,轉身向樓上走去。

    「若是如此,那邊中午走吧。」

    祿雅看著陌東籬離去的背影,總覺得今日的陌東籬和往日的陌東籬有些不大一樣。

    祿雅本打算追上去問問陌東籬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剛上前兩步,翠竹便從後堂的位置走了出來,見祿雅站在堂中忙激動的走上前道:「姑娘你總算是回來了,翠竹有重要事情同您說。」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