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你在給我撓痒痒嗎

作品:《鄉野桃運小巫醫

    第10章你在給我撓痒痒嗎是他們!

    看到劉二狗和趙三炮出現的瞬間,李陽旭瞬間反應了過來。

    原來剛剛並不是錯覺,劉二狗和趙三炮一直躲在灌木叢里!

    還是自己太大意了,若是剛剛多留一個心眼,去檢查一下那個灌木叢就好了。

    儘管心中有些慌亂,但李陽旭表面上依舊保持著冷靜,同時在心中呼喚老祖。

    「老祖,老祖!」

    不過老祖並沒有回應李陽旭。很顯然,正如老祖所言,他每天只能顯靈一次。如今的老祖,依舊處於沉睡狀態。

    看來只能靠自己了。

    李陽旭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頭腦保持清醒。

    「劉二狗,趙三炮,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動詩詩,否則一定被判刑的!」

    「嘖嘖嘖,李陽旭,別以為你讀了幾年書,就有資格教育老子。」

    「還有,你情我願的事情,怎麼會判刑呢。」

    一邊說著,劉二狗伸手捏住了王詩詩的雪白下巴,「小妞可真標誌啊。」

    說話的同時,劉二狗就欲脫衣服。就在這時,王詩詩揮了一巴掌,拍在了劉二狗的臉上。

    不過由於藥效的原因,王詩詩的這一巴掌不像是打人,反而像是愛撫。

    「竟然還有力氣反抗,看來藥效還不夠啊。三炮,把剩下的葯全都倒到她的嘴裡。」

    「好咧二狗哥。」

    趙三炮擰開瓶蓋,捏開王詩詩的芳唇,把剩下的葯全都倒進了王詩詩嘴裡。

    女眉葯下腹,王詩詩只感覺陣陣電流不斷衝擊著她的身體,她想努力保持理智,但雙眸卻是逐漸變得迷離。

    「二狗哥,起作用了!」

    劉二狗看著渾身輕顫的王詩詩,得意道,「三炮,你要知道,這個葯可是老子花大價錢買來的,一滴就可以點燃這個女人。現在整瓶都被她喝下去了,老子就不信她還能扛得住。」

    就在這時,劉二狗突然聽到了有人吐口水的聲音。他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一口唾液準確無誤地擊中了劉二狗的面頰。

    「三炮,你他娘的怎麼往我臉上吐口水!」劉二狗一巴掌拍在了趙三炮的腦門上。

    「我沒有啊二狗哥……」

    趙三炮委屈的話語剛說到一半,又是一口唾液落在了劉二狗的頭髮上。

    劉二狗扭頭,終於發現了罪魁禍首——李陽旭。

    趙三炮眼睛微微瞪大,臉上的表情又驚又奇,「二狗哥,這小子好厲害,這麼遠都能把口水吐到你的身上。」

    「草,現在是關注這個的時候嗎!」劉二狗一巴掌拍在了趙三炮的腦門上。

    剛剛的兩口唾液,自然是李陽旭的傑作。他也被下了葯,四肢動彈不得,但是他的嘴巴還能動。

    至於為什麼能吐這麼遠,只能說經過老祖配置藥液的洗禮后,李陽旭的身體今非昔比。

    「小子,我看你特么是活膩歪了!」劉二狗咆哮著衝到了李陽旭身前,一腳將李陽旭踹翻,然後對著躺在地上的李陽旭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趙三炮也跑過來幫忙了,他象徵性地踢了兩腳,然後問道,「二狗哥,要不咱倆也把葯給這小子全部灌下去吧!」

    「灌你妹啊,葯不用錢啊!」劉二狗一巴掌拍在了趙三炮的腦門上。

    他倆分別在李陽旭和王詩詩的烤魚上下了聽話水和女眉葯。

    不過由於害怕引起烤魚變味導致李陽旭警覺,所以下的藥量並不大。就算如此,劉二狗認為也足夠了。

    這種葯,對四肢神經有很強的麻痹作用,除非李陽旭有大象一般的身體素質,否則短時間內根本恢復不過來。

    劉二狗可不認為手無縛雞之力的李陽旭,身體素質能夠堪比大象。

    劉二狗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多久,只覺得胳膊和腿都酸了,他正欲停下,李陽旭那輕飄飄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我說劉二狗,你這是在給我撓痒痒嗎?能不能用點力?」

    劉二狗的動作瞬間僵硬,低頭看去,發現李陽旭壓根一點事都沒有,若非身上有幾個鞋印,劉二狗真懷疑自己的腳有沒有踹在這小子身上。

    瞧見劉二狗低頭看過來,李陽旭還咧嘴一笑,露出了滿口白牙。

    這小子,竟然還敢嘲笑老子!

    劉二狗抄起了身旁的一塊板磚,「老子特么讓你裝逼!」

    手起磚落,板磚重重砸在李陽旭的腦袋上,應聲斷成兩截。

    「小子,現在知道得罪老子……」劉二狗臉上的獰笑尚未完全擴展開,便是猛地僵住了。

    他看了看手中那隻剩半截的板磚,再看了看那像個沒事人一樣的李陽旭,嘴巴長大得可以塞下一個雞蛋。

    這……這他娘的還是人嗎?

    劉二狗可是清晰地記得,前兩天在陳寡婦家裡的時候,這小子被他打得像一條死狗一樣躺在地上。

    這才過了幾天?這小子怎麼變得這麼抗揍了?

    李陽旭甩了甩頭髮上的板磚碎屑,咧嘴一笑,露出了滿口白牙,「劉二狗,你這力氣,連娘們都不如啊。」

    「你特么,敢嘲笑我連娘們都不如?」

    劉二狗將手中的半截板磚丟到了一旁,手掌在身後一摸,掏出了一把短刃。

    「二狗哥,別,別殺人,殺人要償命的!」一旁趙三炮嚇壞了,趕緊阻止劉二狗。

    「你他娘的給老子閃開!沒你的事。」劉二狗一把推開了趙三炮,手中的短刃狠狠刺向李陽旭的小腹。

    「老子特么要你死!」

    不過劉二狗手中的短刃尚未刺中李陽旭,一隻手掌從一旁探出,抓住了劉二狗的手腕。

    劉二狗面色一變,下意識地想要抽回胳膊,卻是發現這隻扣住他的手掌好似鐵鉗一般,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將胳膊抽回。

    「劉二狗,咱倆好歹是同一條村的,就算平常有矛盾,也終歸是小打小鬧。不過你剛剛,竟然想要我的命?」

    四目相對,當看到李陽旭眼中的寒意時,劉二狗渾身上下的汗毛瞬間倒豎而起。

    「你……」話剛出口,劉二狗的小腹便是挨了一腳。

    「嘭!」

    伴隨著血肉碰撞的悶聲,劉二狗的身體直接倒飛到五米開外,後背重重地撞在了一棵樹榦上,腦袋一歪,昏厥而去。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