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獨家經營

作品:《重生之大俗人

    啪!

    一個巨大的巴掌落在男二的臉上,嘴欠。

    高牧說幫孟佳討回公道,就會幫她討回公道,多一分鐘都不會有。

    至於之前是誰打的孟佳,他就不管了,反正他們五虎是個小團體,不管是誰出手,也不管是落在誰的臉上。

    這是一個有來有回的一個閉環。

    這一巴掌啪的有點響亮,把男二直接給拍到了地上,摸著臉上的五指紅印,委屈巴巴的等著高牧。

    「幹什麼!」

    「上!」

    「干他丫的!」

    其他四虎不樂意了,他們是一個整體,打在男二臉上就猶如打在他們的臉上一樣。

    在自家學校被外來人打了臉,真的就是打他們的臉啊!

    七尺男兒肯定不能丟臉啊,自然是一哄而上,準備群戰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何況是幾個學生,高牧哪裡會怕。

    面對八大金,馬一鳴會犯怵,但面對不熟悉,有比他低一屆的小鎮五虎,心裡優勢不要太大。

    跟在高牧之後,嘴上喊著「哇打」,擺著李小龍的招式也沖了上去。

    混戰,一觸而發。

    結局,不言而明。

    除了地上的男二,五虎其實就剩下四個人,面對高牧和馬一鳴兩人,人數上的優勢並不明顯。

    二對一,對他們兩兄弟形成不了什麼威脅。

    但一對二對高牧來說就很輕鬆了,和他們毫無章法的打架不一樣,高牧沒一下的出手和出腳都是目標明確的。

    幾乎就是一拳叫你疼,二腳叫你痛,三下五除二就把面前的所謂二虎給干到了男二的身邊。

    躺地成三人。

    而另一邊的對戰卻是暫時陷入了僵局,馬一鳴雖然戰意隆隆,覺得自己能輕易干翻兩個高二的學弟。

    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他的戰鬥力偏弱,又沒有高牧的章法和力道,二對一之下,事實上處於劣勢。

    要是沒有外援支持他,用不了多就就會被對方壓著打了。

    要是平時,高牧肯定會站在一旁無聊看戲,坐看馬一鳴被捶幾回才會出手。

    只是五虎欺凌高露,觸犯了他的逆鱗,完全沒有遊戲和看戲的意思。

    收拾完自己的對手,順手就給了各個子最高的男五一拳,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又墊了一腳給他。

    下一秒,失去重心的男五就好像一根電線杆轟然倒地,趴在了男二的身邊,嘴裡呼出的一大口氣吹起了一地的灰塵,鋪滿了他臉面。

    鼻子,嘴巴,眼睛,五竅充灰,一個不落。

    轉眼之間,五個已經有四個在地上了,剩下的最後一個男三一下子慌亂了起來,揮向馬一鳴的拳頭也變得軟弱無力。

    無心戀戰!

    馬一鳴一對二的時候,壓力很大,被高牧放倒一個之後,面臨的壓力直接減少了一半還要多。

    皺眉眯著的眼睛立馬精光閃閃,和男三截然相反,手上的拳頭猶如灌入了泥沙一樣,勢大力沉,勇猛無前。

    此消彼長之下,男三的身上接連挨了馬一鳴兩拳,哀鳴不已。

    挨馬一鳴兩拳無所謂,也就是皮肉痛,男三怕的是在一旁虎視眈眈的高牧。

    看上去瘦不拉幾的,下手是真狠,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高牧也加入揍他的隊伍。

    於是,處於某些原因,腦海靈光一閃的男三直挺挺的往地上躺了下去。

    筆直如一,五個人或躺或趴整齊劃一。

    馬一鳴瞳孔無限放大,不可思議的盯著自己的拳頭,他百分百肯定剛才第三拳連對方的毛都沒有碰到。

    完全沒有觸碰感!

    氣功嗎?

    放大的瞳孔中一道刺眼的精光冒了出來,難不成他前世是絕頂武林高手,剛才危機之下激發了隱藏在血液之中的絕世武功。

    到底是研究了無數武俠小說的「磚家」,馬一鳴很快就給神奇的一幕,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釋。

    「我那個天,棍子,看到沒有,你剛才看到沒有, 我會功夫啊。他剛才被我隔空一拳就打飛了。」

    高牧摸著額頭,有些頭疼,無情的揭穿道:「你會個屁氣功,這小子剛才是自己躺下去的。昨天晚上去爬誰家窗戶了,是沒有睡醒眼花了嗎?」

    「不是,是……」

    馬一鳴看了看地上的男三,又看了看高牧,然後又看了看男三,不願意相信是他自己躺下去的。

    明明是自己隔空打倒的,怎麼是他自己躺倒的,憑什麼呀?

    急的他抓耳撓腮,們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高露和孟佳剛剛看的目瞪口呆,此時卻被馬一鳴的舉動逗的捂嘴猛笑。

    「他奶奶的,誰叫你自己躺下去的,你家馬爺爺沒讓你躺下,誰讓你躺的。」

    看到竊笑的高露和孟佳,馬一鳴不得的不承認了現實,氣的給了男三好幾腳。

    「好了,別踢壞了,送到醫院去還是你出錢。」

    高牧無啊你的搖著頭,武俠中毒真的不輕,不下點狠辦法這傢伙還真不一定能自己出坑。

    「氣死你大爺的。」

    馬一鳴最後重重的來上一腳,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住腳。

    「你和她們是一夥的?還是說他們是你帶來的?」

    五個男的在地上,並沒有讓高牧忘記現場的第三個女生。

    雖然是女人,但是能和五虎混在一起,還欺負自己的同班同學,肯定不簡單。

    自然就沒有任何憐憫可以說。

    「我,我,我什麼也沒做。」女生慌兮兮的結巴了起來,高牧兩個人太恐怖了,她很擔心自己會不會成為地上第六個,是以朝著高露哀求道:「高露,我錯了,你放過我吧!」

    到底只是一個仗著男同學的小女生,沒了考上,認慫的也是很快。

    「現在知道怕了,之前帶著他們欺負她們兩個的時候,怎麼沒想過有現在?」

    高牧冷哼一聲,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打女人不至於,訓幾句,嚇唬一下肯定沒問題。

    在高牧盯著女生的時候,躺在地上的幾人有了反應,個子最高的男五站了起來。

    高牧的眼神太冷,看到自己這邊有人站起來,女生趕緊逃到他的身後,抓著他的衣服,努力想把自己隱藏的一絲不露。

    男五站起來之後,一雙眼睛一直盯著高牧,很不服氣,十分的不服氣。

    輸的不甘!

    「怎麼,不服氣,不服的話就再來一場。」

    高牧伸出一隻手,掌心向上,三根指頭對著男五。

    不服氣是真的不服氣,但是叫他再和高牧打一架,他又心虛。

    所以,動作沒有,眼神繼續。

    要是眼神能殺人,高牧已經被五馬分屍,大碎八塊了。

    「哼,年紀不大,不好好讀書搞校園欺凌,膽子不小啊!」對方不動,高牧也就收回了手勢:「不過,你們欺凌同學的時候,想過如何承擔果了沒有?」

    有人的地方就又江湖,學校也是一個小江湖,各種矛盾充斥。

    「小露,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欺負你們嗎?」

    「不知道,畢媛媛之前問我們買了一些學具,只給了預付款,今天約我們到這裡說是要把尾款付清的。誰知道等我們過來,他們就出現了。二話不說就威脅我們,還要打我們,然後你就出現了。」

    「對了,他們還說不准我們賣東西給其他同學,說什麼一中的生意是他們獨家經營的。佳佳只是說了一句憑什麼,就被他打了。」

    高露指著男五,氣呼呼的說道。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