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6章有消息了

作品:《大明好伴讀

    既然弘治皇帝忙活了人一夜才睡下,謝至在與蕭敬說了幾句話之後便直接離開了乾清宮。

    后朝的雍正勤政是出了名的,每日只睡兩個時辰,弘治皇帝與之也相差不了多少的,每日最多在兩個半時辰。

    十幾年如一日如此這般熬夜下去,身體很容易便垮了。

    雍正後面的乾隆是歷史上最長壽的皇帝,那壽命就是放在後世也是長壽之人了。

    乾隆能保持如此長的壽命,很大一部分程度便是沒有一些昏君暴君的不良嗜好之外,又喜歡遊山玩水,大肆消耗著雍正皇帝拼了老命留下來的家底。

    其實想想,這世間還真是公平的很,有傳言說,雍正皇帝能夠即位是因為康熙喜歡乾隆,為了讓乾隆能夠即位,才把皇位傳給雍正的。

    九龍奪嫡之時,康熙那些個一個個都是人中龍鳳,隨便拿出一個,那都有繼承大統的能耐,雍正在這些人之中可並不是最突出的那一個。

    若不是因為兒子們骨肉相殘,讓晚年康熙感受了孤家寡人之後,從乾隆身上感受到了溫暖,雍正即位機會那可真小了很多。

    雍正利用乾隆繼承了大統,在過了一把當皇帝的癮之後,便得把拼了老命留下來的家產拿給乾隆去揮霍。

    咳咳咳,說的好像有點多,總之一句話,太勤政容易把自己身體搞垮。

    弘治皇帝身體不好,很大程度是因勤政所致的。

    滿懷心思的從宮中出來后,謝至便回了五軍都察院。

    春耕的事情有段奇文負責基本上沒什麼問題了,現在的弘治皇帝突然把執政的事情交給了朱厚照,文臣之中吵吵嚷嚷的安定不下來,在武將那裡也會存在有這個問題。

    武將若有不滿,隨時都會存有兵變。

    五軍都察院雖只是監督衛所的是否貪墨,正因為與衛所有所接觸,所以也會更容易了解到他們的動向。

    弘治皇帝突然頒布了太子監國的旨意,又把輔政的事情交於了謝至,回家丁憂的周賢猜想著謝至肯定忙過來,便也回了都察院。

    當初在春耕實在忙不過的時候,弘治皇帝不鬆口讓周賢回來,一方面是要周賢為重慶公主盡笑道,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歷練朱厚照。

    現在朱厚照有了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再加上謝至這裡實在是忙不過來了,對周賢的好意,謝至便並未拒絕。

    「若不是情非得已,還真就不好讓周賢這個時候回來任職的,現如今這般情況,是在是無可奈何了,殿下監國,陛下那裡又出了這些狀況,文臣武將恐都會有所不滿,文臣那裡還好應對,武將手中擁有兵權,一旦他們行動,與哪方面都絕非好事,我五軍都察院要防患於未然,讓各地的差官書吏行好監督之事。」

    周賢應答之後,還是忍不住開口道:「陛下到底怎麼了?怎突然如此?」

    這個問題還真就不好回答,想來想去的,這個問題雖說是不能實話實說,但總歸是得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才行,不然不能總是用不知曉搪塞吧。

    謝至回道:「富民已一步步形成了,關鍵是還要如何做到富國,朝中的蛀蟲多,故步自封的人也多,不用此種方法重新洗牌的話,我大明又如何能夠強大起來。」

    這個回答雖然多多少少的也有一些真實的成分,對這個回答,周賢明顯是滿意的,也是相信的,應道:「如此也好,亂了才可重新建造,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有了好處有的是人搶,一旦有了壞處,那些人可就要都躲得遠遠的了。」

    這樣弊病是人共有的,根本就沒法杜絕了。

    有周賢幫著安排五軍都察院的事情,謝至著實也能輕鬆不少。

    在把周賢留在五軍都察院之後,謝至便直接去了富民銀行。

    張鶴齡丟的銅錢還真得是馬上找回來才行。

    富民銀行因為張鶴齡的兌換本來已經是多了不少的人氣,但自從張鶴齡銅錢丟了,富民銀行的人還真就少了不少。

    這些人是看上了富民銀行的那些嶄新的銅錢,當張鶴齡的銀子丟了他們便心有餘悸了。

    他們會覺著這些銅錢是不錯,但這樣的銅錢正是因為太好了,所以會遭賊的,與其這樣,還不如用他們以前那種儲存方式了,還安全呢。

    一進入富民銀行,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個小商賈在辦理貸款的業務。

    說來說去,總歸是有大膽之人的,一些商賈做生意急需要用到銀子,與親戚朋友去借,求爺爺告奶奶,走上一圈,連一半都不見得能夠借上。

    可若是直接來貸款的吧,只要膽子夠大,先把自己手中的房契押上,倒騰著走上一圈,也就徹底周轉開了,到時候掙到的銀子連利息還上,還能夠凈賺一大筆的。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有這個膽量的,那也就賺到了。

    謝至進了富民銀行,也沒管辦業務的那些商賈,直接去後面尋到了郭三。

    未等郭三打招呼,謝至便主動詢問道:「張鶴齡丟的那筆銅錢可有下落了。」

    這個事情,不止是謝至著急,郭三他也著急。

    那筆銅錢一日找不回來,富民銀行的業務往來也就一日運轉不開。

    謝至詢問之後,郭三回道:「小人已派人在青樓和賭坊守著呢,凡是剛從侯府帶出銅錢的,多半都是亡命之徒,這樣的人,有了前大多便是為了那種地方。」

    謝至深知郭三所言沒錯,在知曉銅錢是一個叫王鳴之人帶走的情況之下,證據太少了,唯一辦法還真就只能是等著魚主動上門了,他們即便著急,也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把該做的事情都安排下去之後,謝至也只能是靜靜的等著了。

    到了富民銀行之後,謝至便直接等在了這裡。

    他身邊也是有護衛的,在發現了銅錢的下落之後,他也能幫著一塊去抓人。

    對於這些人謝至可是有預料的,就這些人那肯定是比泥鰍還滑的,一旦發現了證據是需要立馬去抓人,一旦錯失了良機,想要再找到他們的話可真就不容易了。

    快中午了依舊還沒動靜,謝至開始有些信心不足了。

    這裡一直沒動靜,謝至也不能一直等在這裡吧?正打算離開的時候,終於有人來報告了。

    此人一進門,先與郭三行了禮,剛剛禮畢之後,才瞧到了這些,這才喊道:「雲中侯」

    在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先與誰行禮還真就不重要。

    那人才喊了一聲,謝至便問道:「怎麼?有消息了?」

    能為謝至帶來這個消息,那人都感覺自己功勞巨大,臉上掩蓋不住笑意,興奮的道:「是,翠香樓的一恩客拿來了大量的銅錢,那老鴇覺著這種銅錢稀奇,懷疑有假,那人卻是說,那銅錢與富民銀行的一樣肯定不會有假,提到富民銀行,那老鴇便想起了富民銀行貼出的告示,既想要賞錢,也不敢收那些銅錢了,把人穩住之後,便差人直接來報信了。」

    誰都知曉,富民銀行是有朝廷背景的,只要不是那些亡命徒,可沒有人願意與富民銀行為敵的。

    區區一個翠香樓,若是得罪了朝廷的話,可分分鐘讓他們不復存在。

    聽聞這個事情,謝至只感覺老天爺對他還真是眷顧,欣喜的道:「走,立刻馬上便去翠香樓抓人,動靜莫要太大,以避免驚擾了其同夥。」

    如此振奮人心的一個消息,謝至親自去抓人,郭三卻也是在家中待不住了,也直接跟著一併去了翠香樓。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