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1章反常的弘治皇帝

作品:《大明好伴讀

    現在的弘治皇帝只不過才剛把監國的事情交給朱厚照,給彰顯的事情還沒有顯露出來。

    無論是張皇后還是朱厚照都沒在這個事情上多想,他們也都覺著弘治皇帝這般做的目的不過只是為了歷練朱厚照罷了。

    而像謝遷等這些每日能近距離接觸到弘治皇帝這些人卻是從其中察覺到了一些不一樣的韻味。

    謝至忙活了一天才回家便被謝遷喊至了書房當中。

    現在的朱慧已有了身孕,謝遷也算是慢慢接受了這個兒媳。

    謝至剛娶朱慧的那段時間,朱宸濠之子雖跟著朱慧被赦免,卻也並未住在謝家,而是住在了當初朱慧所住的那個外宅當中。

    自從朱慧有了身孕之後,謝遷許是慢慢接受了這個已成了定局的事情,也允許朱宸濠之子經常出入謝家了。

    既然謝遷對朱宸濠兒子都能慢慢接受,對謝至這個親生兒子也就更能接受了。

    接受之後,在見到謝至之後自是不會那麼橫眉冷對了。

    謝至一進門,謝遷雖沒有什麼笑容,卻也是開口,道:「坐吧。」

    謝至也不客氣,直接坐了下去。

    一向勤政的弘治皇帝突然宣布讓朱厚照監國,自是會引起朝中大臣的流言蜚語。

    謝遷雖為內閣大學士,看起來好像深得弘治皇依賴,但謝遷這幾個內閣大學士自己卻是清楚,弘治皇帝最為信任和依賴的還是謝至和那些廠衛探子。

    對於弘治皇帝突然行這道命令,謝遷他自己是想不明白了,便開始來找謝至打問了,畢竟現在謝至是輔政將軍。

    謝至才坐下,謝遷便開口道:「陛下今日召見你了?」

    弘治皇帝與他說的事情后是秘密不容外泄的,但召見他的事情卻是沒做任何隱瞞的,因而在謝遷詢問之際,謝至還是開口應道:「是召了兒子。」

    謝遷他也明白,凡是能說的事情謝至自是會說的,若是不能說的事情,即便他詢問,謝至也不會說,自然也就沒詢問弘治皇帝召見他的事情,只是問道:「你現在既為輔政將軍,接下來可行之事可有想法。」

    這個想法現在還真就沒怎麼好生考慮過的,他本來計劃著先把春耕的事情忙活過。

    哪成想到弘治皇帝竟是病了,這還不說,竟是還把他直接提拔成了輔政將軍。

    這些年他所行的事情是不少,但若是治理好一個國家,他還真就從未做過。

    被謝遷詢問到,謝至也頗為謙虛,直接應道:「兒子也沒想過,突然被陛下召見接到這道旨意,才見了殿下,便又有顧朴彈劾壽寧侯打死了人,顧朴那人爹應該也清楚,陛下都很難駕馭他,更別說殿下了,被迫無奈,只能是先行收押了壽寧侯,壽寧侯的銅錢也丟了,還得幫著他找尋銅錢,兒子是這樣想的,先去詢問苦主有何需求,解決了他們實際所存有的難題,除此之外還要嚴懲直接罪魁禍首。」

    如此解決的確不存在任何問題,除當初朱元璋在位之時,沒有哪個君主,會真正把違法的的皇親國戚以儆效尤的。

    朱厚照不過監國而已,現在又是在這種人心惶惶之時,那便更不合適以嚴法行事了。

    謝至意見之後,謝遷點頭應道:「如此是沒問題,丟了那銅錢能否找到?」

    若只是一般性的銅錢那找到或許不容易了,畢竟那些銅錢長得都一樣,即便有人拿著臟物去使用,也很難被發現。

    可富民銀行的那些銅錢可都是新弄出來的,除卻與富民銀行往來的客戶,沒人能拿到這種銅錢。

    而且因為富民銀行剛剛起步,雖有人與之有業務往來,但外流出去的銅錢並不多,想要迴流這筆銅錢也可謂是容易的很。

    謝遷問起這個問題,謝至信心更大了,信心滿滿的道:「這個更沒問題了,只要他們敢往出去花,頃刻之間便能抓他們一個現行,至少半月時間便可成了,到時候保證一個銅板都丟不了。」

    這些問題謝遷也不太懂,對於張鶴齡的銅錢能否找到也不甚關心,對於謝至這般激動的回答更是毫不關心,點頭應道:「既然陛下信任你,讓你輔佐殿下,便好生干吧。」

    謝至已並非以前那般,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扭轉原主留下的那個惡劣形象,現在的他已經不需要這個了,因而對自家老爹的這個鼓勵便淡然的很,應道:「是,兒子定好好乾,絕不給爹丟臉,爹儘管放心吧。」

    說完這個問題,謝遷又道:「你那幾個兄長在兩狼山書院可還好?」

    謝至那幾個兄長以前的時候可是強於他太多了,謝遷對那幾個兒子的期望本來就高於謝至太多,現在謝至都連中三元拿了狀元。

    謝遷雖明知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卻依舊希望自家那幾個子弟都能名列一甲。

    若是真能如此的話,那他謝家便真就火了。

    謝遷有這個期望,謝至也是很看好他這幾個哥哥的。

    他的這幾個兄長都有遺傳可謝遷善於讀書的本事,在兩狼山書院人才雲集之地,他們都是名列前茅的。

    程敏政少年成名,有神通的美譽,就是他都對謝家幾個子弟讚不絕口,多次連謝遷都稱讚上了。

    不管怎麼說,謝遷也是兩狼山書院的名譽院長,雖說不經常出現在兩狼山書院,但對於兩狼山書院的事情卻也是較為清楚的。

    由於原主當初的紈絝,而謝至最後卻是連中三元,拿了個狀元,這些若只是運氣使然也就罷了,關鍵在於謝至是有著真本事的,因而程敏政也沒少因為這個事情鼓勵兩狼山書院的士子。

    既是如此便少不了要拿謝至的文章給這些士子借鑒的,隨著時間的推移,謝至寫好的文章都被借鑒的差不多了。

    等到了後來便只能由謝至親自寫新的來借鑒了,謝至他作為學書院的名譽院長,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去做,只寫個文章而已,輕輕鬆鬆的事情,他自是也沒什麼不答應的。

    書院的事情,謝至時長也是收到些消息的,對謝遷的問題回道:「幾個兄長在書院一直都名列前茅,而兩狼山書院的士子在天下士子中那都是首屈一指的。」

    這意思很明顯了,再怎麼著,他那幾個兄長都能通過了鄉試的。

    該說的問題都說完了,謝遷也沒什麼要問的了,而且也知曉謝至忙,便也打發著謝至離開了。

    當日晚上基本上沒什麼大事,謝至從謝遷書房回去便睡下了。

    而在乾清宮中的燈火卻是亮了一夜,一整夜的時間都有笙簫歌樂以及舞女嬉笑追逐之聲傳來。

    弘治皇帝的一返常態,自是讓整個宮中的宮人侍衛措手不及。

    張皇后入睡之後,坤寧宮的宮人知曉消息后本是不敢打擾的。

    但已經入夢的張皇后卻也是隱隱綽綽的聽到了外面的歌舞聲,自從張皇后入宮之後,也就只有在春節才能聽到徹夜經久不息的歌舞之聲。

    這不年不節的卻傳來了如此歌舞之聲,自是讓張皇后心中費解,難以入眠。

    輾轉反側,實在難以入眠的張皇后招來了侍女。

    「外面歌舞之聲是怎麼回事?」

    這個事情實在難以回答的很,侍女躊躇了半晌,終究還是道:「是從乾清宮那裡傳來的。」

    這個回答之後,張皇后首先是詫異,愣了半晌問道:「陛下那裡?」

    這問題實屬多此一舉,若非弘治皇帝,誰還敢如此徹夜不息的放縱玩樂。

    侍女點頭回道:「是,今日蕭公公領著好幾撥舞女去了乾清宮。」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