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章是銅錢丟了

作品:《大明好伴讀

    兄弟二人你一言我一語,一路說著直接回了書房。

    二人走至書房門口第一眼並未瞧見王鳴,張延齡還道:「王鳴那小子不再外面守著,怎跑進去偷懶了?」

    雖說書房著火折騰了大半夜,也讓他們損失不小,但畢竟那些貴重東西不曾損壞,這便讓他們的心情還算不錯,對於王鳴進屋偷懶的事情,他們也並不在意。

    張鶴齡對之也不言語,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進門之後當下並未瞧見王鳴,但瞧著他們那幾口大箱子都在當即也並未在意。

    只是瞧著王鳴不在房中,有些不快,嘴中責怪道:「懶驢上磨屎尿多,王鳴那狗東西有跑哪裡偷懶去了,若是本侯這銅錢有個閃失,非得把他腦袋擰下來。」

    張鶴齡嘴中惡狠狠的說著,張延齡卻是快步走至大箱子跟前,喊道:「大兄,快來把箱子打開,讓我看看這銅錢。」

    這幾口大箱子的銅錢已相當於安眠藥物了,每日睡覺之前若是不瞧瞧這些東西的話,便很難入眠。

    這個習慣不僅張延齡存有,就是張鶴齡也有的。

    因而張延齡在呼喊之時,張鶴齡絲毫不覺不耐煩,疾走兩步,拿下身上的鑰匙正要打開那箱子上的銅鎖之際。

    靠近箱子旁的張延齡卻是驚呼,大喊道:「呀,大兄,怎銅鎖都不在了,你睡前看完是不沒落鎖。」

    張延齡說著又在其他幾個箱子旁走了一圈,道:「呀,這幾個的銅鎖都不在了,大兄,你還真沒落鎖。」

    說到此處,張鶴齡已走在箱子旁邊了,不滿道:「誰說我沒落鎖了,我明明記得是落了鎖的。」

    這話才落下,便親眼看到那幾個大箱子還真就沒落鎖,心下頓時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越是如此,越不敢輕易開啟這個箱子,手搭在箱蓋之上,久久都未能開啟。

    張延齡到現在也沒能搞清楚狀況,還在一旁催促道:「大兄,快打開啊,咱瞧了之後便快些去睡了,明日還得找謝至去看火災的原因呢。」

    張延齡催促,張鶴齡卻好像沒聽到一般,遲疑了片刻,才終於把那箱子移開了一條縫隙,也不敢多開,貓著腰,把眼睛放在那縫隙當中瞧著。

    只不過猛然一瞧,便轟隆一聲重新合上了箱子。

    直到箱子被合上,張延齡還未搞清楚狀況。

    既然不知曉狀況那便要詢問不是,張延齡在張鶴齡身邊開口問道:「怎麼了?大兄。」

    開始張鶴齡並未搭理張延齡。

    在張延齡又詢問了一遍之後,張鶴齡才終於開口道:「咱銅錢好像沒有了。」

    張延齡這才大明失色,快要哭出來一般,又問道:「銅錢沒有了,哪去了?」

    詢問之中,張延齡便開了其他未落鎖的箱子。

    張延齡在開啟這些箱子之時並不像張鶴齡那般畏首畏尾,全部展開,開了個徹徹底底。

    隨著幾口箱子被打開,裡面果然是空空如也。

    這下倒是張延齡不願承認這一現實了,追著張鶴齡詢問道:「大兄,銅錢呢?肯定是你怕不安全,把銅錢藏起來了吧,大兄,你儘管放心,我定會保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了你我之外,肯定是不會有第三人知曉的。」

    張鶴齡正是相信張延齡能夠保密,所以才會把兄弟二人的財富放在一塊。

    所謂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他們兄弟二人若是單打獨鬥的話,即便有皇後為他們做主,也難免會被欺負了的,可他們兄弟二人若是合作的話,那便更不會有人欺負他們了。

    這些年來,他們掙到銀子便放到一塊,花出的每一個銅板都是經過兄弟二人知會之後才能花出的。

    即便藏錢那都是兄弟二人共同管理的,絕不會存在一人藏起來,不讓另一人知曉的情況。

    對銅錢消失,張延齡寧願相信是張鶴齡史無前例的藏起來了,也不願相信那銅錢會不翼而飛。

    而張鶴齡開始不願相信銅錢消失,現在直接也把銅錢之事歸結到張延齡身上了,道:「莫要玩笑了,你把銅錢放在何處了,快拿出來吧。」

    張延齡開始緊張了,連忙擺手道:「咱睡覺的時候,這銅錢還在這箱子當中呢,睡到半夜,王鳴來說書房著火了,我便與大兄一道去救火了,中途並沒回來過,怎能把這銅錢藏起來。」

    說到一半,張延齡才後知後覺的道:「難不成銅錢真丟了?」

    張鶴齡並未馬上說話,張延齡瞧著張鶴齡冷峻的臉龐,絲毫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兩腿一蹲坐於地上,開始了嚎啕大哭,邊哭邊喊道:「我的銅錢,我的銅錢」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若是心地善良之人,聽了這樣的哭聲,難免也要跟著落淚了。

    銀子丟了,最關鍵的是要去找銀子,張延齡都哭成這樣了,總的有人跟著一塊去找的,張鶴齡自是不能跟著張延齡一塊去痛哭的。

    他不能哭了,但聽著張延齡的哭聲難免有些心煩,呵斥道:「哭個什麼勁,這般哭著,銀子便能找回來嗎?好生想想,誰最有可能把銀子偷走。」

    張延齡哭了半晌,聽聞張鶴齡之言后,抹了一把眼淚,從地上起身,出言道:「我們是找王鳴看著的,現在那小子不見人影了,八成是被他偷走的,即便不是他偷走的,現在我們的銅錢不見了,也應該找他來賠的。」

    張家兄弟現在只要他們的銅錢能夠回來,至於這個銅錢是由誰來拿的,他們可絲毫不關心。

    王鳴丟了銅錢,最後銅錢若是找不回來的話,那便非得讓他來賠不可。

    你說你沒錢,那人家可不管,你若是沒錢,哪怕是把自己賣了,都得賠的。

    張鶴齡在一旁也頗為急切,附和道:「還愣著作甚,快去尋那王鳴去。」

    整個侯府的人差不多都參與了救火,好不易撲滅了火,終於能夠歇息一下了,卻是又被喊其去找王鳴。

    這些人當著主人的面是不敢多說什麼,但私下當中難免是要抱怨一下的。

    「這算什麼事兒,剛才救火也就罷了,王鳴丟了,怎還要我們去找?他不知躲哪拉屎去了,我們又去哪裡去找?」

    「噓聽說侯爺去救火的時候,把賣地的那幾大先知銅錢都吩咐給王鳴看守了,現在不僅銅錢不見了,就連王鳴也不見了。」

    「什麼?這莫不是王鳴監守自盜,盜走了這些銅錢?」

    「很有可能,目前能想到的也就只有這個原因了。」

    「啊王鳴膽也太大了吧,那麼多的銅錢,若是被發現了,那還有命嗎?」

    「誰能知曉呢?沒發現的時候逍遙一筆,最後即便發現了也算是得其所了。」

    話是這麼說,但若是給他們個機會,讓他們直接去偷那箱子銅錢的話,他們恐也不願起去的。

    人就是這樣,有人喜歡安逸平淡的生活,有人卻喜歡冒險逍遙的日子。

    「若真是那王鳴偷走的,已這麼久了,又如何能在府中找到呢,這不是瞎耽誤工夫嗎?」

    「兩位侯爺平日里腦子就不夠,到了這個時候,還如何指望著他們能想到合適的解決辦法,兩位侯爺可是一貫的視財如命,現在那麼多銅錢丟了,他們指不定如何著急呢,這個時候更是沒人敢上去提點,觸這個霉頭了,既然讓找那我們便找著吧,能找到的話那去彙報,找不到的話那也與我們每關係了。」

    那人有些猶豫,開口道:「說來的話,今晚吃飯的時候我還見過王鳴呢,他帶著幾人進了府,還沒等我詢問,他便說,他要帶他幾個朋友來府中吃個飯,往常,也經常有些能搞來吃的之人帶著人來做客,我本覺著沒什麼,出了這個事情,我才覺著今日那王鳴太稀奇了,以往那王鳴鼻孔朝天,眼睛都長到頭頂上了,瞧著我們這些人根本就懶得睜眼瞧人的,今日卻是與我主動解釋,怎麼想都有些稀奇。」

    兩人的關係還算不錯,另一人小聲道:「侯爺若不問起此事,你便莫要聲張了,已避免殃及池魚。」

    這個事情與他們這些人本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但誰都保證不了,主人是否把丟了銅錢的怨氣發泄到他們這些見了王鳴的反常沒有及時上報的人的身上。

    其實這個事情,怎麼說來都與這些人沒多大關係的。

    若是一有人發現誰不對勁就去報告,不僅亂套,主人家恐也得被累死。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