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0章過年

作品:《大明好伴讀

    朱厚照這麼一問,謝至便清楚他的意思,回道:「還沒有,臣今日有空,回家裡瞧瞧,順便來看看殿下。」

    弘治皇帝既然讓朱厚照往軍中伸頭,謝至當然是得有自知之明的,可以的話,他還是莫要回京的。

    朱厚照滿是不情願的道:「本宮每日練兵便已經夠緊張了,還得管著五軍都察院的事情,每日疲累不已,本宮覺著若是再如此下去的話,非得英年早逝了。」

    勤政的確也可能折損壽命,但也不是必然的,但若是不勤政的話,那必會是昏君。

    謝至嘿嘿一笑,嗔怪道:「殿下這是說哪裡話,殿下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可是對陛下的大不孝。」

    謝至說的一本正經,朱厚照卻是瞅了他一眼,不滿的道:「別以為本宮不知曉你小子的意思,你不就是躲著五軍都察院的事情?以前周賢在的時候,很多事情都是他處理了,現在他不在了,這些事情便全都落在你的頭上了,本宮接手你五軍都察院這段時間來,每日不到子時絕不能睡覺。」

    朱厚照一臉委屈,謝至更是委屈的不行。

    剛開始之時,弘治皇帝還讓他對五軍都察院的一些大是大非之上行一些決斷的,後來估計是覺著自家兒子能力已經夠了,竟把所有的決斷都交於了朱厚照。

    謝至躲在雲中,那完全是在聽弘治皇帝的旨意行事的。

    若非弘治皇帝的這道旨意,他還不是想什麼時候回京師那就什麼時候回京師。

    現在呢?被弘治皇帝這麼一搞,他必須得裝出他很忙,即便想要回京師,那也得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謝至帶著委屈,可憐兮兮的道:「臣真是冤枉,雲中那裡的事情著實很是繁忙的,臣每日忙著那些事情也不都是子時才能睡,至多也就睡上三個時辰罷了。」

    謝至在詭辯之上本就有些本事,朱厚照說不過也不在這個事情之上多言了,總不能真的派人去打探一下謝至到底睡了多長時間吧?

    朱厚照擺手道:「算了,不說這個事情了,你若不願回來,有本事那便永遠留在雲中去。」

    謝至可不想永遠留在雲中,不能做京官,那官職必然不會高的。

    男子漢大丈夫,總歸得是有些抱負的。

    朱厚照這麼一說,謝至趕忙道:「別啊,大棚的事情馬上便處理完了,臣春節之時差不多就能夠回來了。」

    朱厚照一副嫌棄的樣子,懶得搭理謝至。

    在這個事情之上多說無益,謝至也不再多說,道:「殿下,這神機營訓練越發有模有樣了嘛。」

    神機營這場仗打的漂亮,現在說這些事情已是沒多大意思了。

    朱厚照也沒有當初那般的自負,淡淡一笑,問道:「本宮這神機營與你那雲中衛相比如何?」

    這個問題,其實顯而易見的。

    神機營是京軍,底子就比雲中衛強,經過同等訓練,自是能夠超越雲中衛的。

    在這個事情上,謝至實話實說,道:「比雲中衛優越很多。」

    朱厚照自己本身也有這個認識,從謝至口中聽到這個話卻依舊還是存有幾分自得。

    「吉野榮一的兒子已到了京師,父皇已把他安排到國子監了。」朱厚照又道。

    吉野榮一把他兒子送來的目的本就不純,若有可能的話,當然是要早些送來的。

    越是早點送來,從大明這裡學過去的東西也就越多。

    在這個事情之上,謝至倒也沒多言,回道:「既然到了那便是客嘛,多注意著些動靜便是了。」

    謝至在京師待了一日後便回了雲中,大概又待了兩月時間,一年一度的春節便到了。

    春節的前兩天時間,第一批蔬菜便可摘了。

    摘蔬菜的時候,謝至找了庖廚,又買了牛羊肉給還給負責這些蔬菜的農戶準備了一桌豐盛的的美味佳肴。

    謝至絕對夠意思了,就這些瓜果蔬菜什麼的,這些農戶不說在反季節的冬日了,就是夏日恐也沒什麼資格食用。

    謝至既然夠意思了,那一併也就夠意思了,又道:「你們負責這些大棚這幾日,對這些事情也應該是很熟悉了,落戶的事情,某幫著你們辦了,往後這些事情便由你們一手負責了。」

    這些人精心準備著這些東西,吃飯與否的不重要,最關鍵的還是想解決了落戶問題。

    只有這個問題解決了,他們全家才可完全安定下來。

    謝至一開口,幾人起身道:「多謝侯爺。」

    這樣的話,謝至聽過不少了,瞭然很多了,擺手道:「不必,往後你們好生干便是,某也不能長時間待在這裡,這個大棚的事情還得是交給你們的。」

    好處許諾了,往後便得靠著這些人好生幹活了。

    「來,喝酒,這些東西都是你們種植出來的,不管從哪說,你們都應該吃第一份的,來吃吧,莫要客氣。」

    謝至招呼之下,幾人才終於動了筷子。

    與謝至待了幾月,他們也都了解謝至了,謝至絕非那種矯情之人,在飯桌之上是能夠一塊喝酒,一塊吹牛的。

    謝至舉杯,他們倒也不再拘束,四仰八叉的端著酒杯,相互揮舞著行酒令,喝的是不亦樂乎。

    謝至喝了幾杯便下了桌,春節馬上要過了謝至便也該回家了。

    這些瓜果蔬菜什麼的也都要及早運回京師了,這些東西也就在京師能賣出高價。

    這些事情,謝至全部安排給了賀良。

    為了防止這些蔬菜離開大棚被凍壞,還得是做好全方位的保暖才行。

    需要做的事情還不少,所以還得提前準備才是。

    在收了蔬菜后,謝至才回了京師。

    等謝至回到京師的時候,已是春節了。

    這一年已是弘治十五年,會試也將要在這一年進行。

    謝家兄弟在兩狼山出院的課業也頗為緊張,並未與謝至一道回家,兄弟幾個商量著等吃了中飯之後再往回去趕。

    兄弟幾人在一塊學習,相互之間是能夠有些照應,卻也存有競爭的。

    兄弟幾個除了一塊中舉之外,還要在名次之上拼個高低上下的。

    謝至也知曉他們兄弟幾人的心思,在回家的時候只是與他們幾個打了聲招呼便獨自一人回去了。

    兩日的時間,賀良已負責吧從雲中帶回來的那些東西都賣出去了。

    謝家只不過是留下了一小部分,謝至回去的時候,謝夫人正領著眾人洒掃庭院呢。

    謝至才回家,便被謝夫人指揮著也加入了進來。

    謝夫人有命,謝夫人聽著便是,不然的話定然又要把喋喋不休的訓上一頓的。

    謝至正收拾著,宮中便有了旨意要宣謝至進宮。

    既然是宮中的旨意,那誰都不能多說,謝至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乖乖進宮而已。

    進了宮之後,在暖閣之中,謝至見到了他老爹在內的三個內閣大學士。

    謝至先與弘治皇帝見禮,隨著又朝三人見了禮。

    見到謝至進來,弘治皇帝頗為的和藹可親,笑呵呵的回道:「今日回的京師?」

    謝至點頭應道:「是,雲中的事情處理完了,正趕上過春節,臣便也就回來了。」

    緊接著,弘治皇帝便又道:「雲中的事情既然處理完了,春節過後你也莫要再去雲中了,你好歹也是五軍都察院的主官,長久待在雲中又算何事?」

    弘治皇帝這也就是看起來是老實人,去雲中的事情還不是他安排的嗎?

    若非是弘治皇帝刻意安排,謝至又怎會好幾個月都待在雲中的。

    自然,這些東西謝至也只不過是在心中想想,當著弘治皇帝的面唯一應答而已。

    謝至恭敬乖巧的回道:「臣遵旨。」

    謝至應答之後,弘治皇帝才開口問道:「你可知,今歲國庫收入多少?」

    這個謝至上哪知曉去?

    謝至才搖頭,弘治皇帝便道:「較之去年增加了兩倍之多,較之之前最好之時都達到了五倍之多。」

    這個數字雖大,倒也在謝至可接受範圍之內,畢竟以前的那些稅收可以不少都進入私人腰包。

    雖說這個事情與謝至有著莫大的關係,但謝至卻也不能把這個功勞攬過來,回道:「恭喜陛下。」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