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9章無理要求

作品:《大明好伴讀

    奉天殿中昨晚便開始準備宴席了,謝至到達之時,已有不少人按照既定的位置落座了。

    謝至找了自己的位置才剛坐下,便有人笑嘻嘻的走了過來與他打招呼了,「雲中侯少見啊。」

    謝至現在得罪的人不少,既是有人打招呼,他也沒絲毫架子的,笑呵呵的一一都做了回應。

    有了第一個人的招呼,自是還會有人再來混個臉熟的。

    不管是誰來找他打招呼,也不管來人的官職高低,謝至都會一一微笑著做了回應。

    自然謝至也非常清楚朝臣之上的那些重臣是不會追著與他說話的,這些來與他打招呼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朝堂之上說話根本就沒什麼分量的。

    但謝至也不嫌棄,只要有人能夠支持他,力量大小無所謂,他都歡迎的。

    相比較於謝至這裡的熱鬧,謝遷那裡便冷冷清清的了。

    坐在謝遷身旁的劉健難免會打趣幾句,道:「謝公,你家小子那裡倒是夠熱鬧的。」

    謝遷瞅著謝至的方向,嘴中哼出一聲也不做回應。

    對謝至所做的事情謝遷其實並未有太大的反感,但當著外人的面謝遷對謝至必當得是一副不稱讚的態度。

    就謝至所做的那些個事情有好多都是要得罪人的,謝遷若還對謝至和顏悅色,一副父子同心的太祖,那些被謝至得罪了人的敵意便要轉嫁到謝家整體了。

    謝遷作為一家之主必須要考慮到這個事情的後果才是。

    李東陽在一旁笑了笑,道:「吉野榮一能夠親自遞交國書那全得於謝至,倭國問題太祖太宗兩朝都無法永久解決,此乃大功,因而自是也會有不少人巴結的,謝家能有此子弟,謝公也該當自豪。」

    對李東陽開口之言,謝遷扯起一道無奈的苦笑,並未作言語。

    朝臣們陸陸續續先後到齊片刻后朱厚照便跟隨弘治皇帝一道出現在了奉天殿中。

    弘治皇帝父子進來,蕭敬便扯著嗓門大喊,「陛下駕到。」

    隨著蕭敬話音落下,一眾朝臣紛紛起身見禮。

    見禮之後,弘治皇帝和朱厚照便也已經走至了龍椅之下。

    走到龍椅之前,弘治皇帝並未落座,而是抬手道:「平身,落座。」

    眾臣起身坐下后,弘治皇帝便榮光換髮的開口道:「今日倭國天皇親自遞交國書,願與我大明稱臣納貢,如此便可永久解決襲擾在沿海一帶的倭寇,這乃我大明百姓之幸事,也將永載於史冊,朕請眾位卿家共同見證這一時刻。」

    言畢,弘治皇帝又道:「宣吉野榮一進殿吧。」

    弘治皇帝開口,蕭敬便緊隨著高喊,道:「宣倭國使臣進殿。」

    吉野榮一答應稱臣納貢的事情也並不是只與謝至口頭說過,也是與鴻臚寺和禮部官員正是接洽過的。

    既是正式敲定要稱臣納貢,那在稱呼之上使用使臣也就沒有任何不妥的了。

    隨著蕭敬開口,大漢將軍緊隨著一人傳一人把弘治皇帝的旨意傳到了午門之外。

    片刻之後,才終見吉野榮一身著倭國禮服,手捧國書走進了奉天殿。

    吉野榮一進入奉天殿,弘治皇帝並未表態,等著吉野榮一先行施禮。

    謝至本想著,這吉野榮一隻需能鞠躬行禮便算了了。

    卻是沒成想,吉野榮一一進奉天殿便行了跪拜禮。

    如此大禮自是滿桌皆驚,在一眾朝臣低聲吵雜之時,吉野榮一便已經一氣呵成完成了三跪九叩的大禮。

    弘治皇皇帝容光煥發的臉上換起了嚴肅,道:「雖為稱臣納貢,卻也不必行如此重禮的。」

    這吉野榮一無論從哪方面看絕非草包,既不是草包卻能忍辱負重,干願行如此大禮,那便就是在韜光養晦了。

    這樣的人是很危險的,隨時都可能咬上你一口的。

    弘治皇帝客套,吉野榮一卻是頗為認真,道:「在下稱臣納貢乃是真心,該行之之禮自然也就要行的,吉野榮一遞國書,請大明陛下批准。」

    吉野榮一出口,不用弘治皇帝吩咐,蕭敬便走至其身邊,從吉野榮一拿了國書。

    蕭敬把國書展開拿在弘治皇帝面前。

    弘治皇帝認真瞧了幾眼后,蕭敬拿著國書又放在朱厚照面前。

    朱厚照瞧過之後,弘治皇帝便道:「朕說過,要讓眾位卿家與朕共同見證這一時刻,把這國書拿與眾卿家一併瞧瞧。」

    弘治皇帝既然有吩咐,蕭敬便只得手捧著國書,亦步亦趨的流轉在一眾大臣的面前。

    許久,坐在奉天殿之前的大臣才終於都瞧了一遍。

    「眾位卿家既已都瞧過,那便蓋印吧。」

    弘治皇帝應允之後,蕭敬才拿出玉璽蓋了上去。

    玉璽一蓋,這個宴席的最主要目的便已達成了。

    吉野榮一道謝之後,才又開口道:「倭國多年戰亂,百姓教化甚淺,子民仰慕大明文化,不知陛下可否遣儒生為大明傳禮以教化百姓?」

    這個要求倒也不算什麼不能答應的事情,弘治皇帝也並未再徵求群臣的意見,直接應允道:「自是沒問題,選派儒生三百人入倭國傳禮一年。」

    弘治皇帝開口,此事便已算落成了。

    弘治皇帝才剛剛答應,吉野榮一緊接著又道:「陛下,臣子仰慕大明文化,不知可否接納他在國子監讀幾年書?」

    國子監中並不是不接受外邦子弟的,相反在國子監當中這樣的人番邦子弟占數並不少。

    但吉野榮一這麼做便不單純的只是來學大明文化了。

    若真只是仰慕大明文化的話,那完全可跟著大明派遣過去的儒生一塊學。

    大明既是要派遣儒生,那肯定會是最出色的,跟著這些儒生學習那也是一樣啊。

    吉野榮一在如此情況之下,卻還要把他兒子派過來,卻是不得不讓人多想一下了。

    這既可以是質子,也有可能是派來學習大明先進之術的。

    弘治皇帝並未馬上表態,一眾大臣私下之中也是竊竊私語。

    吉野榮一也不著急,淡然慢慢道:「臣大子,三子,四子,五子皆死在了戰場之中,只留有二子和依舊年幼的六子了,二子為臣監國,六子卻不像他其他幾個兄長喜歡刀劍,反而醉心於讀書,成日都待在書齋中,臣幾次痛失愛子,對年幼的六子便多了幾分舔犢之情,他既喜歡讀書,那臣便要為他創造最好的條件,這也是臣的一些舔犢之情了,還望陛下能夠應允!」

    吉野榮一說的那是情真意切的,說到最後竟掉出了幾滴眼淚。

    片刻功夫,弘治皇帝終於開口道:「閣下舔犢之情朕可理解,即使如此,那便送來吧,國子監也有不少番邦子弟。」

    弘治皇帝答應,吉野榮一的感激之情更甚了。

    吉野榮一提了兩條要求,大明皆已應答,大明到目為止卻是無可需要吉野榮一做的。

    很快,謝至開口道:「閣下既已遞交國書那便當盡好臣子本分,保證在大明沿海絕不能再出現一個倭寇,過去的事情便已過去,侵擾過我大明百姓的倭寇付出了該有的代價,但若是再有倭寇侵我大明百姓,閣下便得該在此事之上給大明一個交代了。」

    別以為一個稱臣納貢就可以無限制的從大明討要東西了,該負擔的責任還是該負擔起來的。

    吉野榮一倒是挺有本事的,有個桿就能往上爬。

    謝至話音才落,立馬道:「在下可遣出巡邏護衛,晝夜不間斷於大明沿海巡邏以保大明海域的安全。」

    謝至一個大大的白眼投了過去,沒好氣的道:「我大明兵力雄厚,武器精良,我大明自己的地界自己能保護好,凡是不經同意出現在我大明地界的,我大明有能耐讓他們有來無回,某隻是出於好心提醒閣下,莫要讓此事發生,以免傷了我們雙方之間的和氣。」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