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9章宴請功臣

作品:《大明好伴讀

    在天津衛修整了一夜,第二日一早,謝至和朱厚照帶著百戶以上的長官便直接開赴了京師。

    弘治皇帝知曉雲中衛要來提早便已準備了酒菜,謝至他們回京之後便直接進了宮。

    這宴席本就是一場高規格的慶功宴,自然一併參加的還有朝中幾個重要衙門的主官。

    謝至作為雲中衛的第一任主官,所負責的五軍都察院又是雲中衛的頂頭上司,自然也有資格參加這次宴席的。

    「雲中衛可得勝歸來,各位功不可沒,來,端起酒杯,朕敬你們一杯。」

    坐在奉天殿的這些人幾乎都是流民出身,逃難到了雲中,有幸被選拔到雲中衛,又有幸被提拔成百戶千戶,他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竟能被皇帝在奉天殿中敬酒。

    本來得勝歸來就已很是得意,此番得意自是加了好幾倍了。

    「來,干!」弘治皇帝飲盡了杯中酒。

    隨後便開始論功行賞了。

    弘治皇帝緊接著開口道:「雲中衛所有兵丁加三月俸祿,所有主官皆升一級,指揮戚景通封平海伯。」

    弘治皇帝的封賞之後,戚景通帶領奉天殿中的那些雲中衛主官們隨之起身謝禮,喊道:「多謝陛下。」

    封賞之後,便開始放鬆吃酒了。

    推杯換盞宴請之後,戚景通等人便要告辭了。

    戚景通是由謝至一手提拔起來的,自是還要詢問謝至是否有需要叮囑的。

    就在謝至和戚景通說這話的時候,蕭敬出現在戚景通身邊,笑嘻嘻的開口道:「戚指揮使,陛下宣你過去一趟。」

    雲中衛的實力顯而易見了,弘治皇帝即便再信任謝至,也還是需要把軍權牢牢把握在手中。

    戚景通作為雲中衛指揮使,自然是需要與戚景通建立起絕對聯繫才是。

    謝至也沒多說,直接吩咐道:「去吧,往後你便是雲中衛指揮使了,該如何訓練你自己做主便是。」

    謝至也相信戚景通,由他帶著雲中衛自是差不了的。

    宴會結束之後,謝至便直接回了五軍都察院。

    他現在掌管都察院,自然是要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上面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謝至外派出去的人馬先後不斷把各個衛所的消息傳輸回來。

    無論情況大小,謝至全部分門別類的彙報上去,至於弘治皇帝如何處置,那也不管他的事情了。

    弘治皇帝信任只是一方面,謝至他也得有了自知之明,把該把握的分寸把握了才行。

    周賢處理了重慶公主的喪事,也還要丁憂,接下來五軍都察院的事情也全都落在了謝至一人的肩膀之上。

    正當謝至忙著處理五軍都察院的事情之時,秋收也逐步要開始了。

    由於各地作坊如雨後春筍成片的興起,大量的勞力皆被吸引了過去,很多田莊都面臨著勞力眼中匱乏的問題。

    這個時候擁有田莊的人越多,越是焦急。

    「老爺,這可怎麼辦,剛入夏那些佃戶便跑光了,這眼看著就要收割了,若是再這麼下去,地里的那百十來畝麥子可就耽擱了。」

    「怎麼辦?提高招工價錢,每天八個銅板。」

    這樣的價錢都快趕上往日一個月的了。

    「老爺,隔壁王家已加碼到了一天十三個銅板,依舊找不到人,越是往後,價碼恐的越高,都怪興起的那些作坊,那裡都是按件計算的,若是加緊些,有一日能賺到五十個銅板的,即便慢些的,也可賺到二十個銅板以上的。」

    那些作坊價碼高不說,還可給建造房子。

    房子可是人一輩子長久穩定的必備,即便這些作坊的價碼少些,有了房子,也不願再返回去做佃戶的。

    現在這個階段所面臨的難題,廠衛自然也是收到了一些消息。

    在蕭敬和牟斌把這一消息報給弘治皇帝之後不久,謝至便被召了過去。

    民以食為天,無論怎麼變化,糧食都是重中之重。

    現在糧食麵臨無法收割的問題,那些擁有大面積土地的勛戚貴族著急,弘治皇帝作為統籌天下的大家長也是不甚著急的。

    謝至進了暖閣,率先與弘治皇帝見了禮。

    「不知陛下宣臣過來有何事?」謝至主動出聲問道。

    謝至需要忙著的事情太多,是在不知曉弘治皇帝現在把他找來是所謂何事的。

    弘治皇帝之言了當的開口道:「馬上便要收割了,擁有大量田莊的士紳都面臨勞力短缺的問題,在此事之上你可有好的建議?」

    既然是弘治皇帝詢問了,謝至便直言了當的道:「這個問題朝廷該幫辦法解決的,雖說糧食收割之後都進了那些士紳的腰包,可那些糧食收不上來,吃不飽肚子的肯定不會是那些士紳,最後面臨糧食問題的肯定會是普通庶民。

    一旦缺糧,揭竿之事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一旦需要動用兵戈,那必然需要大批錢糧的支持,朝廷的錢糧都用於平息庶民的揭竿,那錢糧只能是更為的短缺,越是卻,庶民動亂便會更嚴重,庶民動亂越嚴重,那所需要的錢糧便會更多。

    這將會是一個惡性的循環,所以無論如何說,即便所有的作坊全部停產,都務必得保證這些糧食能夠收割上來的。

    只是收這些糧食容易,朝廷要考慮如何從這方面當中得到一些既定的好處才是。

    現在朝廷面臨的另一大難題便是,大量的土地都被那些無需繳納賦稅之人佔領,朝廷糧庫之中的糧食越來越少,現在這些庶民所賺到的銀子是不少,但最關鍵的一個問題還是得保證他們能夠填飽肚子。

    若想讓朝廷有底氣,那便得保證,天下的良田能收上糧食才是。」

    謝至一介紹起來便喋喋不休的說個沒完沒了,弘治皇帝也有耐心,謝至喜歡說,那便給他足夠的時間。

    緊接著,謝至又道:「臣是這樣想的,可由朝廷從各作坊中抽調勞力協助其收割,在收割之時,可由朝廷出銀錢雇傭,而需用這些勞力的人要出糧食償還,朝廷便算是從裡面收來了賦稅,可儲存以備不時之需。

    在來年春耕的時候勞力短缺依舊會存在,到時候朝廷便可出資購買這些良田了,能賣些銀子總比荒廢了要強,在朝廷買了良田之後,可由朝廷組織種植,這些良田所有的收成便將會全部歸於朝廷手中,賦稅什麼的,朝廷完全也不必擔憂了。」

    謝至既然敢給弘治皇帝出謀劃策,那自是要把每一項可能出現的問題全部考慮到才是。

    要不然發展到一處卻是無法解決下一項問題了,這不等著落不了好嗎?

    謝至的想法出口之後,弘治皇帝點頭應道:「這倒是不錯。」

    片刻之後,弘治皇帝又出言說道:「就按你說的辦吧。」

    弘治皇帝應允之後,也不需要謝至再多說了。

    謝至便直接告退了,現在各個作坊的事情也不是他一手負責了,弘治皇帝需要怎麼做,直接吩咐便是。

    再說了,那些作坊從一開始就都屬於朝廷,現在那些作坊都步入正軌了,謝至自是也沒什麼可幫忙的了。

    從一開始,謝至便不會把這些事情牢牢把握在手中,都是在往各方面培養著人手。

    這些人手培養出來,那從始至終都是屬於朝廷的,從未屬於過謝至私人所有。

    現在謝至也是,需要呀插手的事情他定然是不遺餘力的,但若是不需他操心的,謝至絕不會多摻和一個字的。

    要想榮華富貴能夠長久的話,務必得把一些事情的分寸把握好。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