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8章雲中衛凱旋

作品:《大明好伴讀

    幾個時辰,謝至和朱厚照便趕至了天津衛。

    天津衛指揮使因寶船停泊在此告了謝至一狀,最後的事實卻是就是利用那寶船那個被他狀告的寶船直接剿滅了活躍在海上的倭寇。

    因此一戰,雲中衛也徹底的揚名立萬。

    但這指揮使再見到謝至的時候底氣卻頗為的不足,畢竟現在謝至掌管著五軍都察院,算不上是頂頭上司,但謝至卻是有直接徹查他的權力。

    「殿下,都御史,雲中衛估計還有段時間才能到,二位要不先去下官那裡歇歇腳,下官準備了酒菜。」

    謝至此行是陪同朱厚照一塊來的,去不去那也得是朱厚照說了算的。

    謝至並未應答,等著朱厚照的回應。

    那指揮使話音才落,朱厚照便立馬橫眉冷對的斥責道:「雲中衛兄弟為大明風餐露宿,在外面浴血奮戰,本宮要迎接凱旋的將士歸來走了幾步路就要先吃飯,如此做可要寒將士們的心,你與本宮出這個主意,到底是和居心?」

    那指揮使邀請謝至和朱厚照吃飯本是好心,哪能想到竟會被反過來扣了這麼大一頂帽子。

    那指揮使結結巴巴幾下,好像找不到辯解的理由。

    這種情況之下,他就是怎麼解釋好像都有些不太合適。

    朱厚照身上的毛病是不少,但絕沒有貪圖享樂的那種臭毛病。

    那指揮使無從解釋,倒是謝至開口道:「某與殿下便不過去了,你去準備好酒菜迎接雲中衛兄弟們凱旋才是。」

    雲中衛的兵丁自從天津衛登船之後,將近半年時間,一直都在外面浴血奮戰,現在打了這麼一個大勝仗歸來,自然是要為他們準備慶功酒的。

    那指揮使在這點兒之上的表現倒也還算頗為圓滿,解釋道:「下官自接了旨意要在此迎接雲中衛凱旋,便吩咐開始準備酒菜了,宿營之地也都準備妥當了,雲中衛可先行修整再回營地。」

    謝至和朱厚照都是這樣想的。

    雲中衛好不容易踏上了大明的國土,總得是先行修整再啟程回雲中的。

    而且弘治皇帝還特意下旨,要面見雲中衛百戶以上長官,還在宮中設了宴為他們慶功的。

    所以說到了天津衛之後,其他兵丁回雲中,百戶以上卻是要跟著謝至他們回京師的。

    雲中衛配備五千餘人,雖都有大功,卻也不能把他們全部拉到京師,接受了弘治皇帝的會見然後再回雲中。

    那指揮使回答之後,朱厚照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一下,只不過也沒再搭理他直接往碼頭趕去。

    在碼頭之上,已有百姓在迎接了。

    這些百姓是有官府的組織才過來,但多少也是有些自發性的。

    平倭勝利那便意味著沿海可風平浪靜了,沿海安全了,他們這些靠水討生活的日子也能好過些了,多多少少也都是有些感激的。

    大概在等了一個多時辰,遠處才見有小黑點飄來。

    站在朱厚照身旁的谷大用驚呼道:「來了。」

    朱厚照也不搭理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海面。

    大概又過了半個時辰,才終於瞧見懸挂著旌旗的大船浩浩蕩蕩由遠而近的行駛了過來。

    眼看著這些大船就要靠近之際,十幾條大船竟是一至排開,然後開始調轉炮口對準了岸上歡迎的人群。

    這些百姓也都見過火炮,清楚向他們調轉過來的那東西是什麼。

    一窩蜂的便開始私下逃離開來。

    谷大用在朱厚照身旁也是咋咋呼呼的喊道:「殿下,快跑,那火炮馬上便要打來了。」

    朱厚照和謝至站在碼頭的最前沿,那火炮打過來的話,遭殃的肯定是他們。

    朱厚照頗為淡定並未有逃離的打算,謝至倒是一腳踢在了谷大用身上,罵道:「瞎咋呼個什麼勁兒,那是禮炮傷不了人。」

    谷大用詫異,反問道:「禮炮?」

    謝至瞅了他一眼,懶得跟他解釋,直接吩咐道:「先把百姓喊回來去,好好的迎接凱旋搞得像是敵人侵襲像何事?」

    禮炮所需的火藥最容易配置,謝至在弄出黑火藥之前便弄了出來,目的便是為了在打了勝仗的時候使用。

    至於使用之時炮口的位置如何調整,那都是有明確規定的。

    隨著人群的混亂,海面上那大船的火炮已是發射了出來。

    咚咚咚,一聲接著一聲。

    只聽見聲音,卻是不見火炮落下傷人,四下逃散的百姓也漸漸的鎮定了下來。

    在百姓鎮定之後,謝至才道:「這是禮炮,專為勝利所用,不會傷人,各位莫要驚慌。」

    虛驚一場,一群四下逃離的百姓紛紛返回了原來位置之上,嘴中稱讚著這禮炮云云。

    謝至弄出這禮炮可不曾與朱厚照提過一個字,但在船上朝他們調轉炮口的時候,朱厚照依舊還能穩若泰山一般站著,這著實不是需要有幾分魄力就能辦到的,更多的還是需要膽量的。

    謝至越發感覺,朱厚照越來越附和雄才大略君主的標準了。

    這皇位遲早都得是朱厚照的,朱厚照越有能力,現如今大明所擁有的這些發展才能保得住。

    朱厚照現在不過才不到二十歲,若不胡亂折騰,活到七十歲,即便是朱厚照兒子只是個守成君主的能力,那有這五十年十年,大明也足可以發展成為無法被超越的存在了。

    對於禮炮的問題,即便謝至不主動解釋,朱厚照也會出言詢問了,問道:「這禮炮與煙花性質差不多吧?」

    謝至點頭應允,道:「是差不多,但卻也還是存在一些不同的。」

    謝至只是大致解釋了幾句之後,海面上的那些船便開始停泊靠岸了。

    在船停穩之後,朱厚照便迎了過去。

    朱厚照既然是來迎接凱旋的,那該走的步驟總還是要走了的。

    最先下船的自然是戚景通,之後便是劉阿亮以及歸附過來的幾個海盜。

    幾人在下船之後,戚景通便率先朝朱厚照和謝至見了禮。

    朱厚照一把扶起戚景通笑呵呵的道:「戚將軍辛苦了,免禮吧。」

    該行的禮節都行了之後,謝至最後才道:「兄弟們都是好樣的。」

    戚景通以前的時候只不過是一個百戶而已,現在卻是能夠直接帶兵出征,切還掙下如此豐功偉業,謝至對之也算是有知遇之恩了。

    戚景通自身有才能是不假,但云中衛都是訓練出來的精兵,能這般輕而易舉取勝,與雲中衛自身也是有關係的。

    這算是直接把飯喂到了戚景通嘴裡,只等著他自己咀嚼了。

    自然,對於謝至餵食之人,戚景通是感激的。

    謝至開口后,戚景通一笑,道:「不辛苦,這乃兄弟們榮幸。」

    在碼頭之上也沒待多長時間,雲中衛的兵丁便全都趕去了田徑為指揮使所安排的宿營之地。

    這個地方帳篷都是新近搭建起來的,依已有兵丁起灶做飯了。

    到了地方之後,朱厚照並未直接落座,而是先行在宿營之地轉悠了幾圈,確定營地暫時無任何瑕疵之外,才領著謝至等人到了為他安排的大帳當中。

    那天津衛指揮使好歹也是個東道主,自是也要由他來陪同的。

    大帳當中只剩下了謝至,朱厚照,戚景通,以及那天津衛指揮使。

    在此時謝至才開口道:「陛下下旨,由你接任雲中衛指揮使,雲中衛百戶以上長官修整之後需進京,陛下要面見,其餘兵丁需返回雲中。」

    意思謝至是說了,戚景通卻是有些難以接受了。

    他可沒想過直接徹底把謝至給擠掉的。

    謝至倒是不多想,他卸任還能少操一份心呢,道:「此戰能得此勝利,可見你與兄弟們磨合的很是不錯,好好乾吧。」

    當著朱厚照的面,戚景通也未多說直接應了下來。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